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有、民享、民治的革命性美元

民有、民享、民治的革命性美元

钱,并不神秘

第四部分

要阻止他们通过货币的秘密贬值、利用已经沦为富豪代理人的美联储和财政部来暗中接管美国经济乃至全球经济,我们必须树立信心、鼓起勇气、提出对策,同时宣布基于超级富豪“公私合作关系”的货币政策不仅非法,而且邪恶至极。

富豪阶层会使用各种伎俩来愚弄我们,诱使我们接受他们精心打造的虚假偶像,哄骗我们为特洛伊木马一般的数字货币大开方便之门——正如我们曾经收迫接受新冠支付系统,从而不得不对违宪政府,对属于跨国私人股本公司的美国,对只为少数人受益而奉行机密宪法的美国依赖至深。

制造伪币、却将其称之为我们的货币,此举无异于制假——即使行此勾当的,是由西装革履的绅士开办、在华尔街设有豪华办公室的一家家公司。

哪怕有政府机构的轻薄幌子做遮掩,这一行为本身也足以构成逮捕涉事银行之股东(不仅是它们的CEO)、没收其资产的理由。

然而我们要按部就班、循序渐进。

我们必须面对现实,抛开幻想,认清美国的现状。

在鼓足勇气、付诸行动之后,我们便会得出一个可悲的结论:美国的行政及立法部门已被彻底接管,通过游说和抗议来表达我们对银行金钱统治的不满并不足以引领我们走向解放。

不会。首先,我们必须建立自己的货币体系,令其成为生产型(而非投机型)道义(而非剥削性)经济系统的基石。该经济系统要遵循宪法和自然法则,不受恶毒的美联储制约,为我们铺设一条远离前方奴隶制的全新道路。

我们必须发起革命性的货币变革。渐进式改良已不再可行。然而这场变革必须要以唤起民众的良知为原则,万万不可招引整日在我们门口狂吠的战祸之犬。

可实现美元革命性变革的五个简单步骤

1)

面向民众开展金钱教育

经济学是伪科学中最为腐败、因受刻意塑造而变得最为语焉不详的学科。一群“权威人士”将其玩弄于股掌之间,把亿万富豪对我们经济的有意破坏归结为科学。他们称恶性通胀与生产过剩再正常不过,无异于雨雪;他们表示提高、降低利率,送钱给跨国企业是普通民众疾苦的纾解之道。

我们的孩子从上小学时起便被可怕的谎言蒙蔽。学校告诉他们,未来的毁灭完全由不可抗力所导致,是暂时挫折的副产品;而实际上,撕毁他们的梦想恰恰是权贵阶层的明确目标。

我们抵抗行动的第一步,是教育民众,让他们知道经济的真正本质和运行原理。

我们必须走上大街,挨家挨户地以富有逻辑性、科学性的方式为他们耐心解释耸人听闻的报纸头条背后有何玄机。

无需超级富豪们提供给哈佛商学院和《经济学人》杂志的丰厚馈赠,行人们便可了解经济系统如何运作、金钱怎样为富豪而生,以及他们是如何为奴役我们而逼迫我们身陷债务的。

我们必须将数字货币、股市、金融衍生产品和其他骗局背后的真相告诉他们,让他们清楚这些人为炮制出的“增长指标”其实与我们的经济毫无关联。

我们必须让民众了解银行是怎样凭空印钱的,告知他们数字货币和加密货币不过是旨在引诱他们向无情人工智能交出自己最后几缕所有权的陷阱。

民众必须明白,数字货币根本不是钱,而是不负责任的势力为他们打的白条,对方可以随时因“行为不当”等理由或者无缘无故地将其作废。

他们必须懂得,数字货币的价值完全由归跨国企业所有的计算机银行决定。换而言之,这种“货币”无异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2)

打击受跨国银行所控的法定货币,推出革命性美元

美元系统一旦崩溃,我们——蓝领、白领,男人、女人。黑人、白人,有可能也会受到拖累,然而主流媒体还在煽动种族和身份冲突,妄图挑拨离间、让我们自相残杀。

正如其他国家必须摆脱由美元主导的经济系统一样,美国的民众也要宣布抛弃这条由银行家驾驶的泰坦尼克巨轮。

我们要以《独立宣言》和宪法为剑,为盾,勇敢地坚持立场,维护公民与联邦政府的真正关系,主张只有我们,只有人民才有权通过国会——在言行上对我们负责的国会——发行货币。

我们要主张美元的价值必须以符合宪法、透明负责的方式决定。

倘若我们的钱与上述条件不符——事实业已如此,那么它便绝非货币,不过是印刷精美的纸片。

我们要坚持这一观点:新兴数字货币以及由美联储发行、受跨国银行控制的法定货币——美元在本质上便是违宪、非法的,是组成犯罪之物,这一点不言自明。

我们要拒绝使用它们进行经济交易,准许民众将所谓的“法定货币”大规模兑换成我们的革命性美元,届时这一政策将基于我们国家劳动人民的切实需要、而非货币贩子和投机者的贪欲而推行。

