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向民主的一步:为何举行特殊选举具有绝对必要性

迈向民主的一步:

为何举行特殊选举具有绝对必要性

贝一明(Emanuel Pastreich)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

独立参选人

2020年 7月 4日

政坛人士在对我们的国家啧啧称道时,往往会提到其民主制度,可以免俗的人寥寥无几。尽管美国的民主已经蜷伏在他们的脚下流血不止,但他们仍然可以泰然自若地对其赞不绝口,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美国的民主制度自其诞生之日起便陷入了无休无止的斗争。当然,它经历过鼓舞全世界人民的光辉时刻,同时其遭遇过的风波挫折也不在少数。还有,过去许多造访美国的人都可以学习我们的经验,回去以后造福自己的国家。当时我们的作用不可或缺。

往事已矣。如今,美国必须做最为谦逊的学生,积极向其他国家、向全世界深谋远虑的人们求教,深入了解民主应当为何物、可以达到何种境界。

现在,民主在美国意义为何这一问题仍然悬而未决。

这一问题之所以没有得到解决,是因为自美国宪法起草时起,我们民主过程的方方面面就一直受限。构成限制的,有选举团制度,有投票条件,还有削弱了民众参与度和决策权的各种机制。

以前,有些民众曾经因为身为黑人或者原住民,因为身为女性,因为无力承担税款,因为没有自己的土地而被剥夺了投票的权力。而在当下,仍有许多人被拒于投票的大门之外,是由于他们有犯罪记录(常常是被迫签订认罪协议留下的恶果),由于他们的身份没有得到当地政府的承认,甚至仅仅由于当局在统计选票时出现了疏漏。

投票的门槛越来越高,十一月的大选已经丧失了选举的全部意义。

关于民主,还有许多值得探讨的地方。大多数备受我们推崇的政治家都不会触及真正的问题。我们必须质问,倘若我们的社群成员彼此互不相识,倘若他们无法参与自己所在社区、城市、州府问题的决策过程,我们是否可以拥有真正的民主?倘若政府在没有同民众进行任何沟通的情况下便大举铺设公路,修建学校、办公楼等设施,破坏环境,这样的做法是否民主?我们怎么能把决定权交给银行、开发商和企业财团,置民众的意见于不顾?

的确,我们有时会按照要求,抽空去给某一地方、某一州或某一国家职位的预选代表投票。但是,如果所有政策都由对投资银行和超级富豪唯命是从的政客来决定,我们是否投票又有何不同?

倘若我们无法参与对自己影响至深的众多政策的制定过程,我们是否拥有民主?

在美国,大多数身为意见领袖的舆论制造者都通过主流媒体向我们灌输这样的观念:尽管选举过程和国家管理体制存在诸多问题,但这些问题无足轻重。他们告诉我们,不要关注社会的“阴暗面”,不该因其而否认大选的合法性,不该质疑体制本身。

此举导致了怎样的后果?民主体制被进一步瓦解,公民投票受到阻碍、投票机无法进入社区、权贵阶层在初选和普选中操纵选票等问题愈演愈烈。

有人认为,有公民因其社会经济地位或族裔背景而被剥夺了投票权绝非要求重新举行选举、将犯罪者以重罪起诉并关进监狱的依据。还有人认为,投票机上的软件可以被轻易篡改、无法留下可以追溯的选票来源根本无关大局。

用于统计选票的技术漏洞百出,谁都不会将其应用于自动取款机或者其他货币管理系统。这是因为对于现行制度而言,至关重要的是钱,而不是公民的选票。

身在美国的我们所缺少的,是要求叫停虚假选举,宣布我们已经忍无可忍、绝不承认此种选举合法性的政坛人士。

就让我来说出别人怯于说出,却又不可不说的话吧。2020年,共和、民主两党举办的一系列初选根本不是民主选举。定于2020年11月3日开幕的众议院、参议院与总统大选不论怎样说都不可能是合法的选举活动。

我们无法接受这种所谓的“选举”,我们必须从现在开始采取必要措施来保证美国拥有正规的选举框架、令其民主传统重新焕发光辉。大选应当突破当前桎梏,使全部民众都有机会以得到充分验证的方式投出选票,确保身份证法等各种邪恶政策不会用于剥夺我们的投票权。

我们必须重建美国的民主制度。首先,我们需要重拾2000年计票程序私有化之前相对透明的选票统计框架。但这还远远不够。我们还应当在美国上下开创真正透明负责的选举过程,为参与式民主和代议制民主打开大门。要让公正公开的投票活动得以在贫民区、原住民保留地和被权力掮客弃之不理的偏远乡镇开展。

