跨世纪的福岛原子核电站事故对策:中国的角色

跨世纪的福岛原子核电站事故对策:中国的角色

 

贝一明 Emanuel Pastreich (庆熙大学 教授)

2013年9月20日

最近发生在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泄露事故,让一些中国人感到幸灾乐祸。这起生态灾难让一些中国人感到一丝愉悦,日本–在一些人看来使中国在上世纪遭受凌辱的强劲对手,被轻松击垮。一些中国人十分欣喜地看到,多年来对中国傲慢冷漠的日本终于低下了头。现在,日本不会再以高高在上的姿态蔑视中国,至少一些中国人这么认为。

也有一些人认为这是日本应得的报应,长期受帝国主义传统影响的日本为了自己的经济利益,肆意利用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对这些人来说,这场可怕的灾难似乎是值得庆祝的,这是日本应得的。

但是我认为在危机时刻持这种态度, 对全人类来说是完全不合理的。而且中国也将遭到多方面的破坏。如今,中国人应该认真地思考什么才是重要的,而且应该为了自己国家的未来做出正确的选择,而不是为了民族情感。首先中国人必须认识到,如果中国想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 其一部分行动必须关系到全世界人类的幸福, 而不仅仅是中国自身。

首先,这起核事故极其严重,而且我们没有一个明确的解决方案。现在我们可能觉得太平洋的鱼类污染是夸大其词,但3—6个月后这都将变成现实。一年之内,中国将比其他任何地方受到的影响都大,大部分地区的鱼都不能安全地食用。中国有很大的动机来帮助日本尽快解决这个问题。这比中国人的登月计划更重要。这不仅仅是日本的问题,更是中国的问题。

其次,如果中国决定在技术、专业知识和资源方面援助日本,这将彻底改变中日关系。如中国人所愿,实现更加平等的中日关系。中国可以提供的援助远不止于和核能源领域,因为这场巨大的灾难影响到经济、农业和社会的各个方面。在解决这种极其复杂的问题时,中国拥有更多的专业技术和人力资源。

中国的反应不仅会得到许多日本人的赞赏,还会根本上改变日本人对中国的认识。目前,日本政府明显无视福岛地区居民的需求。如果中国对此深表关切,将彻底改变日本人对中国的看法,从而改善中日关系。如果有一小部分日本人觉得中国比日本政府更同情他们,从长远来看,将改变中日权力关系。

一些中国人强烈反对这个观点,认为中国的资源还不够满足本国的需求,又为何要帮助日本这样富得流油的国家呢。虽然我可以理解这样的想法,但我们应该思考中国能从中得到的利益。首先,如果中国树立起作为日本的恩人的形象,一些日本人将会十分感激,尤其是发现自己的政府如此无能时。这种善意会辐射至整个社会,并改变日本人的观念。

反过来,日本会将这种文化扩散至全世界。如果中国在日本文化圈中得到肯定,那么将会改变东南亚、美国以及欧洲对中国的认识。中国的收益不仅局限在日本内部。

如今,日本帝国主义思想的涌现成为世界许多国家关注的严重问题。如果想要避免日本帝国主义死灰复燃,只有一个取胜的策略。如果攻击所有的日本人,严厉讽刺日本政客和日本企业的行为,也许能得到一时的口舌之快。但是对于改变日本起不到任何推动作用。中国的终极目标应该是改变日本,而不是抱怨日本。如果中国人只是一味地攻击所有日本人,一些担忧日本社会的负面发展并反对帝国主义的日本人会感到别无选择,只能投靠日本政府,因为他们认为中国人普遍厌恶日本。

但是,如果中国对福岛地区的灾民伸出援手,支持日本内部的反帝势力,一些日本人会认为中国是他们的强大后盾。而这种正面的形象对中国外交关系的改善至关重要。虽然这种改变可能只限于一小部分日本人,但是这将带来巨大的影响。迈出这一步将改变日本的政治结构。