“革命性美元”将为负责透明的货币体系提供支持,而这一体系的基石并非强迫性债务、武力威胁和网络空间中虚无缥缈的数字,而是真正的价值。

诸位没有听错。革命性美元将会成为一种民主货币,根据宪法直接面向民众发行。

这一全新的民主货币在本质上是地方性的,但其所涵盖的国内与国际交易体系是透明的、经得起检验的,完全独立于那群赌徒和骗子所开设赌场。

上述独立经济体系将以各位民众具体的贡献为基础,彻底取代腐朽的、旨在将我们拖入奴隶制泥潭的全球主义经济体制。

3)

为革命性美元建立价值

革命性美元将立足于地方民众之间的信用协议;涉及到具体商品和服务时,其价值也由此类协议决定。革命性美元将通过透明、负责任、民主的银行体系流通;银行则首先由地方社区的成员以合作社形式经营。

然而,比建立自由、民主的美元体系更为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帮助民众降低其对金钱的依赖,鼓励民众在社区内自给自足,开展物物交换与合作。

陌生人成为四邻之后,诸位便会发现,许多经济需求都有了神奇的解决之法。这是因为诸位现在对街坊邻居一无所知,对街上擦肩而过的路人并不信任,跟自己的子女也日渐疏远,因此不论做什么都离不开钱。这绝非偶然,本来就是他们的阴谋。

革命性美元将使真正的市场经济拥有立足之地。在这样的经济体系中,货币通过参与性讨论与某种实物及服务的定价挂钩——可能是诸位菜园中长出的三千克番茄,可能是两个小时的育儿服务,可能是修理水槽,也可能是每日一次、持续一个月的遛狗。

换而言之,此种货币将实现金钱原始功能的回归:分享型社会借之以推行透明物物交换系统的标志物;在这一系统中,我们不必求助于跨国企业或银行便可满足大部分需求。

我们可以以邻里和家人之间的信任为基础,管理我们自己、建立一个允许我们根据地方经济体中的民众需求来决定货币价值的有机系统。

钱将与商品、服务、物品以及其他有形、无形的实际事物通过参与式过程挂钩;定价在民众的讨论之中完成,各类市场依据民间的真实需求建立。

这一通过民众公开讨论来确定物品和服务之价值的过程将令“政治”一词回归其本来的意义,届时它将与现在日日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拉斯维加斯低俗脱衣秀毫无关联。

在革命性的美元体系之内,食物、工具、住房、交通、能源等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商品与服务,以及严谨科学、道德教育、深度智力参与等人类文明的基础元素,还有哲学、美学、灵修等人性的构造活动,都会被人们赋予价值。

在这样的民主经济之中,革命性美元与富豪们非法获得的数字财富、以及他们及其走狗通过贩毒积累的钱财、乃至如今破产的法定货币所标定的金额毫无关联。超级富豪们不论为他们在亚马逊或者谷歌超级计算机中的数字加上多少个“零”、给自己的身价添多少个亿,都无济于事。

革命性美元还将克服通货膨胀这一难题。此外,届时没有任何个人、家族或特权阶级可以游离于基本社会正义之外,垄断货币、商品或其他资产。

同样,民众现有的法定美元债务也不会转化为革命性美元。不论从何种意义来讲,革命性美元都是造福之物。

4)

建立民享地方银行

法定美元堪比得到联邦政府权威支持的伪币,已经沦为富豪们借之以从普通民众手中收购资产的工具。他们的阴谋之所以得逞,是因为商业媒体为这种“钱”赋予了名不副实的合法性,因为这样的美元不再由贵金属支撑,因为不再有地方银行可以根据地方民众的实际存款额发放具有实际意义的贷款、与国际银行分庭抗礼。

我们必须建立遵守章程、以合作社方式运营的银行。我们的银行要致力于针对地方社区开展大力投资,同时根据其所拥有的存款来发放贷款;而到那时,我们的货币已与实物、切实劳动与真正的实体机构挂钩。

银行贷给普通民众的,是真正的钱,必须用于开展生产性、助人性活动。

银行必须关注地方,必须关注社区福祉,关注环境和国家的未来。

长期(30年期)低息贷款和小额贷款将使民众得以购买当地人手工制造的、30年不坏的高质量鞋子,或者可使用100年的桌子;让大家在这些物品上的支出比劣质进口鞋和沃尔玛等罪恶经销商出售的纤维板桌子的要价还低。

5)

