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读者没耐心读长篇报道,媒体要负多大责任?” 观察者

观察者

“年轻读者没耐心读长篇报道,媒体要负多大责任?”

2018年 1月 29日

贝一明

笔者曾询问一位记者朋友,为什么近来深度调查报道急剧减少,而关于明星、美食、时尚等的八卦新闻大大增加,社会应该怎样应对这样的状况?在笔者指出最近的新闻报道缺少深度后,这位朋友马上反驳道,现在的读者,特别是年轻人,根本就没有耐心去阅读一个长篇报道。也就是说,新闻消费者喜欢有趣且篇幅不长的报道,而对于详尽的深入型报道则很容易感到厌烦。

人们缺少阅读长篇新闻的耐心,不愿浪费精力仔细查看详细分析社会变化的细节报道,即便在当下确属事实,也不能说明这一事实永远不会改变。而如果年轻人真的连如此程度的耐心都不具备,则说明社会已面临危机,说明我们急需对此制定相应的解决方案。事实上,不少人喜欢阅读长篇小说,喜欢追看长篇电视连续剧,说明他们并不是对所有长篇的东西缺乏耐心。我相信真正有深度、真实可信的长篇报道,同样会受到人们的关注。

我们需要帮助人们找回对复杂事件的注意力以及对此进行深入思考的能力。人们失去关注复杂事件的能力是一件可悲的事。媒体的退步和普通人知性的衰退,会导致政策的制定和执行变得更加困难,社会如果继续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国家运转也可能出现问题。

我们似乎把媒体当成了从事生产活动、生产新闻产品并设法获得消费者青睐的生产机构,媒体追求的目标也逐渐朝着生产出迎合读者喜好的产品并从中获利的方向倾斜。可是,在媒体应当追求的目标之中,利用传媒产品获利应当排在最后一位。媒体应当承担起向人们介绍国内和世界见闻的角色,新闻应当关注的不是某位名人的个人生活,而是向人们介绍主要事件的历史背景,介绍相关机构的结构和性质,并对陌生的术语做出解释,帮助读者理解。

媒体应将充分时间用于报道当前社会问题和背后隐藏的历史背景,并引导人们拿出必要的耐心去关注对此事件进行深入讨论,营造思辨的社会文化。媒体在进行新闻报道时总是假设读者都知道世界银行和联合国所发挥的角色和作用,但实际上,这样做并非正确的报道态度,很多人对这些国际组织的角色和作用都只是一知半解。社会理性是同生活在其中的人们的理性相一致的,是同人们对社会的关注与思考密切相关的。我们应当为人们营造一个可以从容阅读并思考的社会文化环境,创造一个重视深度解读的社会气氛。媒体应引导读者主动挑战在理解复杂的社会时遇到的困难,努力营造一个反智主义不过分当道、人们可以深入思考复杂事件并相应进行精神活动的社会。

民粹主义并非政治人物所创造,它根植于人们对事实漠不关心和不经思考从众跟风的态度。媒体对政治、经济事件的即兴式反应导致人们无法理解社会变化、无法理解政策形成的微妙影响因素。一旦政治领导人产生通过媒体做秀的想法或感到需要通过媒体作秀的压力,政策的制定和执行都将变成一种做秀活动。

问题在于,我们应当如何引导人们的注意力回归重要事件。首先,媒体应当让人们看到在良好教育的影响下,拥有思考与思辨能力的人们围绕复杂的道德伦理问题进行辩论的情景,让广大年轻人看到,生活的价值并不只有追求财富和权力。我们应当拿出充分的耐心和勇气将真实的现实世界展示在人们面前。英国作家爱德华•福斯特曾说“人生需要勇气,否则人生将不再有意义”。

为了营造有利于人们进行深入阅读和思考的社会气氛,我们应当利用好智能手机和网络社交媒体。增强人们理解复杂社会热点的能力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媒体不应将读者视为一个智力尚不成熟的孩子,而应该创造环境引导读者参与理性对话,加强对营造健康社会环境的关注。如果媒体所为使得人们只被一时的趣味性所蛊惑而无法看清当下时代面临的种种问题,那是不负责任的态度。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