我们不能认为日本永远是一成不变的,我们应该让日本人看到日本会变成什么样子。中国如果让日本看到日本将如何更好的发展,这标志着中国是一个成熟、强大的国家,并拥有国际视野。如果仅仅是把每个日本人都视为恶魔一般,一味地攻击日本,则显示出国家实力的不成熟,其影响力也是很有限的。

虽然日本应该为二战时的暴行负责,我们也应知道当时一些日本人强烈反对暴行并为此献出了生命。当中国人意识到一些日本人也是二战的受害者,意识到有许多福岛核事故的受害者需要帮助,这将改变中国在世界舞台上发挥的作用。

这种改变会使中国成为世界的道德先锋。即便不是最完美的,道德领导是全球人民所期望的。正是这种道德领导使美国在二战后迅速强大起来,尽管美国有种种缺陷。

中国作为一个国家已无比强盛,现在是时候该迈上最后一个台阶,成为全球的领袖。

以下一些建议提出了中国能做些什么。

由巨大地震和海啸引发的日本原子核电站泄漏事故在事隔2年以上的现在,依然严重威胁着亚太地区人民的健康,已然成为世界上罕见的放射线污染事故。从福岛第一发电厂地下持续渗漏的污染水,有污染整个太平洋的可能。为了解决这个难题,有必要采取前所未有的世界范围的措施。

事故发生当时就知道含有铯137和134 及比较少量的碘131的放射性物质向周围环境放出,可以想见主要由可以比较容易地被人体吸收的铯137引起的长期的对健康的损害。铯137的半衰期要30年,会在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威胁人类健康。最近调查表明,从福岛第一发电厂地下渗漏的污染水里含有的锶90的量在增大(锶90比铯危险大得多)。锶90在体内有代替钙的功能,很容易被骨骼吸收。

大量污染水泄漏后,东京电力因为自身没有有效控制放射能向地面和海洋流出的专门知识,公开向政府请求援助。另外,现在针对每天约400吨的冷却水的溢出,东电考虑建设新的倾斜水壁。但是,即使这个方案实现了,也不是解决污染水泄漏的长久之计。

如果解决了福岛原子核电站事故的问题,可以说是和1960年代人类登月一样的重大突破。技术上很复杂,需要慎重的对应和长时间集合庞大的人力物力资源。但是,由于有潜在威胁数百万人健康的可能,需要国际社会联手解决,要求政府和企业有与防止核扩散,恐怖分子和经济犯罪同等或者更高度的应对能力。

为解决原子核电站泄漏事故,需要制定今后100年对应计划的有能人才的协助,要参考全世界各领域的专家(技术工学,生物学,人口学,农业学,哲学,历史,美术,城市规划等)的见解和想法。摸索被害地区的重建,居民的避难,控制放射能泄漏,安全处理和管理污染水,污染土壤的方法,需要所有科学家在多层次上的协助。另外,也许要40年后才可能实现,必须找到事故原子炉的完全废炉方法。为此,需要每40年定期的作研究报告,对策体制的根本改善也是必须的。

对应计划里要有像在高浓度的污染里也可以工作的机器人等前所未有的技术,这个计划可能会给机器人学者带来更多的想象空间,可能使军事技术应用于民间。机器人产业的发展,可以使高龄作业员和志愿者不必在有害健康的危险的原子炉里工作。

福岛原子核电站泄漏事故在给全人类带来危机的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了史无前例的构筑全球协力网络的机会。首先,由有高度计算机技术知识的团体和组织将正在进行中的庞大的放射线污染问题细分化,随后,专家们可以提出具体的方案和对策。这个过程可以参照「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先例,但是需要更进一步的推进。

迈克尔・尼尔森(Michael Nielsen)在他的著作『发明的再发现:网络科学的新世纪Reinventing Discovery: The New Era of Networked Science』里阐述了网络科学的理念是解决这个过去未曾有的大问题的可以适用的方法。

