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语 年轻人如何成为领导者?

 

 

结语 年轻人如何成为领导者?

首先,让我们思考一下“领导力”的问题。每当年轻人听到“领导力”一词,他们就觉得了然无趣、老调重弹。他们往往将“领导力”同富有预测性的演讲联系起来,这种演讲通常宣扬如何通过自我激励和积极的思维成为一个领导者。从在这个意义上说,“领导力”一词无非是通过各种噱头让人们按照权威人物制定的规则办事,或者使年轻人将“领导力”与所谓的“领导者”,如政府首脑、大公司老板关联起来。由于词语含义的混淆,导致了人们热衷于对“领导力”一词冷嘲热讽。

“领导力”这个题目看上去就像个兜售畅销书的骗局,它分散了人们对当前社会中实际问题的注意力,有时候,它只是一个方便的托辞来证明富人们已经拥有的权力和影响力的正当性。有个很好的例子来说明这种虚伪性:把拉斯克奖(Lasker Award)授予比尔·盖茨和梅琳达·盖茨以奖励他们对公共卫生事业的贡献。这个决定真是可笑,其实获奖者并没有为公共卫生事业做出任何牺牲,因为相较于他们超过720亿美元的身价,他们为公众健康捐的那点钱实在是少得可怜。也许盖茨可能真正关心过公共卫生,但是其领导力更多关乎他们的个人财富,而非其他事务。

一般来说,那些我们在电视上所看到的总裁、首席执行官和董事长,都不是真正的领导者,他们实际上是追随者。那些在外抛头露面的高管只是跟随利益集团的诉求,屈服于家人和朋友的压力,并回应他们对于成功标志的渴望,不过他们并不完全了解什么才是成功的标志。

如果你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领导者,第一步就是不要再追随他人,而试着去带领他人。

当我谈论领导力时,我指的是完全不同的东西。从本质上说,我不是在谈论如何让你变得大受欢迎或盛名远扬,而是你如何开始改变世界,改变自己。这区别是至关重要的。我们必须明白,有很多人变得非常有名,但是随着他们变得越来越知名,他们对世界的影响却越来越少。当你变得越出名,你不得不迎合其他富人和名人的做法,让你实际做点什么事来激励人们改变他们的基本习惯会越来越难。结果往往是,这些成功人士处于一种虚伪的状态——要求比他们获得利润与保障少得多的人去努力工作,而自己却过着相对奢华的生活。

年轻人最有能力担当领袖角色。他们还不用急于为自己的退休生活而储蓄,或是在同龄人眼中获得一定的社会地位。因此,年轻人能够以诚实的方式面对丑陋的现实。但我们发现,要年轻人之间相互沟通、合作却是件非常困难的事。目前,对于青年和其领导力最大的障碍便是:无法团结起来共事。我们被一个满是视频游戏和自恋影像的世界诱惑着,而这些东西鼓励我们局限在自己的小世界中,把我们之间的交流限制在通过脸谱网(Facebook,类似中国的人人网——译者注)讨论一些琐事。现代社会的压力——工作与学业的焦虑,与来自竞争极度激烈且日益缺乏人文关怀的社会的压力相结合,限制了年轻人表达自己、参与社会的能力。

因此,尽管青年是唯一拥有精力与动力来为我们的社会和星球的未来做出真正贡献的群体,但是他们却出奇地默默无闻。他们最终只是花了大把时间用于聊天,或避免闯出什么大祸。

一方面,年轻人觉得对于改变整个系统,他们无能为力。另一方面,他们被消费文化诱惑着,如果他们不专注于任何有意义的事情的话,这一消费文化会提供给他们一些暂时的快感。我们都认同今天的中国比过去富强了很多,现在北京挤满了汽车。但是,满大街自行车的过去就真的不好吗?这个问题是严肃的,需要我们认真去问答。只着眼于一时的快感是不负责任的。提出这样的问题也是迈向真正领导力的关键一步。

