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2021:拜登时代 美中关系如何走?” 贝一明 采访

侨报网

2020年 12月 31日

“展望2021:拜登时代 美中关系如何走?”

贝一明 采访

经历新冠肺炎疫情危机的2020年,2021中美关系走势仍为全球热点议题之一。侨报记者专访美国亚洲研究所所长贝一明(EmanuelPastreich),解读两国关系最新情况,展望新的一年两国在政治和外交,经济和贸易、文化交流以及应对全球危机四方面的发展趋势。

侨报记者:在特朗普政府即将卸任之际,您如何评价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特朗普政府对华战略将如何影响新一届政府的行动?

贝一明: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政策是目光短浅的,是不必要的对抗。特朗普还依赖一些持极端观点的人提供建议,这些人希望将全球经济和美国经济的矛盾归咎于中国,比如史蒂夫·班农(SteveBannon)和彼得·纳瓦罗(PeterNavarro)。

我个人并不责怪特朗普。这种将美国制定的政策归咎于中国,并忽视跨国公司如何剥削美国和中国的工人的倾向,是美国政治的一种趋势,随着其政治话语质量的下降,这种趋势变得更加糟糕。

侨报记者:拜登政府就职后,美国的对华政策将如何发展?您期待在政策上会有什么差异或调整?

贝一明: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在拜登政府领导下,我们将拥有更多的专业声音,并填补在特朗普领导下空缺的与中国有关的政府职位,这将在许多方面改善两国关系。拜登曾试图从右派攻击特朗普,暗示特朗普和中国走得太近。这种愤世嫉俗的政治手段表明,即使极端的思想家不再访问白宫,谴责中国的大趋势仍将继续。

侨报记者:您如何看待美中关系的现状?您认为在拜登政府的领导下会有所缓解或改善吗?

贝一明:美中关系越来越不是由这些国家的公民或这些国家的政府决定,而是由全球投资银行决定的。他们对利润的残酷追求损害了美国和中国的工人,他们希望美国人和中国人互相生气,而不是着眼于经济体系中的问题。

这种情况很危险,孤立主义者试图切断一切文化和教育联系的行为令人担忧。最好是减少破坏性的贸易,而增加教育、文学、艺术、哲学和国际关系等方面的交流。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拜登政府表现出任何愿景或领导迹象,尽管这当然是有可能的。我担心政府仍将成为游说者、企业智库和投资银行的囚徒,并且没有能力做必要的事情,即增进两国公民和公民社会之间的深刻联系。

经济和贸易

侨报记者:从经济角度看,美中之间的贸易摩擦是否会导致国家之间的经济脱钩?如果我们看到真正的经济脱钩,这将可能产生什么影响?这两个经济大国之间的经济和贸易交流是否真正脱钩?

贝一明:我并不擅长谈论贸易问题,因为我是一个国际主义者,而不是一个全球主义者。我认为,美中两国必须在各个层面共同努力,为人类创造一个健康的文明,去应对气候变化和财富积累,并为我们地球的未来创造一个典范。我不认为增加贸易是当务之急,我认为中国应提高其在农业上的独立性,美国也应增加国内制造业,但只能扩大由公民经营的地方制造业,而不是由公司控制的制造业。因此,我们需要多一些健康的合作,少一些不健康的勾结。

我并不认为所有领域的脱钩都对中国不利。至于完全脱钩,我确实认为有可能再次将贸易降至最低水平,就像上世纪60年代那样,但可能性不大。国际贸易、技术整合,并不是一个由自然决定的自然过程。这是一个政治过程,必须始终对其进行仔细评估,以确保它是健康和可持续的。

侨报记者:今年年初,美中签署了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拜登政府上台后,该协议未来将如何发展?

贝一明:很难知道拜登政府将会做的与特朗普政府做的有何不同。然而,他们很可能会遵循贸易和安全政策的大多数一般趋势,但会避免过度耸人听闻的言辞。措辞会更友好。政策将基本不变。问题的一部分将是拜登政府是否能够重启政府——启用政府中有能力承担复杂任务的人——而不是把一切都外包给咨询公司。对于他们能否做到这一点,我并不是很乐观,因此两国关系将受到限制。

侨报记者:2021年美中两国在经贸方面有哪些可能性的合作和潜在的共同利益?

