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共产党是我们美国的威胁吗?

国共产党是我们美国的威胁吗?

中国共产党是我们美国的威胁吗?

贝一明

Emanuel Pastreich

对于非主流媒体,尤其是自称为“保守派”的非主流媒体而言,发布关于新冠“疫苗”如何被用于摧毁人口的详细数据(此类数据通常十分精确)、以及有关跨国企业如何打着联合国和世卫组织的旗号开展大规模骗局的深刻洞见已然成为常态。然而它们的博文总会把上述问题的最终责任归咎于中国共产党。

它们做出的结论一般是美国正在遭受中共的冲击,且称与之共谋的民主党在进行叛国活动,是“左翼分子”。

对于中共在美国及全球范围内行动的担忧并非全无依据。中国的确有势力强大的商业集团和超级富豪在利用共产党的权力谋利。然而,与此同时,某些方面以简单、原始的方式将美国境内的企业界法西斯所犯下的罪行推到了在中国共产党的身上,让国内真正的罪恶之源隐于公众的视线之外,这表明我们面对的是一场经过精心组织策划的造谣活动,其资助方很可能是高盛、贝莱德和摩根士丹利的金融精英。

他们之所以要不断地抨击中国共产党,是为了误导我们,让我们无暇去辨别国内的敌人。正是微软、可口可乐、脸书、甲骨文、沃尔玛和亚马逊等人人所熟知的品牌肆无忌惮地插手制定了美国国内的各种罪恶政策,让这个国家沦为了集中营——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死亡集中营便是美国的最终归宿。

这些企业都是超级富豪手中的玩具,他们的秘密交易对象有时是彼此,有时是中国的商业精英。

简而言之,这是一场以中国共产党为靶子的心理战,其目标是让民众在最后一刻才能认识到有人在美国国内践行法西斯主义这一残酷现实,掩盖社会阶级矛盾愈演愈烈这一真相。

超级富豪们对“中国威胁论”大肆炒作,正是为了迷惑、误导我们,怂恿我们一心一意地对拥“异族文明”的外国人冷嘲热讽,从而无法理解富豪们为摧毁大众正常生活而策划的阴谋。

关于企业利益集团于美国、中国、俄罗斯、以色列、土耳其、德国、日本和其他大国境内进行的政治活动的绝大多数资料都处于保密状态,普通民众根本无法获知。我们首先必须明白自己有多么短见薄识。

但是,人们倘若只关注中共的举动,就势必不会严肃质问哥伦比亚特区内除中国之外还有哪些重要的国外势力。此外,美国民众仍然将脸书、亚马逊和微软视为“美国”企业,即使这些罪恶的组织意欲让美国四分五裂。

大多数就地缘政治大谈特谈的博主都不过是在为博人眼球而编造耸人听闻的故事。他们甚至从未提及这一可能性:为了阻挠普通民众开展实质性对话,为了渔利,中美两国的精英共捏造了一场冷战。

这并非他们的无心之失。对于这些自诩为专家的人而言,阶级问题是不可触及的禁区。

中国共产党是一个规模庞大的组织,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在理论上代表中国人民。

此前中共的内部管理相当严格,但二十年以来,其规章制度渐渐放松,其大部分机构的运行机制已同狮子会极为相似。某些党员编织起实力强大的关系网,为亲友谋求利益,全然忘记了自己的公职所在。

在中国人民眼中这已不是秘密,中国也需要进行改革,需要严肃以待,付出努力。

中共内部也有某些党员愿意同工人阶级站在一起,希望恢复四十年代、五十年代的精神,不与跨国银行同流合污的派系。他们的力量正在壮大。

反观美国的民主、共和两党——它们兀自在私底下制订国家政策,可美国宪法并没有赋予它们这样的权力,它们也并不对政府负责。由此看来,它们远远逊于中共。

主流媒体与所谓的“保守派”博主抹黑中共,粉饰美国的制度性腐败,其目的在于:

