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主义者贝一明:在朝鲜时期寻找韩国的未来” (中文)

 

世界主义者贝一明在朝鲜时期寻找韩国的未来

Korea.Net

2013.06.17

世界学者贝一明(英文名Emanuel Pastreich)有个韩国名字叫做李万烈。他在韩国已经生活了10多年,目前执教于庆熙大学人文学院。贝一明曾就读于耶鲁大学、哈佛大学、东京大学和首尔大学。他的专业是东方文学,还曾经将朝鲜时期的实学家朴趾源所著的《热河日记》翻译成英文介绍向西方。他对韩国与韩国的文化有着不一般的热忱。他正在执笔的书籍《不同的大韩民国》是一本关于现代韩国文化的书籍,里面记录了他眼中看到的,他感受到,他认为的大韩民国的面貌。该书预计将在6月末出版。

笔者很想要给这个长着蓝眼睛的外国人贴上一个“21世纪的世界主义者” 的称号。这个已经到了知天命年纪的美国男人用非常流畅的韩国语讲起连韩国人都觉得陌生的中国小说《金瓶梅》、《红楼梦》和日本读本小说的时候的滔滔不绝的样子让人惊讶万分。笔者不久前与他见面进行了一场关于朝鲜时期和21世纪的对话。

  

o 您为了追求学问先后去了中国和日本来又定居在韩国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古代和中世纪的学僧以及在春秋战国时期的智慧之旅请问您是在哪个方面感受到韩国文化的活力呢

– 我对学问的追求是从中国开始的,我也在台湾和日本留学过。韩中日这三个国家有着本质上的不同。在当今的21世纪,韩国文学是最具魅力的。跟另外这两个国家相比,韩国有着最健全的政府体系,企业和政府之间也具有均衡和谐的合作体系。我在韩国生活并不是偶然的决定,而是因为这里的环境非常符合我的性格。在韩国比较有弹性,又可以做一些新的事情,这个氛围让我非常满意。韩国的科技和文化基础非常扎实,未来也充满前景。在韩国,“日新又日新”的氛围非常强烈。我曾经在美国教过8年日本文学,也在日本和台湾生活过。但是没有地方像韩国的政府和机关这样积极,向我提出很多提议。我在驻华盛顿的韩国文化院工作的时候,就接到了在线杂志Dynamic Korea总编辑的工作,我也曾经担任过韩国忠南道地方长官的国际关系顾问。外国人能够直接参与到政策的决定中来,这种既开放又具活力的(政府)面貌让我感到非常新奇。

o 这个以ICT为象征的21纪尖端科技的时代里您一直主张要拯救朝鲜时期的传统并对其进行重新认识这是出于什么原因

– 韩国实现了的科技发展和经济成果让全世界都羡慕不已,而且这还都是在非常短的时期内就完成的。现在应该发展到下一个阶段了。现在应该重新寻找“原来曾有过的文化”并将其世界化才对。这个文化指的就是礼学。19世纪以前,朝鲜的礼学对个人、家庭和国家的行为进行了规定,是非常了不起的合理的制度。我认为,在现在这个对与他人、与同事之间的关系没有规定的网络时代中,礼学也是有作用的。礼学可以对个人、组织和国家进行管理。仅仅依靠刑法是没有办法管理人类的,所以我认为在21世纪也是需要礼学的。

o 您为什么要在历史中寻找解决现在的问题的方法呢

– 我们拿《朝鲜王朝实录》来举例说吧。《朝鲜王朝实录》的编纂工作就是由政府运营的体系完成的。早在朝鲜时期就存在一个体系,能够对历史进行准确记录并进行长久地管理。要想做到一个详细、客观的记录,在现在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政府为这个对信息进行客观均衡管理的体系提供了典范。韩国有着很多优点,但是韩国人却缺乏自信,好像并不知道自己有着很多好的地方,我认为这是问题的所在。我想在回顾历史的同时也发现现在的问题。所以韩国的未来其实就在历史中。

o 您说要回到朝鲜时期寻找目前韩国社会上出现的问题的解决对策这个想法与西方历史中要恢复古希腊古罗马的人文主义的文艺复兴的构想非常类似对此您怎么看对朝鲜时期的礼学进行重新认识是否就意味着21纪韩国的文艺复兴呢