贝一明:我不确定会发生什么,但是我肯定希望两国将重点放在关注气候变化和经济以及财富的集中。这两个矛盾已达到了严重的危机程度,但政府之间的会议甚至没有讨论过这些问题。

文化交流

侨报记者:美中两国是否有机会保持或加强教育和研究方面的交流?

贝一明:世界与美国之间在教育和科研方面的密切合作极其重要,这是建立紧密联系的最好方式。可悲的是,教育和科研如今已经牺牲为反华政治的一部分,这种政治将现实中的经济问题归咎于想象中的“中国威胁”,这是关于种族和文化(而非经济和政治)的本质主义论。我不确定在拜登政府的领导下会怎样发展。

侨报记者:中国赴美留学人数去年降至最低点。您预计明年对中国学生和学者的签证政策是否会有所调整?

贝一明:当务之急是要增加在美的中国学者和学生数量,同时增加在 华工 作的美国学者和学生数量。我认为拜登政府对这种变化的态度会更加开放。但我不确定他们是否有足够的勇气阻止对中国和全世界的“新冠肺炎”限制措施。我很担心,他们现在采取的隔离措施比特朗普政府更加严格。

侨报记者:您认为美中两国大学和学术机构应如何加强和改进各自的研究和教育交流方式?

贝一明:加强美中两国在教育和科研方面合作的举措有很多,我不想一一列举。我只想说,首先,不要再把教育和科研当成一笔生意。教育不是为了挣钱,而是为了把两国最优秀、最聪明的人聚集在一起,为我们现在所面临的可怕威胁提出解决方案。美中两国应携手共建一个更美好的世界,而不是为了挣钱。如果技术有助于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那么我们应该推动技术进步。如果技术会破坏环境,那么我们必须摒弃它。我们需要有职业操守的美中专家联手,共同做出这些艰难的决策。

应对全球危机

侨报记者:美中两国之间会在哪些方面携手共同应对全球公共危机,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

贝一明:围绕新冠肺炎疫情的恐惧和恐慌是我们今天面临的最大威胁。科学和长期的计划已经被抛到了一边。我们受到美国有关新冠肺炎疫情的可怕报告的影响,这些报告并没有科学依据。我希望美中两国能够重新回到起点,共同就新冠肺炎疫情等疾病开展真正的科学研究,客观地表明这是否是一种严重的威胁并且采取什么应对措施是恰当的。这种对新冠肺炎疫情目光短浅地关注导致对其他更重要领域的忽视,这场危机必须立即得到纠正。我希望中国能发挥领导作用。

侨报记者:我们能预期北京和华盛顿之间在解决“疫情”问题上的摩擦会有所改善?您对两国在应对这一大流行病以及未来的大流行病方面开展新的合作有何建议?

贝一明:疫情被非理性地用来制造摩擦,破坏两国之间的一切往来和交流。那些说这种疾病并不那么严重的美国专家同时试图将这种疾病归咎于中国。

只有一种解决方案,回归基础,并由中国和美国(及其他国家)的科学家们客观、科学地开展调查,致力于寻找真相,这不包括与制药公司、投资银行和散布恐慌的腐败企业媒体有关的任何人。一旦有了这样一个由真正的科学家组成的团队,我们才将看到一些真正的进展。

侨报记者:新冠肺炎疫情被认为是拜登政府在美中两国之间可能进行更紧密合作的领域。您是否看到(两国)全面合作的潜力,还是您认为政治和情绪会限制这种潜力?您对美中之间疫苗合作的可能性有何看法?

贝一明:我希望新冠肺炎疫情是美中之间科学合作的重点。我希望这种合作是科学的,而不是为了利益或政治利益。同样,此类研究也不应仅限于新冠肺炎,研究应扩展到所有领域,让我们能够以科学的方式评估什么是真正的威胁。如果美中研究小组的科学家们认定新冠肺炎不是那么严重的威胁,那么我们应该关注其他真正的威胁。

关于疫苗的开发,我们今天面临着巨大的危机。跨国公司正在推进他们的大规模疫苗接种计划,尽管人们对这种疫苗将如何用于人们尚未完全了解的疾病存有极大疑惑。大多数科学家都表示“等待”。如果我们不停下来,并回归到科学中,我们将损害公民对政府的信任,并使今后所有全球合作都变得困难。因此,美中医药合作必须是科学和透明的。(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