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货币:引领我们沿着享乐之路走向奴隶制之手

数字货币:引领我们沿着享乐之路走向奴隶制之手

钱,并不神秘

第三部分

贝一明 Emanuel Pastreich

在美国,价值观、工艺、艺术、文学——最重要的是,知识探索精神方面的堕落——导致我们面前只剩下了一片废土。在这里,只有金钱才是有知有觉的野兽,喝令所有人对其顶礼膜拜的野兽。

与这种可怕的变化相伴而行的,是经济的空心化。我们的经济重心已从农业转移至制造业。这样的变革发生之前,劳动力、产品、道德与身体健康之间的关系相当明确;而如今,生产活动已与我们的日常生活隔绝,且被全球资本垄断。取代农业经济之地位的,还有由计算机从中协调的消费经济和服务经济,各种在线平台应运而生,而躲在幕后对其加以控制的,是不负责任的跨国技术垄断巨头。

现在,在天使陨落的最后阶段,他们极力怂恿我们为人力被机器人、无人机和AI系统替代而欢呼雀跃、将此视为社会进步的象征。其实在这样的另类经济中,民众并无立足之地;为了养家糊口,我们只能在远离家庭和四邻的地方庸庸碌碌,用赚得的血汗钱购买由跨国企业零售的商品。

家庭农场被工厂化农场所取代,地方制造业被以中国、泰国为源头的进口所替代,地方企业被由私募股权公司所资助的庞大网点、以“效率”“自由贸易”为名义无情地消灭,一家家银行以胜利之姿挺立在美国残留的废墟之上——这一切发生之刻,就是他们再度推行奴隶制、粉碎我们残存的自我之时。只不过,他们还会为新生奴隶制穿上“时尚”“安全”“身份意识”等华丽的外衣。法西斯主义将通过Iphone下载、脸书帖文等形式降临美国。

各家主流媒体不厌其烦地反复宣讲连篇谎话:技术进步带来的,是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从上小学时起,倒霉的学生们便被学校灌输这样的观念:金钱至上,占有新技术和竞争力是拥有光明未来的必要前提。

人类体验的各方各面都已被外包给亚马逊、沃尔玛、谷歌、微软、脸书、迪士尼等跨国企业。它们这些组织像政府一样大权在握,却不必遵守宪法;它们将资产置于海外,而我们却失去了辨识真相的能力。面对正在发生的一切,我们视而不见、麻木不仁。

私人银行在克林顿、布什、特朗普和拜登几位总统的掩护之下操纵着局势。它们带给我们的,的确是一个崭新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经济是否稳健由股市走向来决定,而股市泡沫正在因利用量化宽松举措产出之伪币而实现的股票回购而日益堆高。

出于养老方面的考虑,民众不得不将自己的钱投入这场庞氏骗局。主流媒体诱骗大家相信美联储印出的冒牌货币堪比真金白银,农田、自然资产、高校、研究机构,乃至疾控中心等政府机构真的归国民所有——而实际上,它们都已被超级富豪用出自美联储的伪币买下。

在他们强推给工薪阶层的一应邪恶之物中,以期货、期权、掉期交易等金融衍生品最让人不齿。这些衍生品构成了一个特殊体系,令跨国投资银行可以利用由IT专家炮制出的“米老鼠游戏”享有其不曾拥有之商品所带来的经济利益。来自衍生品的、数以万亿计的利润同现实世界毫无关联,完全是由亿万富豪阶层通过掌握信息凭空创造的。

另一只怪兽是加密电子货币。其他形式的数字货币也在腐臭不堪的贪婪和欺诈之海的底部爬行,寻找着不谙世道之人和十足的傻瓜。上述代币遵循的是现代经济学鼻祖P.T.巴纳姆的基本思想:“每天都有笨蛋降生。”

他们称加密电子货币比行将就木的美元更加稳定,将其推广开来。然而决定比特币和以太坊价值的指标都操纵在对小人亦步亦趋的银行家手中。除非各股幕后势力在9·11金融灾难中飞灰湮灭,否则现状永远不会改变。

最终审判之日并不遥远。我们已有数万亿美元的钱款在质化宽松政策下流入超级富豪的腰包,被他们投入被人操纵的股市与债券市场。当然,2020年新冠危机爆发时政府的荒唐支出也有几万亿美元之多。

至于这笔钱的最终归宿,我们不得而知。

原因何在?因为在过去的二十年中,情报组织(如今已与营利企业相类似)的职能已经大为拓展。它们渐渐与国际投资银行和私募股权公司融为一体,宛若一只紧紧抓住地球、被贪婪和欺诈浸染得墨黑的章鱼。这些组织以前听从高盛集团的指挥,现在唯黑石及其盟友的马首是瞻。这些财团唤作何名无关紧要,总之我们可以确定,这只章鱼的触手已经勒住了各地地方经济的脖子。

