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才是教授真正的角色?” (中央日报 2014年 4月 29)

中央日报

“什么才是教授真正的角色?”

2014年  4月  29日

 

贝一明

 

关于韩国文化的魅力,教授享受的社会地位堪称其一。在韩国,教授不仅在政府政策审议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还经常担任企业顾问,以知识人士的身份受到了很高礼遇,就连我这个外国人也因为“博士”这个头衔受到了极高的待遇。

在韩国,知识分子的地位与过去50多年间大幅下降的美国很不一样。富兰克林·罗斯福和哈里·杜鲁门等美国总统任命大量教授担任要职的事情已经早已过去,所以我一直对韩国这样的国家心怀憧憬,很高兴能在这样的国家生活。  

但在韩国,教授们一味专注于发挥社会知识分子的作用,也会遇到相当严重的障碍。

教授的角色很微妙,也非常多样。首先,评价一个教授本身就不是一件易事,若要评价一个教授,需要让同一领域的教授们从多方面严密考虑来对该教授做整体上的评价。但韩国大学都是通过制定苛刻的标准,利用机械性的方法对教授进行评价。

大学为评价教授的业绩制订了三项评估指标,分别是讲义、研究和志愿者活动。

在讲义方面,由于听取讲义的学生人数太多,教授很难带着亲近感向学生传授知识,教授的角色逐渐变质,成了为学生就业和升学提供推荐信和帮助学生确认成绩单的工具。此外,教授是否能像明星一样把课堂变得生动有趣也可能成为评估标准。

然而,从本质上讲,教授最重要的责任是指导学生在急剧变化的社会中拥有做出挑战的能力。可以说,韩国教育的伟大传统在于师生之间不亚于父母子女的终生关系,但现在教授和学生的关系却已经很少存在修养和教育因素,仅仅维持到学生根据讲义完成度获得毕业证的那一刻。为了让学生们能够在暗淡的未来中生存下去,教授需要教授他们残酷的现实。但是在这样的教育上,教授所获得的补偿很少。

下面是研究领域。我去年听说到如果不是在SCI(科学引文索引)或 SSCI(社会科学引文索引)期刊上刊登过的论文就不能当做“研究业绩”计算时,感受到了冲击。我以前虽然多次在SSCI期刊上发表过文章,但我写的书和在其他期刊上发表的论文发挥的影响更大,这是我的切身体验。但现实却是,在SSCI期刊上发表10篇普通论文的学者获得的分数远远高于通过其他渠道发表足以颠覆社会常识的卓越论文的教授。事实上,达尔文的进化论和伽利略的地震学说根本不可能刊载到他们那个时代的SCI上去。

此外,韩国教育部进行的论文评价仅看重用英语写成的研究成果。但法国文学领域的最顶级期刊都是用法语写的,俄罗斯历史领域的优秀期刊都是用俄语写作而成。即使在科学领域,英语也并非唯一的语言。虽然很多科学家主要都是用英语发表论文,但植物学领域的一部分顶级期刊使用的是日语,科学领域用日语、汉语、韩语等语言刊载的优秀论文也在越来越多。

“志愿者活动”方面呢?我一直在从事各种与环境有关的志愿服务活动,但在学校眼中,只有在部门内从事的官僚业务才属于所谓“志愿者活动”。

知识分子最重要的角色是唤醒大众去关注那些大家还没有认识到的严重现象,而这种恪守知识分子本分的努力无法得到社会认可,实在不符合韩国曾经拥有传统学问和伦理相结合的高级知识人文化的身份,令人遗憾。韩国拥有“乡校”这一培养出无数有良心的卓越学者的伟大传统。这样独立且具有献身精神的学问机构带着长远视角追求学问的卓越性和伦理的优越性,将伦理责任和学问结合到一起的知识分子文化应该成为我们的榜样。将两者分离开来,相当于破坏了韩国大学最富魅力的文化传统。希望韩国不要自己放弃不久的将来可以在国际社会崭露头角的学问领域领导地位。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