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rcles and Squares

Insights into Korea's Sudden Rise

“科技发展环境下的安保新定义” (今日亚洲: 百度百家 2016年 5月 11日)

今日亚洲: 百度百家

“科技发展环境下的安保新定义”

2016年 5月 11日

 

贝一明

 

科技正飞速发展。每两年电脑芯片的性能就会提升2倍。世界上的这种变化也被称为“Moore‘s Law”。虽然急速变化有很多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方,但对安保领域影响最大。

我们应该预想到,未来的安保问题和过去完全是两个概念。另外,最重要的是,还要想到应该使用什么工具来提高安保系数。 我们在避免战争方面准备的都很充分,但在面对真正的生死问题时,却错失了准备的时机。

为了保障我们未来的外交和安保,东亚正在努力寻求能够长期维持地区和平的安保协定。这样就可以按照安保协定处理最近出现的危险状况,并以和我们想象中有差异来剔除一些特定的情况。

想要在安保问题上达成合作共识, 还不想抛弃过去那种无言的推测或者对安保概念狭隘的偏见。就需要韩国、中国、日本还有美国,共同公开探讨两个话题。

第一,必须讨论随着技术地不断发展,未来是否会制造出更多不适当的武器系统的问题。而且比起讨论军事方面千古不变的问题,是否应该将目光放长远一点讨论下未来将遇到的问题。这可能需要逾越,这么久以来我们对民族和国家持有固有想法。

第二,从伦理方面考虑,我们到底应不应该限制开发具有破坏性杀伤力的新武器。需要考虑,是否应该制定更多更为严格的条约用来制约武器发展。再则可以自我提问,如果将适应和缓解气候变化的费用考虑进去,未来20年间的预算还能否支付出常规的武器费用。

不管怎么样,为了我们能将珍贵的资源,应用到人类生存发展的必备阶段,难道不应该制作更严格的限制或者禁止武器的安保协定么?

科技是怎样彻底地改变安保的

最新的技术到底能不能彻底改变军事纷争,能够担当起支撑大部分武器系统的重要责任么?

即便我们深知人类的本性,也无法提出未来人类之间不会有隔阂,或者能够遏制战争的假设。导致无数人丧命的技术,越发展就越廉价。因此,它们很容易接近小群团体和个人。我们需要不断考虑的是,应该如何应对这种情况。

虽然,不仅不确定快速解体的国家和民族之间,未来会不会发生战争。还不确定在过去的战争中使用过的武器,在未来的战争中会不会发挥作用。

最重要的变化一共有三点。第一,无人机和机器人的出现;第二,网络战争的精湛化;第三,出现了例如3D打印机等非传统型传输物体的手段。

高价坦克、战斗机、导弹、军舰和航空母舰等军队的基本配置,实力都远不及新武器。

就拿无人机和机器人来举例子吧。虽然从技术角度来看,现在无人机和机器人都处于发展初期,但预计未来一定能够改变世界。就算是机器人的潜力不被看好,无人机也一定主导世界的变化。无人机越来越小,越来越精确,甚至在纳米大小的世界里也能游刃有余。

那么,现在试着想象一下。是想拥有巨大的导弹,还是想拥有包括1万余台体积在1cm以下到达目标就能爆炸的新兴无人机军团。这支军团,可以使普通的飞机成为价值80亿美元的战斗机。

如果未来无人机的防御力和攻击力都得到提升的话,就可以实现双方妥协。但世界就会遭受到数千架无人机带来的灾难,很难想象那时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网络战争或许会引起更加严重的问题。甚至可能因为黑客侵入的问题,使我们被迫重新使用原始技术。简单点说,敌人有可能能够控制你的武器(包含核武器)也说不定。

特定势力比民族或国家,更容易滥用这种能力,这就可能引起全世界范围内的冲突。不过,如果有东亚国家安保政策做坚强的后盾,即便是违背了国家间有关冲突问题的基本信念,哪怕是在极其不稳定和分裂的国际社会秩序里面,也会避免矛盾升级为国与国,民族与民族之间的战争。

