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媒体应打破常规” (中央日报 2016.12.05)

中央日

“韩国媒体应打破常规”

2016.12.05

 

贝一明

 

 

 

韩国媒体没能预测到特朗普的胜利一事,将作为“残酷的情报失败”(intelligence failure)被人们所铭记。这件事令原本威风凛凛的媒体“殿堂”显得极为寒酸。不要对我说美国媒体也预测错误。美国不严谨的新闻工作是美国的问题。美国主要媒体一直预测希拉里会胜利,并写了很多新闻报道。甚至为了让她的胜利更具可信度,不公布有意投票给希拉里的人数比例,而是使用了“希拉里胜率为92%”的专业性的措辞。

了解到这一情况的众多美国人意识到在选举期间美国主要媒体流露出的偏向性。一点都不像专业记者的记者们在写报道之前,与希拉里阵营达成了某种一致,使媒体们倒向了希拉里阵营。数月间,随着希拉里的种种不利新闻的曝光,很多选民对她不再信任。但是,韩国媒体却沿袭了美国主流媒体错误的头版头条标题。因此,读者以为美国大选已见分晓。

韩国教育水平是世界最顶级的。许多韩国记者们的英语表达能力极为出色。但由于韩国媒体的惯例,几乎没有记者去查看那些预测此次大选的竞争将非常激烈的多家媒体、博客、新闻等出现的有深度的文献。

如果韩国特派记者们与美国工人交谈的话,就会发现少数群体对希拉里的态度很冷淡,而且很多白人对特朗普相当支持。但特派记者在自命不凡的华盛顿智库活动中是无法与美国的一般人见面的。

韩国记者们与韩国智能手机或集装箱船舶制造业的从事者不同,目标并非世界第一。他们努力工作。但是,韩国媒体主要是尽快消化外国新闻机构所提供的新闻并进行概括。韩国报社的目标不是以韩国的固有视角向国内外读者提供报道。

这是非常令人惭愧的事情。因为韩国明显拥有主导世界媒体需要的所有资产。很多韩国人的英语、汉语、日语水平可以达到母语水平。在各个领域拥有极多的博士。由于在韩国的历史上不存在扭曲媒体报道的帝国主义,所以在不复制外国内容而是树立以韩国自身文化为基础的新兴媒体传统方面非常有利。

成立新兴媒体的过程要求部分放弃所有的形式和礼仪。特派记者不是为了与外国有力量的人建立圆满的友好关系才派遣的。特派记者为了破解现象的本质,需要以美国政客、官员、律师等人为对象进行执着的提问。记者们也不应该被为了误导人们而撰写的狡猾而有权威语气的报道所迷惑。

新闻工作者在阅读写自不同地方的文章后才能发挥自己的想象力。为了成为优秀的新闻工作者,对于发生的政治事件需要首先设想出5、6个剧本。然后就像福尔摩斯一样,对事实(fact)进行慎重考虑后一一去除不可能的剧本。在这样的过程中渐渐接近真相。如果不以自己的想象力进行假设,就很容易陷入利害关系者提出的陷阱之中。

报纸应以追求真理为理想,是为了一般读者在作出“以信息为基础的决定(informed decision)”中提供所需的实用信息。在民主主义体制内,如果想要培养可以以信息为基础做出决定的有素养的民众,媒体的作用在国家层面上都非常重要。对于综合问题,记者在向读者提供有创意的解决方案上应该带有一种沉重的责任感。

近几年来,媒体行业沦落为质量低下的红海市场,但没有理由必须这样。为了能使韩国尽快摆脱这种雾里看花的状况,韩国应尽快以客观角度判断国家利益,发挥全球领导者的作用。

刚开始读者可能会拒绝梳理某些事件的历史脉络问题并提出长期解决方法的报道。但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写作方式不是将大众视为消费者,而是让其变为参与其中的市民,从而使其参与到有责任感的政治生活。

今后,韩国将会面临巨大的挑战,所以我们作为韩国的一员需要以信息为基础,合力作出明智的决定,现在我们到了为了韩国更高水平的新闻而献身的时候。我们的媒体应该成为样板,而不是在海外寻找样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