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国企业对地球公民发起的战争

跨国企业对地球公民发起的战争

贝一明(Emanuel Pastreich)

2021年 3月 31日

美国各大企业、跨国投资银行以及它们背后的超级富豪已经于今年将一场战争推入最后阶段。这是一场以极少数之力对抗绝大多数人的无情之战。

尽管他们收买了媒体中的傀儡,大肆营造乐观气氛,以显示当前的严峻形势有法可解,但是他们知道,木已成舟,自己必须采取策略,分散人们的注意力,分化民众,阻碍大众开展理性思考,同时进行公然恐吓与贿赂,慢慢地、系统性地压制并奴役地球上99.98%的人口。他们已然从超级计算机的推算结果知晓,倘若上述计划落空,自己将会有何下场。至于灾难性气候变化与生物多样性的丧失将导致他们无法长期垄断财富与资源,这一点他们也心知肚明。

他们贪得无厌、不择手段。

他们借以对地球公民开战的工具,是技术、宣传与虚假信息;他们对展现出领导才华的人发起威胁,对能够出现在媒体中、代表保守与进步势力的领导人进行大规模贿赂。

在推行其策略的过程中,他们还深入了解了大脑的弱点并将以利用,同时人类倾向于根据集体情绪而非逻辑判断真伪这一特点也让他们有机可乘。换而言之,他们正在暗中斥巨资系统性地制造社会压力,让大家谨小慎微、规行矩步。

不采用上述策略,超级富豪便无法操控整个世界。

美国各大企业、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国防部(这些政府部门的作用是掩护真正需要利用下述研究结果的实体)已开展广泛研究,以了解如何在民众无知无觉的情况下操控他们,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劝诱他们允许乃至协助有关方面剥夺自己的权利,而美国人民甚至对这场无声无形的接管行动毫无察觉。

类似的一幕也曾上演,但从未达到全球性规模。超级计算机的新发展以及金融全球一体化和金融管制的放松使得上述规划的大规模推行成为了可能。

我们最好将近期发生的一切视作一场运动的最后加速阶段——美国企业贿赂、游说政府与学术圈中的权威人士,让他们为私有化、商业化与自动化“站台”;这意味着一小撮人便可完全掌控全体人类体验的方方面面,而绝大多数人却无法想象自己正在经历怎样的遭遇。虽说我们现在并未沦落至此,但埃隆·马斯克、比尔·盖茨等看到超级计算机推算结果的人相信,这一天迟早会到来。

美国的超级富豪同时也在“明智地”出资培养虚有其表的活动家,以及完全“无害”、自我感觉良好却无甚作为的非政府组织。相关“运动”可以出现在由企业财团控制的媒体上;这些所谓的活动家假装针对各大企业采取行动,实际里却在有意阻碍民众组织在一起;他们只知道索取赞助金,要求参与抗议活动,同时并不允许人们组建自己的团体、实现经济与意识形态独立。美国媒体和政治被金融势力操控,上述非政府组织却对这一现象避而不谈——尽管该现象是美国当前政治问题的主要原因。

倘若我们坐视不理,几年后,美国跨国企业便会完完全全地操控我们的生活,事无巨细,无一遗漏。

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美国推行“疫苗注射令”,其目的是驯化政府官员、医生、记者和媒体人士,使他们习惯于遵循毫无道理、来自上层的指令。美国中央情报局已通过各种旨在探明人类精神弱点的残酷实验对这一“软化”过程进行精确校准;该过程一旦完成,他们便可颁布更为苛刻野蛮的规则。

美国发布口罩令,是发动这场大规模精神战争的第一步。该过程实质上是一种慢慢进行的——用术语来讲——精神摧残。

被世界经济论坛描绘为“大重启”的治理与经济体系巨变并非秘密,读过《大重启》(The Great Reset)一书的人都能够大致推测出他们将要采取的行动。

美国民众将被洗脑,相信自己正在一个运转良好的国家中工作生活,高层政坛人士会代表他们的利益。然而超级富豪视国家及人民为草芥,只会利用政客来躲避人们的视线。每一次的政客落马事件,其目的都是让人们不去注意富豪们的疯狂掠夺;一发生少数族裔遇袭事件,人们便会去关注种族身份问题,从而忽略财富的大规模集中。