我们必须举办合理合法的特殊普选。

要达到这一目的,我们需要考虑几个问题。

政党所扮演的角色

举办特殊选举意味着美国的前进方向会发生重大变化。就其深层意义而言,此举将开启鼓励民众参与、提高政策透明度、遏制营销与消费对大众的控制、阻止少数人掌控政府的良性循环。因此铺好地基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大选的许多准备工作都要求我们重拾宪法精神、参考宪法的规定。

最重要的是,不能让以民主、共和两党为首的腐败政党在此次大选中兴风作浪。宪法并未赋予他们任何特权来管理政府;他们与财团、与权贵勾结,铲除异己,标榜自己为民众仅有的选择,这种做法不仅不合道德,而且违法违宪。当然,打着他们旗号的组织可以自由地与民众接触、讨论,但不应当比其他公民团体更受重视。尽管参选人可以隶属于任何党派——包括上述政党,但就选举本身而言,重中之重并非哪一政党执政,而应当是执政党要采取何种政策、将做出何种成绩、会针对当前问题制定怎样的长久之计。

科学与观点

大选之前的所有相关讨论都必须立足于科学分析。不论我们的议题是气候变化的长久影响、能源的使用、种族歧视、财富集中、社会军事化还是公共部门的私有化,参选人在大选前后都应当把事实准确地传达给大众。虚假的、误导性的宣讲在此次选举中没有立足之地,民众有权针对这个国家的真实问题开展科学的合理评估。有悖此原则的商业媒体将被本次选举排斥在外。

客观事实与科学分析并不能保证避免严重意见分歧的出现。人性复杂,会出各种各样的问题。然而客观分析理解方面的差异与政治偏见、恣意妄为、唯我独尊之间有着天渊之别。这场选举将使公民成为公民,终结企业财团的罪恶行径,让公民不再被出卖给广告公司与咨询机构。我们要协助民众建立不可或缺的自我意识,让自由社会得以延续。

新闻业的堕落

新闻业并非可有可无的产业,更不是只有付费用户或具有相当文化水平的用户才可从中获益的服务性行业。如果我们的民众缺少可靠的信息源,如果他们因此只能依靠由跨国企业支持的公共关系代理炮制出来的片面报道来获取信息,那么我们将会与民主渐行渐远。

民主制度要求所有公民都能接触到准确详实的资讯。创造一种鼓励人们进行深入思考、理性分析的文化是实现民主的绝对必要条件,而非晦暗不清的未来目标。我们会在接下来的六个月内开凿可靠的新闻源头,保证公众能够及时获得准确信息,铺设通往民主的大道。

宪法

宪法是美国政府的基石,比大肆咆哮的政客更具权威性。然而宪法与我们的父辈、祖辈一样,远非完美,需要予以改进修订,适应新形势的需要。

面对当前的危机,有些人竟然说宪法存在根本性的缺陷,需要用全新的法律体系取而代之。请记住,伟大的废奴主义活动家威廉·劳埃德·加里森曾写道,宪法是“死亡之约与地狱之约”。他的意思是,从1787年制宪会议的本质而言,这份关键的法律性文件的初衷是保护私有财产,尤其是把某些公民当做私有财产对待的权利——即“奴隶制”。今天,权贵阶层仍然在把我们的同胞当做财产甚至牲畜来对待。当然,时移世易,可基本矛盾仍未解决。

但另一位废奴主义者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则坚持认为,作为旨在实现民主与可靠制度的文本,宪法具有生命,神圣而卓越,能够朝全新的方向改进,将所有民众纳入其框架之内。

道格拉斯的言外之意是,倘若详细阅读其字字句句,我们就会发现,宪法条文适用于每一位美国公民,即使其一贫如洗、穷困潦倒。因此这一文件具有无穷无尽的潜力亟待发掘。

即使在此黑暗时刻,道格拉斯关于宪法潜力的论述也别具意义。

参选人履历和政党政策的了解渠道

对于参选人的遴选必须以宪法精神、道德原则和科学治国的理念为基础。换而言之,不能给惯于进行暗箱操作的投资银行家与只知溜须拍马的小人可乘之机。

美国全部心怀愿景,有一技之长,立志实现社会、法律与经济正义,努力为子孙后代建立更好的美国的男性与女性,都应拥有以参选人身份参加参议院、众议院乃至总统选举的权利。

他们的能力、远景规划、道德品质以及支持他们的组织的性质必须在其竞选宣传中告知公众。此外,身为公民的我们,还有国家政府都身负重责:改进政治文化,鼓励理性辩论,引导民众参与讨论、持续关注当前时代真正的危机。

