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亚是 ‘危险地区’吗?” (中央日报 2015年 2月 14日)

中央日报

“东北亚是 ‘危险地区’吗?” 

贝一明

2015 2 14

 

每当阅读美国杂志时,都会对把东北亚地区一直称为“危险地区”的表述感到惊讶。这里面可能包含着因好战的朝鲜或韩中日三国间历史和领土纠纷,该地区隐藏着巨大危机的意味。

部分报道已将东北亚的危机当做一个事实来报道。例如,在欧洲发达国家之间有多种形态的地区机构。 其中包含的认识是,东北亚与欧洲不同的是多元主义基础很弱, 因此西方人虽不认为东北亚是危险系数很高的地区,但也将其视为某种意义上未成熟的地区。

笔者认识韩国一位渴望“亚洲共同社会”的外交官。不久前,笔者与他一起喝茶聊天时,他所说的一番话使我感到震惊。该外交官最近在与欧盟(EU)的一位外交官聊天时询问道,东北亚如果想要实现欧洲那样水平的统合,需要什么。然后,那位外交官作出的回答让询问方非常惊讶,“最重要的是不要重复欧洲的失误”。

战后,欧洲为和平繁荣而努力克服过去的矛盾创设共同市场,在所有领域打造合作的新框架。笔者也在某种程度上为欧洲取得的这种成就感到自豪。不仅是因为笔者的母亲来自于一直推进欧洲完美统合的卢森堡,而且实际上笔者家族中的部分人都在卢森堡政府长期工作。

但今天欧洲正经历着比我们在东北亚看到的问题更严重的危机。这些问题非常棘手,连欧洲地区机构试图想解决都无法解决。其中一个是在希腊大选中新上台的左翼激进联盟党(Syriza)。以左翼激进联盟党为主轴的希腊联合政府就国债向欧洲央行发出挑战。这是欧洲最薄弱环节。这赤裸裸地暴露出不同国家间关于经济的根本认识差别和由此而来的地区连带龟裂的可能性。

欧洲另一个危机是深化的军事矛盾。克兰就具有代表性。很多专家认为乌克兰事态是过去四十年间在欧洲目睹的最危险的事件。

最后,欧洲人因今年1月法国时事周刊《Charlie Hebdo》发生的恐怖袭击备受冲击。在该事件以后,不仅在法国,甚至在整个欧洲都出现镇压穆斯林的征兆。右翼势力喊着文化纯粹性,叫嚣着驱逐外国人,在德国和法国等地的声音日益高涨,在部分国家,这些人正成为社会主流势力。由此,对外国人的暴力和人权侵害就很明显了。

虽然在东北亚紧张局势正在持续,但还远远未达到欧洲的危机水平。朴槿惠总统至今还与日本节制正式接触。即使如此,韩中日三国的地方政府、NGO或民间企业间的合作还在持续。部分领域的交流还在增加。

笔者曾去过位于首尔的韩中日合作秘书处(TCS)。每当那时,在三国政府联合运营的该组织里,笔者都亲眼目睹了他们就地区内合作方案共同努力的情景。谦逊而又业务非常熟练的外交官出身的现任秘书长岩谷滋雄最近对笔者如是说道。

“一来到这里赴任,就感到了TCS肩负着的重大责任。我们甚至与包括人事政策在内的政府活动的所有层面相关。最近TCS不仅与‘亚洲债券市场倡议’签订投资协定,还为提高物流速度和效率性连非常详细的条款都达成了协议,取得了惊人进步。”

亚洲的统合不能成为欧盟的翻版。今天我们得益于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电脑技术发展,正进入所谓的地球村统合时代。欧洲以1951年的煤炭钢铁共同体为中心加速统合。与此一样,重要的是东北亚也在迅速树立网络空间的新基准,同时摸索对亚洲气候变化的多方应对方法。

TCS不是上层雄厚的官僚集团,只是一个大楼里的一层办公室而已。虽然很小,但这里是具有献身精神者集合体。虽然TCS不像纽约的联合国本部或布鲁塞尔的欧盟本部那样气派、华丽,但这种放低姿态的处理方法也许就是今天由下至上的“全球管理(governance)”的最可取姿态。

如果想要认识东北亚时代的挑战并进行有效应对,比起基于迂腐秩序的管制塔,更需要像这样敏捷而又强力的网络。TCS未来也许会成为很多国家合作体的模范。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