而最粗的那根缠住了国会大厦,缠住了美国国会。

有何后果?财政与货币政策被列为机密,向公众披露全球资本的罪恶成为了犯罪之举。国会通过了所谓的“秘密法”,该法案具有联邦法规的效力,却不能向民众公开。

我十分乐意通过具体的事例向诸位解释这一过程,阐述黑石集团、沙特与温莎家族、私募股权公司与超级富豪藏身其后的实体企业是如何利用“保密”和“绝密”机制来隐瞒自己的盗窃之举的——他们偷走的,正是诸位的钱。然而,我要是这样做,便会身陷囹圄,这篇演讲也会戛然而止。

僵尸变成了吸血鬼

数字货币以我们为猎物,从墓中伸出了湿冷的手

现在他们已经成功地用幼稚的娱乐信息和以自恋冲动为驱动力的文化将我们洗脑降智,让我们始终漫无目的、心不在焉、愚昧无知。他们推出货币终极化身的时刻已经到来,吸血鬼终将吸干我们的价值,让我们在身心两方面都一贫如洗。

我所指的,是CBDC(中央银行数字货币)。

我们绝不能坐视美国的工薪阶层被钉死在“1”与“0”的十字架上。

因为——CBDC显然是在美元衰落的最后阶段问世的。

拜登总统发布了一项名为《确保负责任地发展数字资产》的行政命令——不是法律。这项名不副实的命令将相关资产移交到了银行家的手中。

众所皆知,哪怕在腐败的国会中,旨在创造数字货币的法律也不可能获得通过。只有老态龙钟、步履蹒跚的拜登才可一试,为此夺权之举披上合法的外衣。

这种数字货币会把诸位的存款从银行转移至美联储,交给房利美、房地美等怪兽挥霍,令其最终与我们所知之经济体系的各个方面脱钩。

亿万富豪们必须趁有组织的抵抗无法形成之时迅速推行数字货币;至于他们阵营之外的民众,他们必须剥夺其对自己财产、劳动力、思维乃至身体的所有权,必须终止其在出行、交流方面的权利,这样富豪们便可以拥有绝对的统治权。

数字货币还将与碳信用体系挂钩。如此一来,世界经济论坛,而非富有道德、科学信誉的组织,便可伸出无形之手,决定诸位可以购买何物。

如今的美联储不过是一所附属机构,而控制它的,是业已包围地球的金融势力。数字货币得到推广之后,它便可以使诸位来不及找律师、提出上诉就无钱可花、冻结诸位名下的钱财,而为虎作伥的,是不对任何人负责的跨国IT情报公司。

届时诸位连就自己的钱款或所有物惨遭没收一事提出异议的权利都没有。并不会有人性化的宪法体制保证诸位的诉求被转至法官之手——到那个时候,一切都会交给态度亲切却冰冷无情的AI系统来处理。

化作富豪手中玩物的联合王国可能会以“保障可持续发展”之名义做出规定,诸位——而非诸位超级富豪——可以购买糖果棒,但绝不可采购钉子与木材,可以订阅网飞愚蠢的电影,却绝不可买下禁书。诸位可以在沃尔玛采买来自墨西哥的进口食品,却绝对不可以把钱花在邻居种出的生菜和黄瓜上。

到那时,法规会禁止诸位出国旅游,但那些拥有私人飞机之人,那些参与高级别公司合作伙伴关系之人,仍然能够我行我素。

上述数字货币将由美联储控制,由政府雇佣的企业追踪其去向,受联邦调查局、特勤局以及其他现在便享受跨国企业永久贷款的联邦机构保护。

毋庸讳言,此举当然违反了美国宪法——宪法只赋予了国会贷款、“铸造货币以及调节其价值”的权力(第1条,第8款)。然而,倘若无人坚持立场,宪法也会被他们用来洗地。

我们愈发地难以用现金来完成日常交易。英国、芬兰、荷兰、挪威、瑞典和中国都已开始大力发展无现金经济。他们说这样会使人们的生活更为便利、现代、安全。然而事实上,他们正在打开地狱之门,铺设通往暴政的大道。

让我们接受全新的数字货币,只需要一场危机。他们已经开始利用铝热剂一般的恶性通货膨胀来破坏美元摇摇欲塌的支柱。正如我所言,他们正在策划灾难;以保证数字货币这一冒牌救世主在危机过后现身时,我们都会跪倒在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