我全心全意地相信,这一过程可以转变美国人民的思考与行动方式,改变他们对自己的看法。开辟出这样的辩论空间之后,新上任的领导人便可冲破将他们与各个政党包围其中的特权高墙。出身民主党或共和党堡垒的政坛人士也会受到激励,不再把为金主服务作为自己唯一的使命。

将各个街区、各家各户的民众组织在一起,参加公开活动、详细考虑各项政策主张,要比通过宣传为妨碍参与性民主而散布谎言、歪曲事实明智得多。公民可以通过集会在彼此之间结成纽带;日后这条纽带会愈发坚固,令民众得以自发地解决问题,而不必总是抱着依赖他人的心态投票给陌生人。

选举募金

大选背后的金钱游戏才是其真正的核心所在。早在大家投票之前,各位官员的人选便已然确定,民众的喜恶对这一过程毫无影响。放任黑钱无尽涌入政治系统的“联合公民”执政是民主之棺上的最后一枚钉子。然而与乱伦之罪的情况相似,各位自封的统治者为驯化公民使用的手段如此卑劣荒唐、侮辱人格,而人们竟然宁肯放低身段,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自欺欺人地说下一次一切都会有所改善,也不愿意面对现实。

然而,我们有时不得不直面丑陋的现实——此刻正是如此。

上述问题唯一的解决之道在于做好预案,不允许权贵为候选人提供资金支持,令全体民众获得真实可靠的讯息,对当前问题与参选人的情况多做了解,创造健康的文化环境,使人们能够积极参与政策讨论。

要鼓励所有社会成员在阳光之下探寻心中的善念,远离隐藏在紧闭门扉之后的邪魔鬼怪。

如此改革选举过程似乎有些激进,但实际上,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一路向前、有所成就。如今腐败黑暗的体制与每况愈下的道德环境正在把我们引向何方,我们心知肚明。

广告宣传

广告是美国最大的公害之一。各式各样的广告大肆蔓延,已经渗透到了公共关系、形象塑造等领域,控制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企业从而获得了极大助力,得以随心所欲地将我们玩弄于股掌之间,而其真正的客户与意图其实根本秘不见人。

是广告商掏空了报纸和杂志的灵魂,让它们只剩下空壳。他们夜以继日、不厌其烦地劝说着劳苦不堪的人们:邪恶的对外战争无休无止,超级富豪牟取暴利,这一切再正常不过,甚至合情合理。对于大选而言,他们,以及他们华而不实的电视广告百无一用。本次选举的宗旨是探索真理、寻求可行有效的国家治理方式、达成创建公正公平社会的使命。

本次特殊选举要如何开展

这一次,除了在美国举行有别常规的总统与国会大选,我们别无选择。同时,我们还要保证此次选举完全公开透明,接受国际委员会的严密监督,遵守众多客观标准,使民众能够获得准确资讯,令合格的参选人拥有均等的曝光机会,保障全体民众的投票权。此外,所有投票记录都应整理列表,供日后核查;每一张选票的相关详细记录也应在选举过后予以保留。

开展符合上述要求的选举是我们唯一的选择。然而即使到了2020年11月,我们可能也无法做好准备。

我们无需为此而担忧。计划于11月3日举行的所谓选举必定会从本质上公然违宪,因此从法律、宪法和伦理的角度来看,此次大选完全不可接受。

这种情况要求我们于2021年初另外举行极为规范透明的选举。具体日期可以由热忱正直的公民在接下来的协商中决定。不过我的建议是,投票日期可以定在2021年1月15日到1月20日左右,让每一位劳动者都有时间投票。当然,在最终投票结果经过科学验证之前,将不会有任何关于大选的报道出炉。

选举也可能会旷日持久,因此我们需要建立临时政府做为过渡。鉴于目前的行政和立法部门完全不对法律负责,受控于钱财与权贵,因此哪怕组建临时过渡政府也比无所作为要好。

关于这次特殊选举如何开展,我在下面提出了几条建议,以抛砖引玉。然而我还是要强调,相关细节应在其具体实施的过程中确定,这里列出的只是总纲而已。

预算:

要让美国大选以透明、可靠的方式进行,一般需要一大笔预算。倘若我们叫停商业广告,杜绝向富豪筹金等腐败行为,禁止通过身份不明的政治行动团体使用黑钱,大选的耗费将大大降低。然而实施上述禁令也需要不菲的成本。

