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洁能源与人类的未来” 观察者

观察者
“清洁能源与人类的未来”
2018年 2月 9日

贝一明

听说中国政府计划于不久的将来在全国范围内用电动汽车取代燃油汽车,这个消息令我振奋不已,我认为这是一次历史性的转变。奇怪的是,美国媒体对朝鲜核武威胁进行了连篇累牍的报道,却对如此重要的进展置若罔闻。

中国计划至2020年,共投入3600万美元进行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如今中国已经在太阳能与风能的开发与生产方面居于主导地位。如果某些国家认为靠设计几款花哨的新型智能手机与跑车就能拯救它们的经济,它们会大失所望。这种经济上的转变是根本性的,做出错误判断的国家可能会倒退几百年。

我们可以从历史的角度来观察。十九世纪初,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最完备的经济体系。在十九世纪六十年代以及太平天国造成破坏的时期,与中国开展贸易仍是世界各国的主要收入来源。在其地位被大英帝国取代之前,传统中国的经济力量何以如此强大?

十七、十八世纪,中国经济力量的源头有很多。当时该国专注于人民的长期福祉,拥有极高的教育水平,且避开了大规模的军事冲突。其行政部门高效运作,公共服务文化深入人心,要求特权阶级不唯利是图,从小就懂得自己有义务支援社会建设,在政府任职的也能全身心投入。

经济发达最重要的因素是能量的顺利生产——这一点在两百年前与今天都是真理。十九世纪之前,能量主要以人类与牛马等牲畜劳动力(风车与水磨是特例)的形式体现,而这种能量的源头是太阳。人类与动物必须进食,而后通过分解胃中糖类与蛋白质来获得能量。当时的食物主要是种植于田中的米稻、小麦、大麦等庄稼,而蕴含其中的能量的源泉是使其通过光合作用转化为糖分的阳光。

两千年来,中国的农业生产最为高效,农业布局最为合理,因此制造出的能量也最多。政府与农民通力合作,对精巧的灌溉系统进行维护。同时其种植流程不仅科学,而且处于精心的管理之下——南方多季稻就是典型的例子。在完善的治理下,中国能量的生产规模在当时也许是无可匹敌的。

然而十八世纪晚期掀起了一场能量革命,中国人或许因为在农业生产上成果颇丰而没有急于追赶浪潮。在遥远的地方,英国人创造出了通过燃煤而获取能量的电力系统,法国人与德国人紧随其后。当然,中国与其他国家的人民也知道煤炭的存在,但只在欧洲才将蕴藏于煤炭中的能量加以利用,让自动生产设施作为人力的补充。而且这种浓缩的能量还被用于为军舰等彻底改变了战争性质的器械提供动力。

煤是远古树木经过石化后沉积下来的物质,因此比燃烧的木头或动物食用的植物饲料能产生更多能量。这种矿物为前所未有的经济飞速发展提供了全新潜能。中国早期的经济系统具有可持续性,也与自然相协调,但无法与这种新兴的经济体系相竞争。英国还凭借使用煤炭而取得了巨大的军事优势——这一点从鸦片战争可见一斑。

然而大英帝国依靠燃煤取得的全球经济主导地位并非岿然不动。二十世纪早期,一种新能源可为人们所用:石油。石油也是由几十万年前的树木沉积而成,但以液体状态存在,因此浓缩程度比煤炭更高。这次迅速采取行动、将这种新能源充分资本化的是美国。

美国很快为发展石油经济建起了高速公路等一系列基础设施,还进行汽车的大批量生产,飞机与坦克紧随其后。当然,英、法、德等国家也做了类似的尝试,但美国可以自己生产石油,其制度的灵活性(此种灵活性英国已经丧失)也是迅速推广这种新能源的必要条件。汽车极为方便快捷,在它的推动下,美国成为了新的全球经济中心。

然而,尽管有些人认为美国建立在石油控制基础上的主导地位将持续几个世纪之久,但这场游戏还远远没有结束。对石油的开采利用导致的能源依赖甚至到了无法摆脱的地步。对这种能源的渴求把美国拖入了与专制国家的亲密关系里,也拖入了一系列围绕石油与天然气而发动的、无止境的惨烈战争中。如今美国政府不仅阻碍人们停止使用石油,并且还在为石油生产提供资助。

而且气候变化危机的发生证明,将煤炭与石油作为能量来源是有代价的:环境受到灾难性影响,沙漠进一步蔓延,海平面升高,整个地球逐渐变暖。人们急需尽快淘汰矿物燃料。

如今,中国在公开挑战以石油和燃煤为基础的全球经济体系。中国已经在无所畏惧地接受可再生能源并且加以推广。虽说它也存在严重的污染问题,但其环保方面的进步可谓日新月异。尽管它也有石油与煤炭行业,但它并不像美国一样,把这些行业放在经济的中心位置。此外,中国保持了独立于股市和投资银行制订长期政策的能力(这一点又与美国不同),因此可以进行大规模的战略性转变。

当前世界其他地方并没有在太阳能与风能利用方面实现充分突破,因此也不足以改变矿物燃料经济模式,而中国已经迅速占领先机。中国还意识到通过停止大量进口石油与煤炭摆脱对矿物燃料依赖、促进贸易平衡的好处,同时也在将其转化为经济优势。

这种突破与英德两国于十九世纪开始使用燃煤蒸汽机这一革新有异曲同工之妙。当时他国凭借燃煤的力量破坏了中国的国力与军力,现在中国则可依靠全面的可持续能源利用政策立于全新能量生产框架的中心。这样不仅可以避免被卷入耗资甚巨的石油保卫战,而且可以拯救气候危机、减轻污染,实现能源独立。如果中国能充分利用太阳能与风能,主导相关科技开发,那么它将会掀起全球经济的根本性改变。上一次同等重要的转折,其代表性事件是大英帝国强势崛起以及鸦片战争的发动。

然而事情并未到此结束。中国最大的潜力在于携其宏伟的可再生能源开发计划奋勇前进,同时使完备的有机农业与再生型经济重现活力——正是它们使得古代中国成为世界巨人。从根本上来讲,中国的能源复兴是向世界飞跃与唤醒上千年前有关适度、效率、资源循环与可持续性的灿烂文化这两大壮举的结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