– 是这样的。《朝鲜王朝实录》的高品质是现代媒体无法追赶的。文艺复兴的情况是15世纪拜占庭帝国灭亡之后,知识分子都逃命到了罗马。现如今就有很多海外学者来到了韩国。15世纪的科技相当发达,在科技与文化的结合下创造了很多融合性的内容产物。非常具有代表性的就是梵蒂冈的西斯廷教堂和大教堂壁画。这些都是在古希腊古罗马时期不存在的新的艺术形态。

还有一个就是文化自信的问题。韩国在这方面非常有利。因为韩国有着积极的意志。在韩国,回顾过去,对过去进行重新认识从而创造新的事物的这种法古创新的能量还依然存在。在这些方面上,欧洲的文艺复兴和21世纪的韩国文化有着很多相似之处。韩国(在国内外的政治方面)维持着健全的环境。我认为韩国能够像文艺复兴时期的佛罗伦萨一样成为的文化的中心。大家应该了解韩国人能够为世界做出贡献,以及韩国人做出的贡献是什么。

o 您与连韩国人都很难理解的韩国古典文学具体点说就是朝鲜时期的古典文学有什么渊源

– 我在进行比较文学研究的时候就知道了韩国,所以我的博士论文写得就是韩国与日本的小说比较研究。换句话说,我研究的是韩国与日本的知识分子如何接受和诠释中国小说,特别是中国的白话小说。金万重的《九云梦》虽然也很有意思,但是它跟朴趾源的作品不是一个层次的。朴趾源的小说中充满了讽刺和对待人的乐观因素,他本人虽然身为两班却将庶民作为自己小说的主人公,这个构思是非常新鲜和独特的。这在日本、中国和欧洲的小说中都很难看到。

 

o 您尊敬的朴趾源和丁若镛都分别与中国和日本进行过交流朴趾源对清朝进行过诠释丁若镛对日本留学也显示出浓厚的兴趣您认为这样的交流能够为现如今的韩国带来什么样的启示

– 丁若镛和朴趾源都颇具实用主义的想法,这就能够给现在带来很多的启示。我们能够看到他们在对待满族和日本人的时候有着一个开放型的姿态,他们接受对方的优点却并不涉及个人感情的喜好。朴趾源的想法就非常开放,他从中国学到了好的城市和城廓建筑制度和技术。朴趾源在《北学议》的序文中也是这样说的。

“学问之路无他。有不识。执途之人而问之可也。童仆多识我一字姑学。汝耻己之不若人而不问胜己。则是终身自固于固陋无术之地也。”

o 您在收录了与世界学者对话的说韩国的未来书中说过韩国与春秋战国时期的周国很像这意味着现在要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呢

– 考虑到现在的国际关系,(韩国)应该在东方历史上得到一些启示。周国虽然不是强国,但是拥有模范的政策、很好的对外关系并且讴歌繁荣。这样的历史在现如今也是有效的。

 

o. 韩国的经济增长和急速的社会变化都是前所未有的成就但是韩国人的幸福指数却不再上升甚至是有所下降了对次您有什么要对韩国人说的吗

– 就像物理学中的作用与反作用定律一样,要得到很高的成就一定会有副作用产生。高自杀率、低出生率等等忧郁的现实是存在的。我认为要解决这些问题就要对朝鲜时期的礼学传统进行重新地学习和诠释。对外在的执着原本并不是韩国的文化,追求肉眼看不到的本质才是核心。21世纪的韩国在面对危机的同时也迎来了机会。爱因斯坦曾经说过,“有时候一个人为不花钱得到的东西付出的代价最高(You pay the most of for the things you get for free)。” 现在的韩国应该带着责任感为世界做出贡献。尽管不能称之为完美,但是韩国的政府和企业的体系是健康的。虽然与其他国家相比,只存在着细微的差异,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细小的差异就会被放大。

我们想象的理想的发达国家在这个世界上是不存在的。无论是哪个国家都存在着社会矛盾和贫富差异等问题。至少,在韩国国民是相信政府的。这在混乱的时代中有着很大的意义。我相信韩国有着不惧怕变化,创造新项目和制度的能力。

http://chinese.korea.net/NewsFocus/People/view?articleId=109128#sthash.xpj1ZM63.dpuf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