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防范可能发生的第二次IMF危机” (中央日报 2017年 1月 27日)

中央日报

“要防范可能发生的“第二次IMF危机”

2017年 1月 27日

贝一明

 

 

失业、倒闭、出口减少等,观察一下近期的经济数据就会发现,韩国经济状况比1997年发生金融危机时更糟了。

发达国家经济极其虚弱,加上其国内经济民族主义盛行,因此这次恐怕很难再获得它们的紧急援助贷款。希腊就是一个例子。它的遭遇证明,想借得一大笔钱,国家主权就会为此遭受重创。

中国有余力向韩国提供金融救济,但它正对韩国决定部署萨德(THAAD)一事恼怒不已。即使韩国最高水平的谈判专家出马,恐怕也会在金融救济谈判上遇到巨大阻力。

再加上没有可让韩国人从政治上接受的海外金融救济。韩国应依靠自身力量来进行融资和改革。

令人吃惊的是,韩国应如何应对这一危机的讨论并未见诸报端。现在到了打破禁忌公开讨论韩国可以做什么、应对韩国整体经济体制进行何种改革的时候了。

先从银行方面谈起。美国的“银行”更热衷的是投机活动。比如,帮助公司购入自己的股票来抬高公司市值。另外,还参与对国家经济和国民安定无任何积极作用的衍生商品等多种“黑暗”金融产品的交易。

不能等到金融体制崩溃之后才着手实施银行改革。最首要的一点是,要确保银行在严格的监管框架内具有高度的可预测性。

银行监管机构的负责人须是能力出众、具有极强洞察力和进取心的人。他们还须具备能让银行在资金运用上遵守规则的权力。我们应培养新型的监管负责人。笔者希望他们年轻、有进取心,不惧上级的压力而敢于决断。为此,需掀起一场公务员体制的文艺复兴。我们应回归原有的儒教体制,只有这样,年轻人才能出于为国家奉献的意识参加公务员考试。考试应考察应试生符合伦理原则的解决问题之策,而不是对其提问。我们需要的是面对国家体制内流通的大量金钱而不会堕落的具有高度自豪感和高素质的公务员。

应出于国家长远利益的考虑决定向什么人贷款。这一概念可能让人有陌生之感,但如果对官僚们进行正确教育,赋予他们决策权,我们可以恢复这样的文化。

我们还应想一想以何种理由对何人提供贷款。比如,在建造工厂项目上提供几十亿韩元贷款固然很重要,但提供小规模资金来帮助年轻人创业则更为重要。危机迫在眉睫之时,新兴行业是在现在还“看起来不重要”的创业精神激励下成长起来。

长期投资是旨在实现稳定的必需手段,贷款期限越长越好。如果银行能提供30-50年期的贷款用于开发核心技术和基础设施,则这样的政策将赋予经济新的稳定性,韩国也能开发出他国无法匹敌的优秀产品。当然,这样的长期贷款应只限于具有连贯性或切实社会影响效果的项目上。比贷款申请人的政治权力或影响力更为重要的是贷款给整个韩国带来的效果。

农业应在长期投资政策中占有很大比重。农业曾是儒教经济体制的核心,但最近受到了忽视。我们忘记了“土地重于黄金”的事实,听任农村受到住宅楼、工厂、高速公路、废弃厂的侵蚀。

然而,气候变化改变了一切。今后韩国可能不会依赖进口食品。若想适应变暖的气候,银行就要为发展高效农业体制发挥核心作用。只有这样,韩国才能确保安全,农村经济才能恢复活力,才能创造年轻人的就业岗位。

在监管宽松的经济体制下认为资金来源不重要的认识是愚蠢的。这样的认识会导致经济控制力的丧失和畸形发展。应通过政府所提供保障的长期稳定储蓄项目在韩国国内积累资本。

最后,银行应以小额贷款方式向住宅绝缘处理、太阳能面板安装、电动汽车购买、农业用地恢复方面提供融资。低息贷款会引导社会向健康方向发展,使国家的财富得到公平分配。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