大多数五六十岁的年长者,就是我们所认为那些权高位重的人,他们本就没有兴趣让社会发生任何真正的改变。大部分人都在思考如何为了自己舒适的晚年生活,而聚敛足够的财富。随着寿命的增长,退休后的生活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这样年纪的人甚至觉得考虑到他们的未来,贪婪一点是有道理的。他们觉得,自己不比上一代人生活得好,因此他们需要尽可能赚钱。他们根本就没有为下一代着想。如果他们过多地考虑年轻人的未来,那便会增加他们的责任与负担,从而破坏他们舒适生活的计划。在很多情况下,那些五六十岁的人并不真正关心他们下一代的未来。他们只想要确保自己生活的稳定,他们很清楚,如果开始做任何事情以显示他们对下一代负有责任,那么他们将承受无法安享晚年的风险。

然而,对年轻人来说,领导力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权力。它也不应该是。通过法律法规、让特定的人物当上总统,如果大众的心态和习惯不发生改变,这些都起不了作用。除非文化发生改变,否则新的法律、政策或是提案在实施之前都会被扭曲、形变。当公众的思维与认知发生变化时,真正的改变才会发生,而这种变化会缓慢地,在无形之中,改变政治家和企业高管们关心的重点。

只有你一点一滴的行动才能带来这样的改变。你每天做出的选择,固执地坚持去做你认定为重要的事情,这是极为关键的。你周围的人可能会觉得你的行为是荒很谬,但如果你足够勇敢,并坚持不懈,你将迫使人们更深刻地去思考这个世界以及他们在其中的角色。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听从你的建议,越来越多关于这个世界的所谓“常识”就会遭到质疑。

通往领导力的第一步要懂得自律。这是万事之首。培养领导力的简单行为都相当低调,但它们需要自律,即使你周边的人都对此表示不屑或不满。自律会让你从一个跟随者变成领导者。自律是一切的起点。正如中国古语所强调的——修身。即便身边的人觉得我们的行动诡异,甚至让人不适,我们也不应该为此气馁。使劲讨好那些固守老旧和错误观念的人不是我们的责任。从简单的事情做起,例如不再使用自动扶梯,但要持之以恒。这既能节省能源,又有助于健康,这样的决定才能带给你真正的力量。

顺便说一声,我并没有宣称自己已经完全按照我的主张去做了。不过,我已经进步很多了。我身边越多的人和我一样去这么做,事情就会变得越容易。其实,我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满意,因为我知道,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去改变这个世界,而且我们也没有多少时间了。从某种意义上说,对于领导者,至关重要的一点是认识到人无完人。所以,领导者要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

我们至少真正有权力去控制自己的日常习惯,例如我们的出行、旅游、饮食和烹饪方式。我们可以控制自己的食欲、购物欲和占有欲。控制消费欲需要我们意识到,消费是怎样破坏了我们的环境和社会本身。当这种意识在人们心中生根时,它将拥有强大的力量,每次你看到纸杯或是塑料袋,就会怀疑你是否真的需要它。对你而言,那是保持清醒的痛苦而又必须面对的一刻——从这一时刻起,你开始对改变世界献出自己的力量。

地球在哭求我们停止浪费资源。每天,我们都有至少十到二十个机会来避免浪费物资和能源。每当我们这么做时,我们不仅克制了自我,也向周围的人施加了压力,迫使他们注意到这个问题,并加入我们的行列。

那么,我们能做什么呢?避免使用塑料杯或纸杯,以及塑料餐具和其他一次性物品。在商店里,不用塑料袋或纸袋,而改用随身携带的编织袋。竭尽所能避免用那些不可重复使用的东西,并告诉你所遇见的人,别再提供一次性使用的东西了。自带水杯和手绢以备用。我背包里就常备着水杯。拒绝使用一次性物品,即便这会让服务你的人觉得有些尴尬。

以我为例,我没有车,尽量步行去任何可能的地方,如有需要我宁愿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而不打车。这个决定并不关于钱,而是出于环保的考虑。尽管偶尔因为要赶时间不得不坐出租车,但我还是尽量避免这种情况。

基本上,我每天都不用扶梯(尽管我的孩子觉得这很奇怪),也避免坐电梯,而去爬十二层楼。这一决定给那些注意到我的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同样重要的一点是,这项运动还有助于我保持身材。

 

此外,我想谈谈外表的问题,我们生活在一个外观看似完美的时代,但却是一种悲哀,一种病态的“完美”。如果我们的外表是美丽的,我们就不会想到我们的行为对于环境、对于其他人的影响。