建立民享全球货币体系

最后,我们必须自下而上地建立起全新的国际性——而非全球性——金融与贸易体系,让民众能够开展建设性的健康经济互动。此类活动以地方社区为起点,而后将扩展至全国,最终涵盖其他国家的民众(而非企业)。

该金融与货币体系的任一环节都不会被跨国物流与航运公司、大型商超和零售公司所控。华尔街,黑石、先锋领航等金融垄断集团,以及沙特和温莎、沃尔顿、罗斯柴尔德、科赫、玛氏等隐身其后的家族都会被挡在门外。

覆盖全球的、以民为本的健康金融与贸易体系,需要透明可靠、全球主义者无法触及的货币作为支撑。

我们将彻底规避全球主义者的毒恶经济体系。

我们可悲的经济状况

银行家及其身在财政部的伙伴正在夜以继日地为推迟经济泡沫破裂的时间而忙碌。那一刻终将到来,而他们将会不择手段,哪怕毁掉我们的国家也在所不惜。美国恰如马科斯兄弟的电影《向西行!》中的列车,车厢都被劈碎,给机车发动机提供燃料,留下一地残骸。

目前让美国这艘船勉强浮起的,只有毫无价值的货币。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创造没有价值的货币已成为一种文明的恐怖自戕仪式。

他们必须利用人们对战争、对疫情的恐惧来转移大众的注意力,让其对经济、文化遭受了怎样的巨大破坏毫不知情。

荣·保罗等真正的保守人士对这一罪行的抨击已经被唐纳德·特朗普等由银行捧出的冒牌保守派之虚言所代替。

早些时候马克思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针对市场与全球金融界提出的尖锐批评也已被所谓“左派”就性别与种族问题发表的长篇大论所取代。

够了!五十年以来,联邦债务已增加75倍,从4,000亿美元飙升至30万亿美元,让诸位手中的钱变得几乎一文不值。精英阶层愈发富有,民众却陷入了贫困。

没错。这一勾当肮脏不堪、邪恶无比,毒害了我们国家的命脉。这个国家如今只剩下一具尸体,起码需要一场体面的葬礼。

肯定实体经济,打击虚假经济

个人道德、地方社区的需求、透明度与问责制、地方银行与地方财政——如今这些概念已经与徒有其名的媒体大肆宣扬的金钱观念格格不入。

我们无法用由私人跨国银行印制、规管、控制的美元来付费解决这一问题。

请记住,某种货币的衰落同个人道德的堕落以及地方、国家层面上公民意识之凋零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我们完全可以拥有健康的食品、饮用水、优质工具与家具、宜居住房、良好的教育,以及深刻的智力、文化和精神体验,让我们的生活更有意义。这是我们的目标。我们可以通过建立以货币为媒介的等价交换来实现这一愿景,但金钱本身永远不能解决问题。

古人说“钱乃万恶之源”自有其道理。

民众之间的信任恰如骨架,革命性美元犹如肌肉一般,附着于其上。而革命性美元又将成为独立、道义经济体系基础。

我们的民众不能再为抚养子女而被迫潜入不道德的吸血经济体系中赚脏钱。这样的矛盾,这样的可憎之事,必须予以摒除。

请记住,与我们相对抗的,是技术法西斯全球体系;他们正在利用自己手中的法定货币和数字货币来创造虚假价值,妄图借此来战胜我们、压垮我们。

这一全球体系使用超级计算机推算出来的算法,同时对诸多权威人士大行贿赂,让其哄骗我们相信他们的行为完全合法。

然而我们终将胜利。因为我们货币的价值,我们的革命性美元,将植根于人们的互动,植根于实际价值之中。

革命性美元有宪法做支撑,有民众之间的具体经济交易做支持,可以让我们理直气壮地说,虽然比尔·盖茨等亿万富豪用美联储按其需求印出的钞票在蒙大拿或者明尼苏达大肆收购农田,但从各种意义来讲,他们并不对那里的土地拥有所有权,而且他们的法定货币与数字货币根本没有价值。

此外,请注意!推广有毒疫苗属于金融犯罪,根据这一罪名而没收相关罪犯的所有资产完全合理合法。

换而言之,我们的革命性美元将成为刺穿僵尸经济心脏的木桩,成为斩落吸血鬼市场之头颅的利剑,成为摧毁华尔街钱贩子所建立之腐朽赌场的银槌。

待他们走到穷途末路,他们的钱无异于废纸,他们的资产急速蒸发——等到了那一天,他们该何去何从?这并不是我们要关心的问题。

我们的国家属于它的公民。我们的河流与土地、山峦与海洋绝不可成为某人的专属之物。它们永远是我们所珍惜的共同遗产;即使在寄生虫一般的富豪们安睡在豪华坟墓中的多年以后,它们也应不损分毫。

(“钱,并不神秘”这一标题借鉴自查尔斯·E.考夫林于1934年12月30日所发表的同名著名演讲)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