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振“摇摇欲坠”的美元

提振“摇摇欲坠”的美元

钱,并不神秘

第二部分

贝一明(Emanuel Pastreich)

2022年9月6日

美国联邦政府于1972年拆下了所有幌子,挑明货币不再由美联储储备的黄金或任何实物支持。美元变为了一种法定货币,不与国家威望以外的任何东西挂钩。从那致命的一天起,各种幕后势力便开始为维持美元的价值而绞尽脑汁。

美元的合法性与美国这一国家的合法性与各方面实力息息相关——美国是文化、教育、科学、技术方面的强国;很可悲,它也是军事强国。上述做法在20世纪90年代之前起到了某些积极作用,但天使之堕落在所难免。

美国如今腐败横生、逐渐没落,其他在二战中遭受重创的国家又以不可阻挡之势日益崛起,因此美国的价值一落千丈,金融势力也开始为使美元保值而不择手段。

有人发起了旨在破坏俄罗斯、中国、德国、日本等国威信的秘密行动。也许华尔街认为此计甚妙,但其结果,是催生出一个赢者通吃的全球经济体系。这样的手段最终会被用来对付美国人自己,以保证他们在美元崩溃时仍深陷美元经济而无法自拔。

美国已陷入一种恶性文化。财富与实力的衰落意味着创新被史蒂夫·乔布斯、比尔·盖茨等自负之人所扼杀;他们假扮为窃得之物的发明者,同时还在几家早已瘫痪的机构中接受着供奉。

在美国,文学和艺术作品,以及电影与音乐的质量已大不如前。大学也不再追求真理、钻研科学;它们的负责人都与私人股本公司和亿万富翁慈善家们沆瀣一气,利用营销手段而非教育水平来提升自己的国际地位。

如今利用文化来支撑美元价值这一策略已不再奏效。

还有人将美元的价值与石油的销售挂钩——在我们这个过度工业化的社会,石油是不可或缺之物。

美国用自己的外交、金融和军事力量来确保石油交易只以美元计价,以此来为这一法定货币建构明晰的价值——石油几乎同黄金一样,为美元提供了强力支撑。

然而此种增值手段背后的代价也甚是骇人。

许多国家看到了以本国货币进行石油结算的价值所在,都意欲效仿。美国必须对这些国家予以渗透、破坏、恐吓或者收买,有时还必须发起进攻、煽动颠覆。近几个月以来,这一过程已达到高潮,预示世界大战将是这场美元拯救之役的最终结果。

如诸位所见,为了保证石油美元体系能够正常运转,美国必须控制中东地区,蛮横干预世界其他国家的政治。支撑美元的成本极为高昂,美国已经一点一点地堕落得面目全非。

通过战争争夺石油和其他自然资源取代保卫和平,成为了美国外交政策的重中之重。其结果是,军国主义深深扎根于经济,扎根于这个国家的民族精神之中。合作与和解已经没有容身之地。美元面对的所有威胁都必须予以强力铲除。

与此同时,他们还要向美国乃至整个世界的各个阶层推广石油的使用以及以消耗石油为主要内容的消费者文化。汽车受到了推崇,城市规划以把汽车变成必需品为宗旨,工业化农场遍洒石油为原料的化肥和杀虫剂。石油公司和汽车制造厂家势焰熏天,因为正是在它们的协助之下,美元的价值得到了支撑,石油也被强推给了普通民众。

提振美元的另一手段,是促进全球自由贸易。在该体系之中,本可由街坊四邻自行产出的东西却要由货轮绕过半个地球、耗费大量燃料之后送到诸位面前,以保证诸位盘中、桌上、乃至身上之物都要经过物流垄断大亨之手,让其有利可图。

这样的全球“自由”贸易破坏了地方经济,使民众对沃尔玛、亚马逊等唯利是图、对地方经济无所助益的跨国企业依赖至深。

在这一封闭的、与“自由”毫无关系的交易系统中,美元处于中心地位。

虽然美元被以美国人的名义推广开来,美国的普通民众却陷入了穷困潦倒的境地。我们的共和国摇身一变,成为了要求一切商品的买卖都以美元结算的无情帝国。

20世纪90年代,随着美国其他方面势力的衰退,其恶性军事经济也在支撑美元的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要是有国家不承认美元的全球货币地位,它们就要面临入侵或者制裁。

军事装备成为了一种“元通货”。许多国家被迫花费数十亿美元,购入物非所值、在大多数情况之下毫无用处的军事系统,为提振美元出力。被定义为美国盟友的国家都要以高价购买坦克、无人机和导弹。在此类“商品”中,声名最为狼藉的要数F-35隐形战斗机——每架标价约为8,000万美元,实用功能却寥寥无几。此类设备堪比巨额代币,强迫大量境外资本以国家安全的名义转化成为了美元。