为什么说我们的确生活在“外观完美的时代”?计算机已经能够熟练而精确地制作出完美的视频影像,能够设计出精美绝伦的图片和产品商标,能够精确计算出显示器、电话、耳机等等所有我们家居物品的尺寸。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通常你会发现你想要制作的东西,在商店里早就有现成的商品,且无可挑剔、价格低廉。你整日努力画出的线条或许远不及那些被你丢弃的泡面包装袋上的线条完美。

因此,我们开始对这一切“完美”习以为常:完美的外观、完美的设计,如果觉得无聊,还可以重置我们身边的物品以实现更加完美的布局。当然,我并不是说这些“完美”本身有什么错。从你所品尝高汤的碗勺、到夜间阅读的八卦杂志,一切都没有错。然而随着时间推移,这种“完美的世界”,对于年轻人来说,其实是一种非常可怕的负担。学生时代的年轻人被鼓励积极创新,然而事实上,即便是一根10块钱的廉价巧克力棒的包装袋,其设计的完美程度都不是你的手工制作可以匹敌的。

因此,我们对新事物的创造力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从步入小学之后这种趋势便日益显现出来。我们无法与我们所处的世界抗衡。即便是那些立志成为艺术家的人们,也发觉自己有意或者无意地在模仿他们在图片上看到的那些完美图形。

事实上,这种悲哀比上面所说的更加深重。这些“完美外观”通常被误认为富有深意,因而年轻人们痴迷于那些看起来极富“深意”或“特质”的东西,总是设法让自己变成具备某种“深意”和“特质”的人。“富有创造力的波西米亚人”也许就是这种渴望具备“深意”和“特质”的一类人。但是最终这种“波西米亚风”演化成了对于穿着打扮以及外表的追求,而不是追求行为和思想上的提升。每个人身上似乎都背负着巨大的压力,即要使自己看起来很光鲜亮丽,有如游戏中的神的使者一般,或是海报上的明星一样。

在这种压力之下,外科整形产业如日中天,这也给我们的精神带来了无形的伤害。在一种压迫之下,年轻男女们不惜花钱进行手术,试图将自己的外表塑造成他们在电影和漫画书中看到的那般完美。但这样而来的完美模样和身材比例都不是天然而成。可惜,在这个充斥着机械复制的年代,这种不自然的美却得到众人的追捧。

无论最初带着怎样的欣喜与激动,过分追逐这种表象的完美而将人生的阅历程度置于脑后,终会遭受惨痛的代价。当一个人深陷于对表象世界的追求中,会唯恐所谓的“完美外观”有裂隙,会担心有哪怕一点点的“不完美”,他们因此更加不敢或不愿直接表达自我。最终,在这被描绘得完美到不真实世界中,他们会陷入对“完美”追求的矛盾之中。若一个人以这种姿态生活在世上,那么他能够感知幸福的机会将会少之又少。最终,这些人会对自己竟是这样的人而感到羞愧。

如今的一些病态价值观,追逐华丽的外表,迫使人人都看起来一样的完美,制造出一种无形的压力让人无处可逃,这对年轻人来说实在是非常可怕的伤害。若想打破这悲剧,首先要意识到时刻萦绕在年轻人心头的、对打破“完美外观”的恐惧感,使得年轻人能够即便置身于人海之中,也不再刻意掩饰自己的悲伤。

我们可以从自己的外表入手,不去刻意穿着打扮,佩戴那些不必要的装饰品。保持简单的发型,不去穿着那些赶时髦、费面料的服装。避免那些“破坏身体”的行为,例如整形手术,迫使自己和他人只去关注肤浅的外表,而忽视了我们生活中深层次的方面。社会急需我们能看到人们真正的美,而避免迎合只看重相貌的庸俗审美。我们能在这场战役中成为领导者。在日常生活中避免浮夸之风可以给社会带来深刻的影响。它意味着放弃名牌,穿得简单但有吸引力,购买可以长久耐用的商品,以此证明我们对保护地球所下的决心。

我们同样需要摒弃商业性的性行为。尽管性欲同食欲一样是人类的生理需求,但是这生理需求同时结合了市场经济和消费文化这两种破坏性的力量,成为了一种精神癌症。在性行为的例子里,年轻人把他们自身的价值以及周边人的价值,仅仅看作是性吸引力的产物。他们将与异性关系的价值简化为性行为的价值差异。这种行为破坏了感情关系,把感情当作是毫无意义的、专注于即时快感的欲望交易,或是为了提高身份的欲望交易。这样的压迫扭曲和破坏了性欲,让真情与真爱变得不再可能,而且留给了年轻人深深的、无法满足的空虚感。

