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绕着韩国的五个历史周期终结” (中央日报 2017年 4月 3日)

 

中央日报

“围绕着韩国的五个历史周期终结”

2017年  4月  3日

贝一明

 

 

 

最近笔者遇到的韩国人比较混乱。笔者从未看到他们像现在这样混乱过。他们不仅无法理解当下正在发生的地政学变化,甚至无法认识到自己已陷入混乱的这一事实本身。

他们在微笑中像平时那样进行日常生活,但他们预测不到他们将要面对的未来,甚至无法用严密的逻辑表达他们的担忧。

围绕着韩国的五个周期几乎正在同时结束,因此混乱正在加重。韩国人将店铺或企业的衰败、反政府示威全都归咎于现政府的错。但有必要观察一直支撑着韩国的文化、价值世界的变化。变化太大了反而可能会看不见,但其影响却是巨大的。

韩国面临的最短历史周期就是因丑闻结束的本应五年的朴槿惠的任期。在韩国政治中,这一五年周期的结束算是比较容易预测的。据官员和市民看来,韩国政府以丧失权威而终结。

更大的周期——保守主义领导人的周期也正在痛苦地面临结束。通过放宽限制、削弱官员力量来促进经济发展的不切实际的承诺最终未能取得成果。韩国的基础设施和制度也将受损。

从韩国国内的氛围或韩国将要前进的方向来看,可能会出现有深度的转换。作为强力转换的结果,韩国也许要修改对韩国政治的几种假设。

更大的周期与韩国的经济结构相关。向以美国为首的世界各国出口成品、保持高速增长的结构也在正接近尾声。在20世纪60年代一度盛行的想法就是,若将劳动力和自己生产的塑料、钢铁结合在一起,就可实现无尽的经济增长。

现在这一前提正在迅速丧失权威。这一转换还有可能归咎于韩国的竞争力在智能手机或船舶等领域迅速降低。但根本原因在于这些领域都属于夕阳产业,而且这种趋势越来越明显。

韩国人曾认为出口主导经济比较长寿。他们认为,若不能顺利运转,只要更加努力工作,推进更多的革新,就可解决问题。但即使韩国将大量政府预算投入夕阳产业,也无法推迟必然的趋势。20世纪60年代韩国的苦恼是“要如何才能增加国内的农业生产,提高国民的福利”。韩国可能会像当时一样非常苦恼。

但这并不是全部,更大的周期正接近尾声。二战以后,美国献身于基于全球主义这一蓝图和普遍价值的全球管理,以雅尔塔会议(1945年)为首的该周期因1945年联合国的创立而实现制度化。

韩国人一直想当然地认为美国支持这种全球基准就像是东边日出西边日落那样自然。但若就历史根基来看,美国原本是孤立主义国家。因为长达15年的对外战争的负担,美国国内要求集中于国内议程。氛围变化具有决定性。经济民族主义将会持续蔓延到世界各地。对此,韩国也要集中于国内经济。除此以外别无其他选择。

此刻即将结束的最后一个历史周期就是西欧在世界经济和普遍的文化规范中所占据的统治性地位。英国在第一次鸦片战争(1839年-1842年)给中国带来巨大耻辱。当时英国垄断性地掌握新产业技术,在国际社会上确立了绝对权威。自鸦片战争以后,150多年间亚洲人一直努力,重新定义自己的正体性。

以西欧为中心的整个国际秩序正在迅速解体。正如中国的制度在鸦片战争以前衰退那样,美国和西欧的制度也正在以同样的方式衰退。

中国和整个亚洲恢复了在19世纪以前或在大部分人类历史中所占据的全球经济比重。全世界人都感觉到了这一地政学巨变,在未来十年,我们将看到文化和价值会发生大规模变化。

韩国人经历混乱的原因在于,五大周期的同时结束正在从本质上改变那些曾被视为是自然、永恒的规则。很多人试图从短期周期来寻找变化的原因,对于长期周期的转变则视而不见。但我们直面的不确定性是更大变化的产物。若韩国的知识分子不能真诚地应对变化,那么混乱将会继续加重。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