我们正愈发地屈从于为所欲为的跨国企业的意志;由这些企业控制的美国媒体正在有意地让我们变得被动消极、唯命是从、无力反抗。

超级富豪们所仰仗的两种精神操控方法可回溯至20世纪30年代及其之前的时期,但它们在近期研究中得到了完善。

第一种方法是让媒体以耸人听闻的非科学方式报道创伤性事件,以让大众陷入震惊、迷失与困惑。911事件、新冠危机和华盛顿“武装叛乱”事件都已被用来培养民众的被动顺从人格,让他们接受深刻的制度改变——只有通过此方法,超级富豪的阴谋才可得逞。

作家娜奥米·克莱恩Naomi Klein称该方法为“休克法” Shock doctrine。她尽管不愿意深究其对国家政策的渗透程度,却还是准确地寻找到了它的源头:为了探寻人类精神极限的一系列残酷实验。

创伤性事件会影响人脑中负责反应与情感的部分——杏仁核,激起“斗/逃”心理反应,压制在正常情况下会对外部事件作出理性、完善反应的前额叶皮层。在被人精心营造出的恐慌环境下,我们这些社会个体与群体并不知道自己的杏仁核已取代前额叶皮层作出一条条决定,因此无法构建组织,甚至无法设想如何应对真正的危机,只顾关注被商业媒体大肆炒作的伊斯兰恐怖主义(如911事件)种“威胁”。

第二种方法是利用广告宣传、各种图片、影视剧、新闻报道甚至商品包装持续、反复地向民众展示某些主题和影像,令个体以及群体大脑进入催眠状态。

枯燥无趣的影像和极具吸引力的内容会交替对大脑负责产生食欲、性欲等欲望的快感中枢产生间接与直接的刺激。

推销商品并非发布美食与低级情色广告的唯一乃至主要目标。他们的意图是让人们陷入消极状态。

美国中央情报局的解释如下:

“大致说来,催眠是这样一种技术:设法隔离左脑的刺激筛选功能之后,令刺激可以直接到达右脑的感觉运动皮层、快感中枢和负责处理基本情感的部分。右脑不具备批判性、选择性与语言思维能力,且会被形式所左右,倾向于全盘接受左脑传递的信息。因此倘若能够让左脑产生疲劳,或进入催眠、半催眠状态,包括催眠暗示在内的外界刺激便可畅通无阻地进入右脑,被完全接受,直接产生影响。”

(信息自由法案文件“大脑门户流程之分析与评估”,1983年6月9日,美国陆军情报与安全司令部)

CIA-RDP96-00788R001700210016-5

这场旨在令地球公民陷入被动消极、对权威人士言听计从的催眠运动,其规模之大简直前所未有。在幕后黑手经过复杂算法的秘密推算之后,上述过程正在经年累月地渐渐推进。

该策略的关键要素之一,便是让社会个体彼此隔离,只能通过由美国跨国企业控制的社交媒体交流;同时要保证他们能够接触到、参与的组织无能低效、有名无实,无法带领他们进入决策流程、引发社会变革。美国政府下隔离封锁令、让人们保持社交距离、宣扬自恋的消费文化便是这一过程的重要环节。

其结果是美国公民以及全世界的人民都在沦为跨国企业产品的消费者,甚至无法想象世界在这场“大重启”中发生了怎样的巨变。

在上述影响之下,人们正在变得颓丧消沉,萎靡不振,这样超级富豪们便可快速完全掌控国家治理、金融货币体系、媒体发布等体系以及本应根据科学依据发表权威观点的科研院校、生产食物的农场和食品分销系统、供水和灌溉系统,乃至人类体验的各方各面。

在从麻木中清醒过来之后——倘若我们能够醒来,我们便会发现自己生活的各个环节都处在让人无法认知、无法挑战、毫不负责的势力的控制之下,而且这股势力还在渐渐地、有条不紊地强化手段,让我们沦为奴隶;如有必要,哪怕使我们万劫不复,他们也在所不惜。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