我并不是采取极端保守的态度认为年轻人不能有婚前性行为,但我的建议是:男女关于克制性行为的个人决定,不见得是封建思想的负担,而其实是获得自由的真谛。这可能听起来很荒唐。毕竟能与另一半为所欲为看上去好像是自由的体现,但是,事实上这种感觉不过是幻象。

决心对性行为加以克制,以及不花心思去向周围的人展现自己的姿色和魅力,是通向个人解放的第一步。一旦一个人能做到不让关注外表的压力对其想法施加多大的影响,他就能找到真爱,并且不被这个消费社会所操纵。年轻人拒绝沦陷于错误的消费文化——能影响他们肉体的消费文化,这是他们实现解放的第一步。

 

下面是有关劳动的问题。我们面对着一个阶层分化愈演愈烈的社会。这一深远、巨大的变化是无法依靠个人力挽狂澜的。不过,我们仍然可以有所作为。与其为惊天动地的大事冥思苦想,倒不如专注于我们日常力所能及的事情,去解决好问题。

首先,每天都要尊敬劳动人民,每当你遇上清洁工、食堂师傅、保安、售货员或地铁员工时,一定要对他们的工作说声谢谢。用真挚的目光看着他们,并且态度要诚恳。对清洁我们居室的大妈、清扫我们房前街道的工人,以及那些日夜工作让我们的生活变得轻松的人们也应该这样,同他们交谈,关心他们的疾苦。

告诉你的孩子有很多人都参与到我们日常消费品的生产过程中。让他们认识到我们每天所享受的这些东西不是从天而降的,而是他人辛勤劳动的成果。让他们意识到,有很多人从事着非常繁重的工作,维护房屋与城市的清洁、保障我们的水电与能源供应。告诉孩子们,有很多人保障着我们的粮食供应,鼓励他们总是对服务人员说谢谢。

让我举出一些例子来具体说明,为保护环境,我们可以亲力亲为以及鼓励他人做些什么。

 

 

  1. 对公共卫生的现实主义态度

在餐厅、医院和其他公共场所,我们需要一套经济、环保的新公共卫生系统。我们包装、储藏了太多不必要的食物、医疗器材和其他物品,而且在人们心中催生了一种不可动摇的观念——为了卫生,浪费是必要的。这个结论其实非常可疑,但在这个问题上,我却从未见过任何深刻的讨论。花费数十亿美元去研究一下如何在不浪费资源的情况下打造一个无菌环境或许不是一个坏主意。一定有策略确保浪费在一开始就不发生。如果我们下定决心,一定可以想出办法避免商店中塑料袋或是医院里一次性医疗用品的浪费。

  1. 回收利用并非上策

我们要破除“回收是最佳策略”这样的幻觉。回收利用永远是次优的方法,在很多情况下我们回收的塑料和纸制品一开始就用不着,这是多大的浪费啊。

我们不应该过分夸大回收利用的意义。毕竟很多材料只能被回收利用有限的次数。我宁愿建立新的标准和规则,让我们在一开始就不生产这些产品。这意味着重新定义我们的生活和整个生产制造流程。

  1. 制造耐用产品

远优于回收利用的做法是生产那些坚固耐用的产品。鞋、衣物、笔记本、家具都应该以长久耐用作为制造前提。政府对生产耐用产品而成本增加的厂商给予补贴也是值得的。1985年我上大学时买了一件的羊绒毛衣,花了150美元——这在当时是一大笔钱。到2012年我依然穿着这件毛衣,它还像新的一样。如果补贴那些使用年限长达10到50年的高品质产品,我们可以节约大量资源。我们应该推动社会各个阶层都生产耐用的衣服和其他产品。与此同时,推崇这些产品的新文化也必须被鼓励。

  1. 修补住房、衣物、自行车与家具

我们需要制造用于在家轻松地修房子、衣服、家具、自行车和其他设备的工具。我们总是最后丢掉一些特好的东西,要么是因为那种“自恋文化”不允许我们用过时的东西,要么是因为我们认为没法修复它。