五角大楼掌握了来路不明的数万亿美元,已经成为全球一大洗钱机构。它从包括超级富豪和毒贩在内的所有人手中收取钱款,又借国防预算和面向世界的武器采购让他们得利。

武力威胁当然会令美元这一法定货币更为坚挺,但其代价却是无尽的战争。

强迫民众承担债务是提振美元的另一妙招。这样他们便会纷纷筹集美元,以清偿自己在求生、在满足企业用人标准的过程中欠下的债。

医疗成本飙升,教育也是如此。我们发现,自己只因出生、上学、治病、入土便欠下了数十万美元——更不用说我们也许还会面临更为严峻的挑战。与此同时,银行无休无止地利用自己印制的假币参与投机交易,也推高了住房成本。

大通曼哈顿、高盛、摩根士丹利和黑石集团收买权威人士,让他们在电视节目中,在哈佛大学等高校为社会中的万事万物定价,为解释某种服务为何一定要如此昂贵而煞费苦心。

诸位有多少次听朋友讨论钱的问题,听他们说他们的养老金有多少,房子价值多少,他们为子女的教育付出了多少?钱已经成为了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主要话题,而其幕后推手,正是媒体、娱乐系统和教育体系。至于“我怎样才能成为良善之人”“事实怎样”“正义为何物”“宪法有何论述”等问题,早已从社会话语中消失。

布雷顿森林体系以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为中心,同世界各国的中央银行均存在关联。该体系从一开始便并不完美,近来更是进一步堕落,沦为了虚幻价值的迪士尼乐园。在这一体系中,人的付出只能根据增长、生产、消费、进出口等一刀切的指标来衡量;所有报纸与杂志,不论其偏向法西斯主义者还是社会主义阵营,都将股市、证券市场和其他瞬息万变之物的波动看作人类福祉的决定性因素,各国政府、各个大学以及企业也把经济增长指标奉为圭臬。

在这场可怕的闹剧中,谦逊、敦朴、真诚、纯洁、守礼等人的根本价值充其量不过是有闲阶级在敛得财富之后所培养的兴趣爱好,在更多情况之下,它们都会被视作实现经济增长的阻碍——浪费和纵性才是其推动力。

节俭已成为万恶之首;认为人不必浪费便可过上安闲恬静的健康生活是对野蛮消费主义仪式的亵渎——当初他们捧出它来,就是为了让人们顶礼膜拜。

照顾病中的父母、帮助邻居修理窗户,种植马铃薯,教孩子做光明磊落之人、区分真伪——这些都不利于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不利于诸位在社会上立足。

渐渐地,我们的合作经济沦为了掠夺式经济与寄生经济。

这一过程与令我们心惊胆寒的两大灾难息息相关。

二十年以来,我们历经的两大骗局,一是9·11事件,一是新冠疫情;而他们瞒天过海的唯一方法,便是强迫民众在钱与真相之间作选,让他们无力发声。

真相便是,除了业已破产的金钱观念和贪财之心,亿万富豪们一无所有。

比尔·盖茨大肆收购农田,建筑公司和房地产投机者又在珍贵无比的田地上大兴土木,修建毫无意义的商城、高速公路和摩天大厦——他们之所以能够得逞,都是因为他们在美联储的鹰犬为他们印制出了大量伪币。

土地属于我们大家。那群利用新冠武器和有毒加工食品凌虐我们,通过向我们的河湖中倾倒化学品残害我们的寄生虫本不应拥有立足之地。

解决金钱问题的第一步,是将土地归还给人们,让他们能够自己种粮、自行制造家具,摆脱跨国企业的秘密控制。

同样,我们还可自己谱曲、举办音乐会,拿出自己的艺术作品,推出我们自编的戏剧,从而将宣扬放情纵欲、及时行乐的堕落好莱坞文化拒于门外。

为了满足人为创造的消费需求,人必须不计代价地聚敛财富——只要消解这一观念,许多社会弊病便会不治而愈。现在货币监管机构已经转而同本应得到它们保护的民众为敌。

跨国企业和它们的傀儡因夺取了我们的钱财而兴高采烈。它们对我们说教,就垃圾回收与可持续发展大谈特谈,劝我们勒紧腰带,同时却在不遗余力地确保塑料包装与纸包装系统不受任何威胁——它们建立这些系统的初衷,便是在每一个环节从我们手中榨取利润。

现在我们并非宪法中因使用金钱而同彼此建立起契约关系、享有权利的公民。麦迪逊大道上的广告和各家公共关系公司一直在向我们灌输自我崇拜的错误价值观,因此我们早已沦为只会用金钱来衡量价值的消费者。

在俗丽商品的诱惑之下,我们已从具有责任感的共和国公民沦落为被动消费者;引领我们前进的,不是号角之音,而是鼻环。我们不是自己命运的主人,不是自己灵魂的主宰,只是待人加工、丢弃的商品,恰如被扔在肮脏猴笼之中的布娃娃,只能听任百无聊赖的猴子摆布。

不!我们必须将目光转向即将诞生的崭新国家,转向希望。

我们必须踩碎愤怒的葡萄,放出真理之利剑,让真相如闪电般划空而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