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除隔离区!为朝鲜战争爆发七十周年而作

拆除隔离区!

为朝鲜战争爆发七十周年而作

贝一明

(Emanuel Pastreich)

2020年 6月 25日

美国总统大选

独立参选人

作于 南韩 临津阁

整整七十年前,朝鲜人民志愿军大举南下,对朝鲜半岛南部发动了侵略战争——在朝鲜人民看来,把“侵略”一词换为“解放”或许更为妥当。韩朝分裂完全是人为的后果,是美苏两国之间地缘政治斗争的遗祸。当时曾经有力推动反法西斯斗争的旧有国际治理体系已淡出历史舞台,美国与苏联不约而同地认为应当建立全新全球治理框架,进而针锋相对。两国也曾为反抗法西斯势力而结为盟友;冷血残酷的法西斯分子为逞私欲而发动了一场场大规模屠杀,他们奉行纳粹种族主义,认为许多人种根本不配拥有权利,哪怕是生存的权利。

朝鲜对韩国的入侵并非两国冲突的起点,却改变了两国冲突的性质。要让美国拥有光明的未来,要让美国继续在东亚地区发挥积极的作用,正视、了解七十年前这场战争的历史与文化意义至关重要。

美国曾经在这片土地上扮演过何种角色,以及它可以扮演怎样的角色,这样的问题对于我,一个为成为亚洲问题专家而钻研多年,致力于了解亚洲、为亚洲的明天做出切实贡献的美国人而言,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当然,美国人以及美国的机构组织为改善朝鲜半岛人民生活而努力付出的事例历历在目,但美国仍有许多不甚友好的活动让人无法释怀。

美国正走在极端孤立主义的回头路上,其主流媒体充斥着种族主义话语与反亚洲言论。非但如此,美国还屡次将对韩销售武器作为向该国履行承诺的前提条件,且大肆渲染中国威胁论与朝鲜威胁论。因此美国目前所面临的最大危机,是其所有的义举都会被反美浪潮所淹没,而且许多人对美国的反感并非毫无道理。目前巨浪的潮头已经袭来。

然而我们绝不可以靠高举美国大旗、强词夺理来应对,否则我们不仅无法在东亚发挥任何积极作用,更将在世界范围内一筹莫展。我们唯一的选择,是谴责美国极具种族主义色彩和破坏性的举动,指斥美国对东亚政策的腐败和堕落,同时以全新视角展望美国对亚洲、对整个世界应当发挥的作用,彻底摒除煽动冲突、竞争、霸凌与消费的危险痼疾。我们可以,也必须以合作、共存、气候科学和文化交流为基石,构想未来。

让我们回顾一下1950年6月25日朝鲜人民志愿军经开城向首尔进发、经春川攻至洪川、经江陵开往浦项的时刻。整个朝鲜半岛发生了本质上的巨变;家人无法团聚,数以百万计的人们在这场历史上平民死亡率最高的战争中丧生;一切都无法回归正常。此刻,在等待生活恢复如常,等待能像以往一样工作、出行之时,我总会不禁联想到七十年前朝鲜半岛所经历的可怕变故。

朝韩两国的龃龉摩擦由来已久。1948年4月3日,在济州岛民众为反对李承晚政府而举行的抗争中,数万人失去了生命。该事件无异于一场战争。早在朝鲜战争爆发之前,平壤的基督教团体与社会主义组织之间的对抗也导致了灾难性的悲惨后果。朝韩冲突是反殖民主义和反帝国主义斗争的延续,而这样的斗争也曾在中国、越南甚至日本以更为公开的方式进行了几十年之久。