1)以一种狡猾的方式将美国在人民自由与经济方面遭受的人为破坏归咎于“共产主义”和“左翼思想”,使人民无暇关注企业法西斯主义这一美国金融业产物。

有意将“企业法西斯主义”贴上“共产主义”的标签,将美国CEO们的邪恶计划统统推给属于“异族文明”的中共,完全是由美国精英阶层精心编制的心理战策略。这些人打算重新掀起“黄祸论”浪潮——这一极端民族主义理论曾在十九世纪被作为政治控制的工具大行其道。

2)将无所忌惮的国内势力犯下的种种罪行投射到中国身上,让华盛顿脱身,把一个处于异国的神秘政党放在舞台的中央,转移人们的视线,使他们无视近在身边的罪恶。亚马逊、脸书、美国银行、可口可乐、沃尔玛、微软等大家耳熟能详的品牌可以在暗地里为所欲为,而美国人民却在唆使之下,为了应对所谓的“中国威胁”,将这些危险的跨国实体当作本国企业来拥护。

但这些跨国企业同中共一样,也不能在国会中作证、进行游说。它们的任务是为超级富豪,为对所有国家、对其全球股东一无所知的人提供利润。

3) 对中共的妖魔化得到了军工联合组织的支持,因为编造中美未来必有一战、美国的生存受到了巨大威胁等谎言是在美国构建战时经济体系的关键环节。

由于政府对金融界的管制彻底放松,美国的经济陷入了混乱,因此采用战时经济体系愈发被人们视为救国之举。保证战时经济体系得以通过五角大楼运行可以让获得厚利的跨国公司高枕无忧。

此外,这样一种环境借助美国司法、立法和行政机关的腐败而滋生:军队因其是政府唯一一个仍在部分运作的单位,其作用愈发地重要。

4)要掀起“新冷战”的热潮,确保中美两国的公众无法共同讨论、无法结成联盟,两国的知识阶层无法彼此交流至关重要。

倘若沟通渠道畅通,公众或许即可明白那些跨国企业是如何在破坏两国经济的同时离间中美两国的工人的。

5)保守派非主流媒体对中共和民主党“左翼分子”的抨击将“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和“左翼思想”等名词污名化,误导公众,让人们错误地将它们与企业法西斯行径所导致的社会与经济后果联系在了一起。

在这场将“社会主义”与中国文化之威胁牵扯在一起的反左翼浪潮中,美国共产党如何领导民众捍卫人权、左翼分子怎样为工人阶级今天所享受的权利而斗争等话题都已被人为地屏蔽了。

6)如果他们意欲筛找出对强制抗疫令持有异议的人,逼迫美国人民选择反左翼、反华乃至反亚意识形态或许是最为阴险的手段。

出现在媒体中的左翼人士都是新冠疫苗的支持者,而我们能见到的疫苗反对者也都是唐纳德·特朗普的拥趸。这种政治格局造就了这样一种可能:进步派均无所顾忌地无视新冠疫苗显而易见的危险性。

7)暗中将一切都推到“不择手段”的中共身上是一种狡猾的手段,其目的是避免人们对美国的富翁身家几何、美国的财富属于何人,以及财富高度集中对普通民众意味着什么等问题开展严肃调查。

如果民众了解到这些亿万富豪的巨额财富并非借助创新和想象力,而是通过偷窃属于国民的美联储、制造令民众苦不堪言的通胀而来,他们一定会呼吁将这些富豪绳之以法。

而普通民众对中共并不了解。因此将所有问题含糊其辞地归咎于中共便可误导大众,避免他们去讨论上述问题。

的确有事例证明,某些中共党员贪污腐败、以权谋私。然而将中共妖魔化的终极目的显然不是削弱外国势力对华盛顿的影响(当然,近日来这种不良影响正在与日俱增),而是寻得某种曲解美国社会道德严重败坏之原因的便捷方式。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