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能期待政治人带来奇迹” (中央日报 2015年 1月 4日)

中央日

“如何能期待政治人带来奇迹”

2015 1 4

 

贝一明

 

 

企业家出身的政治人安哲秀议员正在加速创建新党,笔者也不断听到某某政治人“加入了”或“不加入”安议员这次“风险创业”的传闻。

有朋友期待“安哲秀新党”可以为僵化停滞的汝矣岛政治格局注入新的生命力,但大部分朋友预测新党仍将停留在几处表面的变化和再次改变党名的程度上,政治界还会继续保持原来的样子。他们打比方说,在天上营造几朵梦幻色彩的云彩,并不意味着人们的生活会因此发生改变,二者之间并无关联,政党和普通市民之间的关系还是老样子。

有趣的是,在美国政治中,民主党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从美国的情况来看,总统候选人伯尼•桑德斯并不希望创建一个新的政党,他所希望的是从希拉里•克林顿的支持者手中攫取民主党党内统治权,想要把更加接近财阀利益的民主党带往另外一个方向。

桑德斯的支持者针对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主席戴比•沃瑟曼•舒尔茨展开了一场没有枪声的战争。舒尔茨主席曾任2008年希拉里选举运动本部共同本部长,被指在这次选举过程中有意偏向希拉里一方。

安哲秀议员和桑德斯候选人的支持者所希望的是他们支持的领导人能够与现有的政治人斗争,断绝政治与财阀、媒体之间的秘密联系,促使政治人将精力集中在关注普通市民的需求上来。

然而,最终问题的本质并不在于政治人,而在于人们对政治的错误认识。有句流传已久的老话,说“选民想要的不是领导人,而是一个可以带来奇迹的人”。积极参与政治的市民为数不多,他们投票的原因是想选择一个可以为市民解决问题的人,一个可以不用公民从中发挥任何角色就能够解决问题的人。

政治学家西达•斯考切波在自己的著作《民主主义的衰退:美国市民生活的变化(Diminished Democracy : From Membership to Management in American Civic Life)》中谈到了现代社会民主主义将会走向末路的原因。以下是书中内容。

40多年前很多美国市民都是海外战争参战勇士会、互济会、狮子会等组织的会员,这些组织通过内部选举或委员会等机制实践民主主义,它们不仅包括权势集团(the establishment),也吸纳了劳动阶级出身的会员。而今天参与此类治理(governance)的人只是少数,我们在现代社会中越来越感到孤独,我们的人生缺乏对民主过程的积极参与。

从笔者所居住公寓的情况就可以看出韩国民主主义的现状。笔者与大约20多个家庭的住户共同使用着同一片住宅空间和走廊、通道等设施,能够叫出名字的邻居却少之又少,大家从未为了互相认识或者共同讨论改善居住设施等问题进行过任何聚会。人们也从未为了共同利益进行过任何共同体或公民讨论(civic discourse)。连社会基层都没有任何民主过程,又如何能够期待社会上层领导人践行民主主义呢?

认为积极参与投票就是所谓“民主主义”开端的假设完全背离了问题本质的核心,政党原应通过响应最低水平的政治文化而获得发展。

如果地区共同体的决定不能反映居住者的意见,共同体成员丝毫感受不到参加地区志愿服务的义务,人人都感觉不到自己有必要与邻居一起为实现某种目标而共同努力,那么又如何能够期待政党可以做到这些连市民自己都不愿去做的事情呢?

讽刺的是,人们认为远不如现在民主的韩国传统社会在解决面临的问题时,为人们提供了更多可供交换意见的聚会机会。如果人们希望在未来建设一个可以真正响应公民期待的民主社会,可以从传统韩国的乡村文化中得到很大启发。

若想推动参与型民主主义(participatory democracy)成为制度化机制,需要从人们生活的地区社会、从人们的日常生活开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