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一明的故事

贝一明 Emanuel Pastreich 的故事

贝一明( Emanuel Pastreich)在伊利诺伊大学(University of Illinois)担任副教授时,曾经提议在伊利诺伊大学,北京大学, 首尔大学,东京大学几校之间建立一个以互联网为基础的视频会议交流系统项目, 作为教学的辅助手段。 贝一明的这个提议首先在2000年四月提给了为数不多的几个教授,然后紧接着在7月他又依次到访韩国,中国和日本。 热心推广他的提案。这个提案细致地描叙美国,中国,日本,韩国之间的新型关系。提出建立一个新型的类似欧盟的大型经济政治共同体。提案同事包括了推进朝鲜半岛统一进程的一些切实建议。

贝一明提出一些具体的方法为了推进伊利诺伊大学和亚洲的大学的紧密合作。他说北京大学,东京大学, 首尔大学,伊利诺伊大学 应该合作创作次时代的网络大学。他写了文章说明如何各大学可以用因特网开发共同的课程与共同的研究。他也提案说北亚的三国和美国应该在社会,政治,文化方面增进更多的合作而像欧盟做出共同体。贝一明写说这大改变可以解决朝鲜半岛统一的问题。

提案以四种语言发行。 在中国日本和韩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此时正值2000年在冲绳召开的G8峰会。提案在各国的学界,政界广泛传播, 贝一明提出的关于互联网全球化以及加强区域联合的意见后来在日本和韩国被以政府政策的形式积极采纳,在中国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在日本,提案偶倒了一些阻碍, 主要来自学界的一些学者对于科学技术的前景有疑问。 以及特殊的利益势力因为从地缘政治的层面抵制亚洲的影响, 他们认为这个提案并不符合他们的利益。贝一明在亚洲从来没有遭受他在美国受到的强烈抵制和政治报复。

从2000年五月贝一明首先开始提案互联网的合作时,

(本人不知道的)贝一明处于24小时被监控状态。他被核心军火承包商包括那些以中国为假想敌研究导防御系统和下一代尖端武器的人视为眼中钉。

随着贝一明的想法在东亚的影响越来越大,在美国也具有了一定的影响力。 他开始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从2000年8月起, 伊利诺伊大学的行政官员甚至教职员工,接到政府的匿名代表的专门命令, 要求不得与贝一明取得任何关系。同样的命令最终到达了亚洲。 贝一明因此被完全孤立了。随着他促进亚洲一体化得提议,在现实中逐步实现向前推进,军火承包商们对于贝一明的个人的敌意和愤怒也与日剧增

同时,被安排监视贝一明的情报人员非常同情贝一明的遭遇,经过了那么长时间,他们从起初的骚扰贝一明,逐渐成为了保护他不受进一步威胁的力量。

 

在被安排监视贝一明的情报局人员评估认为布什政权做的有些过分之后,他们主动开始保护和替贝一明辩护,他们在执行命令的时候,就只执行字面的命令,并不进一步为难他。

值得注意的是,贝一明以前同韩国政府,美国国务院也保持着很紧密的联系,告诉韩国政府自己的提案。他一直对自己的提案和态度保持开明的姿态, 因此许多美国政府官员对他的苦境抱有深深地同情。

从2000年10月开始,贝一明被谣言传为患有精神病,原因和他1998年接受的脑部手术有关。

情况在2000年6月和12月之间经历了起起落落。有时候看起来好像美国的党军阀 派系和情报部门已经在孤立贝一明的问题上达成一致。但是当布什政权上台,情况急转直下。

贝一明的家人2001年2月来看他,结果被告知他患精神疾病。 贝一明接到奉命监视他的情报部门的直接命令, 他不能告诉他父母他没有病,但是他不用一定要表现出来他有病的样子。但是即使有情报部门的指示,贝一明依旧表现的太冷静和镇定,结果他被强行服下去了药物造成他看起来有妄想症和其他精神病症状。

从2001年2月到2002年七月,贝一明被以接受精神病治疗为由离职,同时被软禁在家里。2002年4月之后,观察他的举止之后,他收到的命令越来越少了。同时他周边的人受到命令不得和他交流。他同时被要求接受进一步复原治疗,为他恢复学校的教职做准备。 最终,贝一明被允许再次执教,甚至2004年得到了一次争取终身教职的机会。

在这段时间内,在同政府代表的积极互动下,贝一明和各种各样研究国际关系和安全问题的人士发展了亲密的关系,因为他们都是反对布什政权的极端政策。

贝一明在2003年和2004年有越来越多的机会在学术会议上发表讲话。他甚至获得了两个月去日本做研究的机会,他在学术的道路上颇有建树,尽管他被要求在国际关系问题上发表看法依旧很困惑。

无论如何,布什2004年选举胜利时科林·卢瑟·鲍威尔辞掉国务卿,破坏了贝一明在政府的保护伞。2004年,贝一明被拒绝授予教职,并进一步被立刻驱逐离开了伊利诺伊大学。

贝一明申请了多工作,从主要大学的教学职位到地方大学的非全职工作。结果他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得到。他只得到了一个工作的机会: 多亏了他的朋友们。他获得了中央情报官的工作。没有人能保证会发生什么,如果不是因为中央情报局的新局长Porter Goss是布什政府的特工人员, 在这样环境下做了清洗,贝一明可能绝没有希望在这个组织找到工作。结果他在华盛顿无带了三个月失业。

最终韩国政府给贝一明在韩国大使馆提供了一个翻译和编辑助手的小角色工作。工资特别低的,但是过了几个月后贝一明比较自由的在大使馆的研讨会参加而帮助外交官在美国的活动。贝一明在其后18个月努力寻找好的机会。他慢慢地增加自己的影响力,并最终找到了在学术会议上发表言说的机会。然而,贝一明在大使馆之后,一直无法为美国的大学或者研究机关做真正的工作。在2007年韩国朋友帮助他找到讲师的工作在韩国大田的又松大学。贝一明有机会跟忠清道地方政府,大田地方政府和几个研究所合作,结果2011年有机会获得教职于首尔的比较有名的大学庆熙大学。贝一明在首尔有机会投稿给重要的报纸像朝鲜日报,中央日报 而出版三本书。2015年韩国的朴槿慧总统在国务会议讲到贝一明写的书《韩国人所不知道的韩国》而贝一明受到更大的关注。 但是在美国的活动还是有限。由于一系机密的国家安全级别信件, 他依旧在行动和职业选择上受到很大的限制。

北京大学: 一所世界性的大学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