其实早在1950年6月25日之前,亚洲地区政治文化斗争的本质便已开始发生变化。1948年中国经济的崩盘与国民党的溃败导致了其政治格局的转型。1949年10月3日毛泽东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宣言》之后,美国在国内党派的推动下同反法西斯盟友苏联渐行渐远,也不再刻意避免与中国共产党为敌。美国亲商团体上下奔走,想促使美国与大英帝国建立紧密联系,接过原本以英国为主导、当时业已衰败的全球体系,借此攫取权力与经济利益。一场反对法西斯主义、人种优化主义和种族主义的斗争埋葬在愤世嫉俗的、以“谁让美国失去了中国”为主要论调的运动当中。这场运动的宗旨是消除各种政治、经济方面复杂的可能性,让美国成为全球反共活动的基地。最后华盛顿做出了悲剧性的选择。

做为一个国际性组织,联合国未能充分认识其弘扬国际主义的神圣使命;招致险恶、另类的全球主义的大门由此而开,美国也因此陷入了危险的境地。非但如此。由金九领导的上海大韩民国临时政府、以及亚洲其他韩国团体所提出的建立一个文化开明、政治开放、不受殖民主义枷锁束缚、独立统一的韩国的梦想也被搁置一旁。美国寻求理性、合作的声音均被压制所谓政治“左翼”言论的运动扼杀殆尽。

美国参议院内部安全小组委员会于1950年成立,以荡清美国国内为追求和平而力图与中国共产党合作的有识之士为己任。当时最骇人听闻的,便是当局对优秀汉学家欧文·拉蒂摩尔的迫害;而拉蒂摩尔有此遭遇,只因为他在努力调查真相。这场运动令多边合作的可能性化作泡影,也永久改变了美国在朝鲜半岛乃至东亚地区所扮演的角色。于是曾由许多美国仁人志士大力支持的反法西斯主义、反殖民主义与反种族主义的斗争被彻底葬送。

如今,七十年后,我们又身处何种境遇?美国仍在韩国驻扎有多支军队,朝鲜半岛依然处于分裂状态之中。华盛顿与首尔的政治机构都认为,美国军队必须常驻韩国。至于驻韩美军何时回国,朝鲜半岛何时统一,根本无人构想。

关于美国在海外驻军长达七十年一事,美国宪法中并没有相关规定。唐纳德·特朗普总统表示,除非韩国掏出大笔资金,否则美国将撤回驻韩军队——说这番话时,他代表的是想对韩国人进一步压榨盘剥的、愤世嫉俗的利益集团,然而一个深刻的真相也呼之欲出:美国绝不该在韩国驻扎军队;军事联盟关系需要以战争状态来维系,不可依靠它来巩固两国之间的纽带。国与国之间交往的真正主旨,应当是增强教育、科学、文化合作,以及增进对当前时代真正危机及其应对之法的了解。

今天,做为美国总统大选独立参选人,我想就美韩邦交提出愿景,展望两国关系从今时今日,从朝鲜战争爆发七十周年纪念日起将达到何种深度。

我们将鼓励韩美两国民众竭诚合作,共同面对二十一世纪真正的安全挑战。朝鲜开发核武这一问题并非我们要解决的当务之急;除非美国严格遵守《核不扩散条约》的各项原则,制定计划,迅速销毁境内尚存的所有危险核武,否则笼罩在朝鲜半岛上空的阴云将永无散去之日。

美国人民在朝鲜半岛上的合作伙伴并不仅限于韩国民众。事实上,美国人应当同所有智勇双全、热爱和平的人士合作,为朝鲜半岛光明的未来而奋斗,不论他们是在韩国、朝鲜、中国、日本、俄罗斯,还是在美国。

安全保障将是此项事业的关键一环,但我们必须重新定义“安全”一词。

在天启四骑士现身之际,世界各国都必须予以应对,重视安保问题。应对之策应当与20世纪30、40年代的反法西斯斗争殊途同归,而不能使50年代朝鲜半岛分裂的悲剧重演。这种可悲的分裂状态必须立即终止,韩朝必须马上破镜重圆,就在今天!

那么,我所说的“天启四骑士”究竟是何身份?鉴于当下种种,“天启”一词绝非夸张之语,也不再归原教旨主义者所专属。“哈利路亚,我相信!”

