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容手术和儒教传统” 中央日报 2015年 9月 24日

中央日报

“整容手术和儒教传统”

贝一明

2015 9 24

 

 

最近甚至都不好意思带独生女儿去江南区新沙洞或狎鸥亭洞的地铁站,因为女儿还小,很感性,跟她一起走自然会看到很多整容医院的广告。每个广告板上都印满了浓缩着性信息的女性身姿。女性如果想要成功,肉体就要优美,为此要先从外貌开始改变,这种想法从小时候开始就使女性的精神世界荒废。实际上真的很令人担忧。

但问题并不只有这些。无论谁来看,在韩国女性的地位都越来越得到突显。从企业的首席执行官(CEO)到中层管理人员,女性的身姿活跃在各行各业。而且韩国现在还出现了女总统。这种现象未来会继续加速。但如果这种女性不是成为知识丰富、主动的社会成员,而只是陷入外貌至上主义,韩国社会就要付出很大代价。

在周围经常看到这种外貌至上主义可以说已非常危险。仅在20年前,笔者还认为对女性外貌特别关注的国家不是韩国,而是日本,但现在情况完全发生逆转。比起日本女性,现在更多的韩国女性正经受着要改变外貌的压力。甚至经常有说法称,现在韩国整容手术是吸引中国游客的“主力产业”。 

现在要对这种趋势果断划上句话,即,现在要结束这一让人感觉到文化颓废主义的危险惯例。如果想要这样做,也许现在需要采取一些措施,禁止煽动进行不必要整容手术的广告,仅将其限制于重建手术。
最重要的是,这一问题要从根本上改变韩国年轻女性的思考方式才能解决。而且也许可以从韩国传统的儒生精神中寻找灵感。众所周知,韩国从古代就开始排斥对物质主义和外貌过于执着,致力于构建深奥玄妙的精神世界,韩国曾以此深感自豪。对于笔者的这一提议,可能会有人认为笔者在说胡话,这根本就风马牛不相及。也就是说,有人会问,身穿传统服装的男性专有物——迂腐的儒教思想跟现代女性有什么关系。

大部分韩国女性一提到将道德视为至高无上价值的儒生精神,就会将其视为压迫女性和狭隘思考的黑暗遗产。过去韩国女性在传统社会中饱受压迫和歧视,这是事实。但如果世宗大王的蓝图或茶山丁若镛先生的优秀洞察力被未来引领韩国未来的年轻女性遗忘,这将会是一巨大损失。
只要发挥想象力和创新力,就可以进行真正的“革命”。也就是说,在将韩国的儒教传统中蕴含的深奥的伦理洞察力与歧视女性的遗产明确区分开来,同时通过这个让女性欣然接受韩国儒学者作为自己的伦理模范或心目中的英雄,这将会引起革命性的思考变化。这在韩国完全可以发生,特别是韩国女性更能做到。

对儒教传统重新进行解释,同时对儒生精神重新进行定义,以便现代女性可以直接接受,即使是为韩国更加光明的未来,这也非常紧要。这与在美国和法国出现的民主主义的复兴也大同小异。古希腊的民主主义只是赋予上层男性投票权。但这一概念到18世纪扩展到所有白人男性,到19世纪扩展到所有男性,而进入20世纪则扩展到所有市民。得益于将“民主主义”这个悠久的概念中蕴含的巨大潜力传递于后世的不懈努力,现在女性参与屹立于新政治秩序的中心。迄今为止韩国社会一直无视的、令人惊讶的儒教传统也完全可以朝着这一方向发展。

如果想要实现这种变革,最重要的是学者、决策者和市民之间必需进行开放性、具有创新性的对话。也就是说,要从传统儒教中在对道德的行动和所希望生活的洞察力中把最优秀的各方面找出来,让女性继承,这很重要。现在要采取措施,促使韩国女性将为“大善”而牺牲“小我”的谦逊的儒学者、对抗物质诱惑并一直坚守至高价值的儒学者作为自己的“前辈”。

如果未来兼备这种明显的价值观和道德性的女儒学者、知识分子、公务员和政治人士着手建设健全、崭新的文化,韩国社会将可以带着自信,朝着更加明朗的未来前进。现在要放弃这些错误的思想,即,女性如果想要成功就要先外表突出或如果想要吸引社会关注即使花钱也要改变外貌的想法。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