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有一群危险的好战派” (环球日报 2015年 11月 24日)

环球日报

“美军有一群危险的好战派”

2015年  11月  24

 

贝一明

 

亚洲与欧洲有着截然不同的经历:欧洲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而亚洲只经历过一次。两次世界大战给欧洲造成巨大破坏,某种程度上也促使欧洲人在上世纪50年代解决了领土问题,创造了一体化的经济和政治体系。随着现在亚太地区岛屿争端的升温,许多人质疑:亚洲是否会像一战前的欧洲那样滑向大规模冲突呢?

二者之间确有一些明显相似之处。比如,中国日本韩国、重返亚太的美国以及东南亚诸国在生产、贸易和金融等领域相互交融。但同时,围绕领土和历史问题的紧张局势却在逐渐升级。军力扩张带来的巨大收益,促使相关各方,尤其是美国无视后果,以鲁莽和挑衅性姿态继续向前推进军力扩张。

中国在南海扩建岛礁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尽管中国的确寻求提升在东南亚地区的影响力,但鉴于中国从未试图干涉航运,美国采取目前这种咄咄逼人的姿态似乎有着并未言明的重要意义。引人关注的是,美国批评中国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但美国从未加入该条约。另外,貌似中国扩建人工岛礁问题引起最多的关注,但实际上该地区其他国家也在开展类似建设。

需要指出的是,现在亚洲的岛屿之争不同于100年前将欧洲脱入战争的那种领土之争以及在过往战争中积累下来的挥之不去的仇恨。尽管相互之间存在着经济竞争,但现在大国之间并不存在类似一战前在非洲等地的大规模殖民地纷争等值得付诸战争的问题。

不过,我们也不能低估可能的危险。作为影响亚太局势的重要力量之一,美国内部正在发生着变化。美国军方出现了一群“军国主义者”,他们并不害怕引发全球战争,甚至决心使用军事力量达成他们想要达成的目标。推动军事手段解决叙利亚问题以及其他中东地区热点问题的原因就在于此。

美国军方得到一些实力强大的公司的支持。不断扩大战斗机、航空母舰和坦克的规模符合这些公司的利益。正因如此,他们才会推动在乌克兰、叙利亚和南海等地制造紧张局势,以证实维持不断增加的传统军备军费的正当性。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在叙利亚或南海制造紧张态势可以防止人们关注气候变化以及改革军队以应对真正威胁的需求。

中国与越南菲律宾甚或日本之间的争议本来并没那么严重,在美国推动将相关问题军事化之前一直处于可控范围。但付诸军事手段已经成为美国的典型政策。最根本的问题在于,为何华盛顿未对这种危险政策进行更多辩论或抵制。答案与这些岛屿没有丝毫关系,而是更多出于美国社会的分裂以及过去支撑美国的意识形态根基的衰落。开放的公民社会在美国已经式微,政策的出台不再来自如何建设国家的理想或对民众的关爱,而是来自对金钱利益的追逐。

毫无疑问,推动南海问题军事化只能适得其反。还是让我们从现在开始止损,聚焦于真正的共同威胁。在此过程中,美国应该起到示范作用。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