第一名骑士是气候环境的崩溃、海洋的衰亡、沙漠的蔓延以及生物多样性遭到的残酷破坏——邀请它降世的,是人类对消费和经济增长的盲目追求。

第二名骑士是贫富差距的不断拉大。巨量财富迅速流向少数富豪手中,而他们此刻正在谋划通过超级计算机网络来彻底控制金融系统与货币,为牟取利益、为取乐而创造无需人工的经济体系。

第三名天启骑士是技术的更新换代。技术飞速发展,使人类成为了消极被动的动物,失去了所有能动能力,无法开展有意义的政治活动。人工智能和自动化的普及令这一退化过程更为迅速,而其背后的目的是让少数人进一步获利,同时通过宣扬消费文化来愚化民众。

第四名骑士是国民经济的极端军事化。这一过程一般会避开民众的视线,但不加节制的全球性军备竞赛已经因其而在陆地、海洋、甚至太空领域开启,很可能会招致全人类的末日。

众多危机愈演愈烈,全世界都必须予以关注,设法为我们的子孙后代创造可以持续的未来——这也是美、朝、韩开展合作的中心原则。更直白地讲,倘若同韩朝的某项合作无法迅速、切实地解决上述问题,或者与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没有直接关联,那么这项合作就应当终止。我们没有多余的资金、人力和时间来从事与拯救人类这一首要使命无关的事情。

最后,朝鲜半岛的统一会为我们带来五百年一遇的重大机遇,让当地民众为建立一个全新的国家奠定下基础。这个国家不仅会让其百姓欢欣鼓舞,更能给全体地球公民以崭新的希望。

韩朝民众可以大规模建立全新体制——这一点其他国家无法轻易做到,因为朝鲜半岛正在经历全面转型。他们可以叫停矿物燃料的使用,创造以民为本,而非以国际投资银行为本的金融系统,诚实、勇敢地践行国际主义,与他国人民开展真正意义上的国际合作。

朝鲜人民节俭低调的生活并非一定要被盲目消费或草率的经济发展所代替。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朝鲜完全可以成为一个彻底摆脱矿物燃料的国家,完全有底气不去开采埋藏在森林与土地下方的矿物与煤炭,避免它们被跨国企业染指——人和生态环境远远比金钱珍贵。

这种重视可持续发展、人本主义以及道德哲学的传统在朝鲜半岛拥有悠久的历史。我曾偶然了解过韩语中的“弘益”(广泛施善,让社会大众受益)、“书生”(致力于实现社会公平的优秀学者)等概念。这些理念将帮助韩朝民众团结起来,共同为实现朝鲜半岛的统一而奋斗。这一伟大目标根本无法通过投资银行或者主权财富基金来实现。

美国人民——或者更确切地说,身在美国、热爱和平与自由、反对极权主义、有志阻止我们的生态环境毁于一旦的人们,必须像我们在20世纪30、40年代做过的那样,与世界人民一起群策群力、风雨同舟。我们即将面对一场苦战,但这场战斗能够鼓舞人心,以追求真理为宗旨,以科学的政策方针为基石,可以让美国的国际主义优良传统重新焕发光辉——自那段黑暗时期以来,它已经被尘封得太久太久。

这就意味着拆除隔离区,意味着向立志解决真正安全问题的人们伸出手去,意味着为朝鲜半岛,为东北亚,为世界开启全新的未来。

唐纳德·特朗普的花言巧语,尤其是他那句极具种族主义色彩的口号——“让美国再度伟大”,我无法苟同。然而我可以说,在全体韩朝民众、东北亚人民以及宝贵地球所有居民的帮助下,我们完全可以通力合作,为灰心失意、深受压迫的人们带去希望。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迈出让美国走上复兴之路的第一步。

贝一明

美国总统大选

独立参选人

2020年6月24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