3D打印机可谓是目前最前沿的技术。虽然我们很难理解这项技术在军事上有什么作用,但它却被认为是改变产业版图的重要技术。用原有技术难以制作的物品,使用3D打印机都可以做到。那么,从可以制造任何东西的角度来看,就可以看到创新的可能性。

相对来讲更应该引起重视的是,3D打印机可能具有通过设备发送消息,投射物质和物体的能力。 也就是说,如果拥有3D打印机,在任何地方都可以通过内存内或者输入进去的信息,利用周围的材料做出武器或者任何东西。

从理论上讲,如果使用3D打印机,就可以实现利用周边材料制造武器。这样做就可以省去中间的运输环节。

美国或者日本仅凭引领新技术,就足以保持它们的地位的假设是不成立的。在严格的政策的约束下,美国只是拥有使用无人机、3D打印机等先进技术的优待就可以了。因为这些技术越发展就会越廉价,其他国家也可能在短时间内占领市场。

这种新形态的冲突,对有组织性的政府没有益处。我们将目睹民族和国家一点一点的分裂。网络战争是虚拟现实和游戏、广告、宣传和艺术的结合,特殊的管理和管制可能会酿成十分严重的后果。

如果我们已经不再满足现有无法表现忠诚度的武器系统,就应该果断抛弃它。但因为资金和自尊心的原因,还保有特定的防御体制是不负责任且不爱国的行为。

争议话题从安保转向气候变化

即便是传统的军事技术已经趋于正常化,我们在适应和调整气候变化上,也需要相当一大笔资金。我们应该坦率地承认,在花销掉这笔费用之后,便没有资金继续开发武器的事实。

气候变化威胁着人类的生活,如果考虑到气候变化的速度,就应该意识到我们需要重新定义安保的概念。未来减排,净化被污染的水资源和土地,以及其它修复大自然的基本开支必然会增加。即便往好的方向想,我们想要适应极端的天气也需要花费数兆美元。

说的再直白一点,就是连常规军事支出的资金都剩不下。 最后,我们只能以无法承担费用这样实际的理由,促成国际军备控制体制,从而大幅减少军事武器的数量。

无论多不情愿,我们都要通过协商达成安保协定,在全世界范围内禁止核武器,减少战斗机、坦克和其他常规武器。因为,一旦发生战乱我们就要重新构建经济建筑。以后在处理气候变化带来的危险时,也应该达到目前我们使用在机密和外交上的大部分费用的标准。

以上的观点,都是以大多数人不愿意面对的现实做为出发点。提供稳定的安全保障,毫无疑问是军人应尽的义务。 不过,像气候变化这样的安全问题是任何武器系统都解决不了的。签订与之相关的协定或者支付高额款项,也都不是政府或者军队的义务。

结论

科技正呈几何式发展,使得安保也有了新的概念,人类出现了史无前例的新危机。也正是因为认识到了这点,联合国才为结束这场战争做了很多努力。 与其渴望完美世界的到来,还不如培养不应该使用核武器等杀伤性武器的觉悟。如果战争中使用核武器等杀伤性武器的话,战争的危害就会更大。因此,必须制约这些杀伤性武器的发展。

爱因斯坦很早就提出过这一观点。虽然我们还没有用核战争来自相残杀,但危险正一步步逼近,新型武器轻易登场就是加快危险变成现实的速度。

在科技发展的同时,气候变化会酿成更大的危险。科技不断进步,将使我们能够并需要使用更多的能源,那将对生态圈造成不可磨灭的影响。

想要真正制约国家间挑起战争的能力,以及武器的研发和使用,就需要建立具有一定高度的国际体系。这里所说的国际体系,和多国组成的国际联盟或者防止核扩散条约作用相同。

不得不说即便目前我们正反其道而行之,美国又投入10亿资金促进核武器的现代化。在这样严峻的情况下,我们也不能放弃希望。美国常规武器和核武器的界限很模糊,研发小规模核设施引发核战争的可能性很大。即便这些行为都助长了民众的不安,但也并不意味着世界就要灭亡了。

现在,正是美国和东北亚的所有国家都勇敢的走向反方向的最好时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