我们需要说明的是,选举的举办经费——包括向公民传输各项相关信息所需的费用,不能由与大选结果有经济利益关系的任何一家企业或任何一位富豪提供。

在正常的年代中,最好由政府来为整场选举以透明的方式进行资助。可悲的是,我们并非身处正常年代。联邦政府与各个州政府都已将重要职能外包给私人企业;政府决策往往受强权利益左右,民众的需要却无人关心。

大选的预算制定过程必须可靠透明;应由同竞选结果不存在利益关系的人员来控制预算。

考虑到美国政坛的腐败程度,这一要求似乎根本无法得到满足。

然而,我真心诚意地相信,在美国可以找到品德高尚、勇气超群、设计得出公正公开的经费筹集制度的人。如果他们能挺身而出,将有不计其数的美国人响应其号召、跟随其倡议。

必须为本次选举开辟全新的资金来源,保证所用经费与权贵阶层毫无瓜葛。如果由政府或其他身份公开的非营利性组织提供资助,那么便要防止组织经费的使用过程轻易被人操控。我们完全可以建立一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

日期:

我建议本次大选为期一周,于2021年1月17日开始,2021年1月23日结束。这样各方可以有充足的时间做准备,使选举过程公开可靠,令全体公民都可参与、全体合法参选人都可把自己的理念介绍给公众。

一周的时间,可以保证人人都能抽空投票,所有与投票有关的问题都可以在大选结束之前解决。即使连日连夜辛苦劳作的人都要有投票的机会,更重要的是,要让他们有时间同亲友邻居商讨。

本次选举的终极目标是阻止由企业财团支持的人获得权力与地位,保证公民充分了解选举的真正意义,让民众有充足的动力和责任感来在决定我们未来的事业中发挥关键作用。

监督:

国会和总统大选的各个流程必须由可令其民主、透明化的组织严格监督。某些权贵派系妄图颠覆民主,损害民众获得准确信息的权利,而该监督组织绝不能受他们的影响。

美国的选举系统已经深度腐败,因此现阶段我们需要让某一国际委员会来担此重责。然而具有国际性质并不意味着该组织一定光明磊落、高度负责。

名称大气、形象光鲜却甘愿对权贵俯首听命的非营利性国际组织数不胜数。

在全球范围内遴选有勇有德之士,将他们组织起来、赋予他们权力,让他们担当重任,对本次选举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

目前径自管理我们国家的联邦政府、州政府以及政治组织腐败至极,因此除了请国际委员会来监督选举,我们别无选择。在这一方面,其他国家已有宝贵先例。

但是,尽管其成员来自世界各国(当然也包括美国),组成该委员会的,不能是民族国家派出的代表,而应当是不会被轻易被美国国内势力操纵的、民主过程与选举方面的专家。

该国际委员会将决定本次选举的大体流程,对其结果进行审查。本次选举的合法性最终也要由该委员会来确定。

国内委员会

国内委员会将担负监督选举过程的职责;该委员会同样由德勇兼备、尊重正当程序和法治理念的人士组成。不过极具讽刺意味的是,为了唤回民主,有必要根据其道德立场来遴选该委员会的成员,摒弃民主、共和两党控制的腐败政治体系。

这一专为本次竞选组建的委员会将逐个州、逐个地区地详细说明选举流程,需要其解决的问题包括:取缔有违民主原则的选举团制度,防止为保护某一政党的利益不公正地划分选区、避免使用可靠度存疑的投票机,以及消除其他会影响到投票的严重弊端。选举过程的细节也将由国内委员会及其成员与民众共同敲定。

国内委员会将保证所有参选人都有向公众发表演说的权利,令竞选宣传围绕国家需要和有关当前问题与政策的科学分析而展开。同时委员会还会确保人人都可使用到计票准确、投票记录可核查的投票机,避免有人操纵选票。使计票结果精确无误、令投票机的筛选过程公开透明、避免投票机数据遭到篡改、将投票结果列印成可供验证的纸面记录——这些事项将成为委员会工作的重中之重。

展望未来

在我们着手举办这场正统的选举时,谁都不该自欺欺人,对眼前的困难视而不见。民众可充分获得准确资讯、计票结果真实正确意味着众多势力即将失去特权。几十年来,他们一直在处心积虑地阻碍社会向真正的民主推进。

然而,国家的需要如此之迫切,民众的愿望如此之强烈,因此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排除万难,向民主迈进。请与我们携手同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