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在首尔无法形成世界谈论和思潮?” (中央日报 2014年 2月 4日)

中央日报

“为何在首尔无法形成世界谈论和思潮?”

2014年 2月 4日

 

贝一明

 

最近在国际大赛上展现英姿的韩国女职业高尔夫选手、活跃在国际政治舞台上的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以及世界银行行长金墉等令韩国备受瞩目。韩国的飞速发展是明显的事实。但作为像笔者一样久居韩国的人,无法理解虽然韩国人接受良好的教育,享受优越的基础设施,但韩国在影响世界的可能性中仍留有空缺。

例如,笔者研究中国学,生活在韩国,特别是首尔,能够享受许多便利。因为在首尔几乎能够随时与所有领域(历史、文学、经济、人类学等)的专家见面。如果大家在首尔召开中国、日本或是韩国诗文学研讨会,能够轻易地召集在各领域拥有相当专业见地的专家。在东京、北京、上海以及波士顿,能够一次召集到这些领域的专家并非易事。可以说唯有在韩国才是可能的事情。

韩国在中国学研究方面,正在不断满足成为领军的要求。但这里被忽略的是与中国学研究有明显区别的韩国式理论。韩国学者虽然对中国学拥有许多专业知识,但无法建立可对研究中国学领域的世界其他专家起到模范或启迪作用的一系列韩国式原则。

在中国学领域,世界各国均有独自的学风。日本有以书志学为主的严谨分析传统,在法国,形成了19世纪由爱德华·沙畹(Edouard Chavannes)首创的结合当地调查和资料分析的复杂研究方法论。在美国,结合欧洲中国学的强项和美国新实用主义的哈佛大学约翰·费尔班克斯(John Fairbanks)流派的学术传统流传至今。那么韩国的中国学研究者们是否正在构建富有魅力的、独树一帜的研究方法,受到世界瞩目和吸引众多留学生呢?

这一问题并非局限于中国学。首尔目前是艺术家、画廊、艺术评论家开展有创造性活动的充满活力的艺术中心。拥有这一才能和活力的首尔不具备汇聚世界艺术家和评论家的思潮,即“首尔派”(Seoul School),这令人十分惋惜。换句话说,首尔和巴黎、柏林、巴塞罗那、东京等国际都市不一样,很难看见对艺术共享远景的艺术家的聚会,将艺术界凝聚成起来影响全世界的评论家学派或谈论也尚未形成。

这可能是因为韩国在世界舞台上迅速崛起,而韩国人未能紧跟新形成的国体。但对于未能找到韩国式研究方法乃至方法论的根本理由,在于更根深蒂固之处。韩国是生产世界顶级产品的经济大国。但韩国无法对世界级理论、概念谈论的形成发表坚定的意见,这是出于分裂国家的背景。

在韩国人的对话以及日常生活中,几乎无法察觉朝鲜的存在感。但保持平行关系,与韩国文化不相融合的另一个韩国给予的压迫却十分强大。这导致韩国人的情操和文化出现漏水现象,最终对韩国形成自身明确远景造成障碍。因此,仅从地域关系上看待韩半岛的分裂是十分肤浅的认识。

统一的韩国将带来无法想象的巨大价值,因此不能仅以计算机算出的统一费用来衡量。韩半岛地域分裂贯穿整个韩国文化。因此,韩国虽然辈出世界人才,但无法勾勒出与分裂和统一相关的具体画面,这一不确定状况不断持续。如今比起计算经济方面的统一费用,韩国需考虑无法换算成金钱的文化、情操问题。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