在福岛事故对应中发现的突破口,可以应用于其它的像BP公司的墨西哥湾原油流出事故,地球温暖化等长期问题的解决。福岛事故解决的共同研究,要比人类基因组以及大型强子冲击加速器的维护的规模还要大很多。最后,这个危机也会给外交领域带来构筑全新关系的机会。在外交方面,现在是各国各持己见,进行不透明的政府间的暧昧谈判,今后会演变成抱有同样的问题意识,又同时具有不同能力的各国市民认真参与讨论国际问题。通过解决福岛问题的经验,如果可以让外交更加成熟,就可以集合世界的几十万人,确立对应共同威胁的新战略。从网络科学着手,外交可以营造一个共同解决贫困,能源再生,水源污染对策等重要问题的长期的国际平台。

同样,这次危机也许可以成为恢复社会网络本来功能的契机,即促进为解决共同问题各自贡献专业知识的机制。社交媒介不是为了向朋友展示咖啡拿铁或机器猫,而是为了让评价资讯的可信性,专家评论,培养共识,市民阶层直接参与行政成为可能。促进工人横向联系的对等伙伴基金 (P2P Foundation)提倡通过对社交媒介基盘导入适当的对等伙伴,就可以让其在福岛原子核泄漏问题解决和处理上发挥中心作用。P2P活动的核心人物,迈克尔・鲍文斯 (Michel Bauwens)指出,「伙伴们已经在全世界做到了知识共享,这甚至已在制造计算机,汽车和重机过程中看到」。

我们在这里有可能找到福岛原子核泄漏难题的答案,这就是要把问题自身向全世界公民公开。

P2P科学

事故专家以及几百万,几亿人参与这个世界规模的活动,一起来解决福岛原子核泄漏问题,可以给目前这个2年半以来协助说谎话的政府一起回避国际责任的社会带来若干希望。如果有问题意识的市民可以阅览在线数据信息,交换意见并提案,就可以使方针决定过程有新的透明度,可以让更多的人参加审议,可以带来更多的英知卓见。

关于泄漏和原子炉的状况的详细情报,没有像对受过专门训练的放射线技术人员一样对一般市民公开,这不合情理。如果可以对今后所有对应策略与问题意识很高的几百万市民达成共识,那么现在这样少数人秘密决定的状况将会大改观的。为解决福岛问题而建立合作体制,不正是超越国境,企业的所有权,知识产权所带来的悬念所必须的吗?

把宇宙的星分类的「Galaxy Zoo」计划显示,如果把课题细分可以让一般人也承担解决重大问题的重任。Galaxy Zoo计划里,只要你关心谁都可以给辽远的银河的星星在线分类,在数据库里登陆。

这个作业的所有部分都显示出,我们在参与扩大我们的宇宙知识,而分析科学数据不一定需要博士。这个计划非常成功。如果福岛事故后,一般人每天都观察人造卫星的照片,可能会比学者还会看到放射性烟雾的异常流动。福岛事故要分析的数据信息量非常庞大,现在,大半还没有被分析而被搁置。

有效解决福岛事故要从全体和部分两个观点来看,为此首先要慎重而且高水准地决定解决问题的顺序,然后组建有高度计算机知识和共同见识的合作小组,高效率地解决问题。

不是单纯集结高收入的专家,还要培养一般人。专家带来一些无法实现的昂贵的想法没有用。这些想法只有一般市民都深刻理解了才有可能实现,大估摸的网络范围的课题必须有全社会所有阶层的参加。只有专家的对话没有任何意义,而且要长期解决还要注意伦理和文化方面的问题。

如果,原有机关团体(NGO,政府,企业和金融组织)无法解决前所未有的人类危机,我们自身要建立社会网络并以此为平台,不仅酝酿出革新的想法还要实施解决方案。在这个过程中必须要对各种各样的机关施加压力,针对国际市民社会的要求,还有必要使用迅速应用科学和技术的真正的创新。要开始这个,除了互联网没有其他的场所可以开展,也可以说这是福岛问题长期解决的最大的课题。

 

One response to “跨世纪的福岛原子核电站事故对策:中国的角色

  1. MA YUANZE October 23, 2013 at 11:57 am

    I didn’t know you could write such an excellent essay in Chinese beforeㅋㅋㅋㅋㅋㅋㅋ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