  1. 环境危机是审美问题,而非经济或技术难题

我们所面临的关键问题并不是技术或经济上的,而是审美观上的。我们被驯化为觉得只有钢筋、玻璃和水泥造的建筑才是现代的、迷人的。如果我们走在街上,闻到腐烂的味道,或是淌过水坑,我们会觉得那是向贫穷落后大步倒退的象征。在我们的眼中,注塑成型的东西看上去更有现代感、更可靠,而由小地方手艺人做的东西就要低档很多。问题的关键在于人们的观念和审美——那些我们判断事物重要性、权威性与美的原则。

  1. 不要兜售不可回收利用的产品

所有产品的先决条件应该是便于回收。每一件商品都应该能轻松地回收利用。如果它是由五、六种可回收材料制作的,那么应该把它设计成能被分解成有清楚标识的各个部分,从而被回收。回收场所应该随处可见,并且关于哪些能回收、如何回收的细节性说明也应该列出。不应该出售那些不能被拆解成可回收部件的商品。如果必须要制造难以回收的产品,那一定要有特殊执照才能销售。

  1. 学会“静坐”

你想拯救环境么?首先学会安静的坐着。如果你能在小房间里呆上一天,就像健身、瑜伽、冥想、阅读写作,以及同别人好好聊聊你读的书、做的事,那么你就对保护环境尽了一己之力。多进行一些有意义的聊天,陪你的孩子一起玩,好好享受生活。这样你能节约的能源量会超出想象!

多数人就是不能适应这种生活方式——坐在那儿,静静地阅读一整天。然而,两小时的瑜伽和三小时的阅读比开车去商场看电影、过度消费要更有意义。如果我们从小学起就养成整天 “静坐”与严肃生活的习惯,我们就已经解决问题的一半了。

  1. 重塑消费文化

消费文化必须被严肃整改。贯穿我们社会的购物欲必须受到环保与节约主张的阻击。摧毁我们意志的消费主义,必须从幼儿园起就成为学校热议的中心话题。我们需要构建一个与之抗衡的“保护文化”。

  1. 如果必须砍树,请务必植树!

如果你要砍下一棵树,就必须重栽一棵树。这是一个简单的规则,但我们必须严格遵守。我们要记住,建造一座林中小屋并非热爱环境的举动。把小溪和草地引入到都市的中心地带来,让城市空间变得宜居才更有价值。

  1. 创设GDE(国内环境总值)指标

我们对于经济增长的评估与计算应该把环境因素考虑进来。如果环境被破坏了,国内生产总值(GDP)就不可能正增长。我们需要一个系统来监督和计算地区性和全球性的环境情况,环境数据应该与GDP或股市信息一起出现在每日新闻上。每日和每月的环境情况应该被纳入经济统计数据中,这样的话,那些有害环境的政策和行为将不再被认为是合理的。

  1. 评估环境状态的全球系统

我们只有创建一个可以评估环境状态、监测环境变化的精密全球系统,才有可能提出“国内环境总值”(Gross Domestic Environment)这个概念。尽管这个数值的计算要涉及很多因素,但是如果我们想要在全球唤起这种意识,这一做法极为关键。

  1. 开启耗能监控

每一样东西——冰箱、电视、电脑和烤箱——都必须安装一个监控器来显示其耗能量以及对应的能源价格。监控器还能用来显示家中的耗能总量,以便让人们意识到我们每天消耗了多么巨大的能源。

  1. 我们必须变得更加物质主义

尽管我们通常为社会上日益增长的物质主义风气感到悲哀,不过我们从未思考过“物质主义”真正的含义。我们可能认为疯狂的购物欲是迷失于物质世界的结果,不过很多情况下,我们其实是远离了“物质”。消费的增加是由于我们很少关注实物的本质,而过多关注他们的数量与价值。我们不再怎么品尝食物的味道,而是通过塞在口里的食物总量,或是食品的价格来积累满足感。解决的办法在于回归物质世界、日常世界的本性,学会释放掉无限消费的需求,转而欣赏那些日常物品和简单食物。

  1. 自主产能(创造自己的能源)

尽管技术并不复杂,但当前个人仍无法往高压输电线中补充能源。我们只是被动的电力消费者,因为自己也从不明白电力是怎么被消耗的。将健身单车连接到太阳能板或电网上,以便将能源返还回去,实现家庭用电的自给自足——建造一个这样的系统应该不是难事。事实上,如果你回报的电量超过了你所消耗的,并获得5美元或10美元的奖励,用太阳能电池板或其他手段发电可能会成为流行的兴趣爱好。然而,目前这样的方案甚至没人考虑。

  1. 针对中上层阶级的环保运动注定失败

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大闹剧之一就是试图唤起富人阶层的环保意识,这无异于与虎谋皮。除非环保运动能获得广大工薪阶层的支持,并且让底层民众明白环保的价值,不然它的影响就非常有限。新兴的绿色经济就不应该以中上层阶级为首要目标。电动力车应该比烧油汽车售价便宜,而且公共交通应该按需提供,而不是基于当地的平均收入水平。

 

我认为,单凭一部法律,或者一个总统,都不可能解决这个问题。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或许只能是“从我做起”。“我”可以善待每一个人,了解身边发生的事情、杜绝生活中的浪费、尊重劳动者,因为从整洁的街道到餐厅盘中的食物,都是他人辛勤劳动的成果。“我”应当关心环境,让环保成为每日生活中的一部分。“我”会同他人交流感受。这,就是第一步。

“我”永远不对他人抱有敌意,即便是强烈反对我的人。“我”应当尽我所能劝说每一个人都加入到建造美好社会的团队中来。

就好像做义工,虽无法帮助到每个人,但是帮助一个是一个。你的想法无法改变每一个人,但是一千个人里面只要有一个人被你说服,那就是胜利;若你心存理想,与其每天怨天尤人、责怪领导不济、政府无能、将错误归咎于他人,不如从自身开始改变。

我希望你们能明白,若想要走向卓越,想要带着乐观和希望,创造出一个崭新的社会,一个足以对我们的人生产生积极变化的文化,认识并理解我们当今所面临的挑战是至关重要的第一步。我们无法让我们面对的问题瞬间消失,但是我们能够用积极乐观的精神和希望对待这些问题,一步一步地进行改变。

学会尊敬劳动人民的另一个方法是跟他们嘘寒问暖。问问身边的厨师、清洁员与司机,他们何时上班和下班?他们的工作中有何难处,有什么特别有意义的事?他们的梦想和希望是什么?和我们周边的劳动人民充满敬意的交谈能真正改变我们的社会,这甚至是颁布几条法律条文所做不到的。这些行动不花一分一文,但是能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的文化,给我们带来一片新天地。就像我朋友安娜贝尔·朴(Annabel Park)所做的,你甚至可以采访你身边工作的普通人,然后记录下来他们关于世界、家庭与梦想的看法。这样的交谈能让我们更好地认识这个世界与我们自身。

我的另一些决定是颇具争议性的。例如,我旅行时从不坐头等舱或商务舱,这一决定就偶尔会冒犯到我身边的人,因为这会让他们为难,他们把这样的奢侈看作是创造经济价值的合法过程。我并非要求所有人遵从我的想法,不过我要说的是:当前世界的社会分化已经过于扭曲、过于失去平衡了,所以我绝不会再遵循社会阶层分化的规则了。我可能之前有一段时期也能接受头等舱和商务舱,因为那时的整体社会环境还相当平等。今天这样的平等已经消失了,而我们必须有力地主张更多的平等。

最后,我们应该牢记,没有想象力就不可能做出有意义的道德行为。一个人必须具备丰富而强大的想象力去理解,一个人的行为对其家庭和社区所产生的影响力。而我们通常忽视这种影响。在一个人能看到自己的轻率行为是如何伤害他人之前,他要花长时间去想象他人是如何看待世界的。其实,我们没法看到随手扔出的垃圾最终归于何处,也不知道庞大人口消耗的自然资源对地球所带来的影响。总而言之,如果缺乏生动、灵活的想象,我们设想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扮演的角色。每当我们关上灯或拔掉插头,我们都应该设想这样的行为的确对自身和世界都是有意义的。

此外,如果你想提出一个替代性方案,想象力是至关重要的。 在有人能拥有足够的想象力和勇气来提出替代方案之前,太多的社会问题都不能得到解决。 然而,目前太多的人从小到大只知道应付平庸的考试、循规蹈矩,以至于他们变得想象力匮乏,不会另辟蹊径,因此只能困在这个噩梦般的世界。想象力才是通向解放和真正领导力的必经之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