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中文

北京气候变化协定

北京气候变化协定

贝一明

圆圈与三角形

Circles and Squares

2017年 7月 24日

 

特朗普总统宣布将积极推进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变化协定》,并撤销奥巴马政府为限制碳排放而准备的项目,这让全世界的人感到非常难过。

在表示难过的同时,我们需要对这一问题再深入思考一下。这其实并非切实的灾难,而是我们在国际社会对气候变化的应对中获得的可进行飞跃发展的巨大历史机遇,不是吗?最终,我们能否在没有美国的参与下果断地打开一条路,达成有约束力的协议,发展实质性的可持续经济?

美国政府和企业拼尽全力弱化2015年《巴黎气候变化协定》,使该协定只具有单纯口头协议的意义,不具备实现目标的明确框架,也没对使用技术或政策做出相应要求。遗憾的是,美国一直执着于石油,对国际社会为应对目前的环境危机而推进的几乎所有措施都推诿敷衍。

2015年,全世界根据环境运动家莱斯特•布朗的主张制定了令人瞩目的B4.0计划,各国本应根据该计划制定出可说服众人的目标,要求在所有标准上迅速实现可再生能源,并制定相应的惩罚,在违反规定时予以惩处,为促进新的系统进行革新性的应对,但是现实却并非如此。

但《巴黎气候变化协定》并未引起革命性的改变,只是一个努力给人们带来心理安慰的权宜之计。 Read more of this post

“数字排序下的社会现实” (赵京的博客 Science Net 2017年 7月 9日)

京的博客 Science Net

“数字排序下的社会现实”

2017年 7月 9日

贝一明

 

 

每当我听到中国学生说他们担忧未来、说他们“对以后该做什么事感到茫然”时就感到无比痛心。未来他们能否有一份合适的工作,对于大多数学生而言都是不确定的。而更让我感到焦虑的是,某种遮盖于日常表象下的无形力量在不断地冒出来牵绊着他们。我们的社会还没有做好认可他们的价值的准备,要知道他们作为人类的一员理所应当得到这样的认可。

    社会似乎每时每刻都在遵循这样的逻辑,那就是:事物的价值只有用数字进行排序后才会得到认可,这似乎成了一条不能违背的法则。人也不得不遵循这样的逻辑,每个人所做的一切都被转化成数字,以确定他们在某种人为的排序下的位置。但是,这种排序具有一种远离我们日常经验的客观标准吗?  事实上,任何一组所谓客观的数据,都只是对事物的某个方面的一种反映,并不是对事物整体的反映。

生活在这种数字治理下,对人们做出判断时考虑的不是他们与周边的人有何种关系、他们的日常活动对我们的文化和组织有何贡献,而是用数字来确定人的价值。比如,我们经常会问“卖了几台IT设备”、 “发表了几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SSCI)论文?”、“检修了几辆汽车”等等。

   这样一来,数字成了确定价值的最终决定者。不管你有什么样的贡献,只要不能加以量化就不会得到认可。在这样的价值判断系统里,我认为学生们完全有理由感到困惑,因为他们并不知晓社会内在竞争的残酷性。极其复杂的人类经验、家庭成员或共同体、自然界与“我”这一个体之间发生的本质上非常微妙而又多层次的互动,不断地被以排序的方式表示出来。这种单一的数字被用来表示个体、组织甚至整个国家的价值。 Read more of this post

我发表我的论文“画中的小说:曹雪芹《红楼梦》中的一种文学隐喻”

我发表我的论文“画中的小说:曹雪芹《红楼梦》中的一种文学隐喻”

韩中红楼梦国际学术大会

“韩中 红学家的对话”

 hongloumeng.png

2017年 6月 24日 (星期六)

驻韩中国文化院

(首尔市 钟路区 祠稷路 8-23-1

“韩中应联手发挥“亚洲智慧” 召开“首尔气候变化会议” (亚洲经济新闻 2017年 6月 28日)

亚洲经济新闻

“韩中应联手发挥“亚洲智慧” 召开“首尔气候变化会议”

2017年 6月 28日

贝一明

 

 

特朗普政府不顾中国的强烈反对,强行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使韩国陷入十分纠结的矛盾境地。

近期,特朗普政府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的决定,令美国受到了来自全球各国的“冷落”。在此背景下,韩国不仅可以与中国并肩应对这一状况,还有望借助此机会在解决环境问题上起到主导作用。

长期以来,中国鼓励利用风能及太阳能等绿色能源,并减少对进口燃料的依赖度,试图切实履行《巴黎气候变化协定》。未来5年,韩国将增加对太阳能以及风能的使用,在极具发展可能性的这一产业实现主导作用,同时还将减少对进口化石燃料的过度依赖。韩国对化石燃料的超高依赖,使燃料进口大幅增加,还对大气质量造成负面影响。

若韩国能够果断地应对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一事,特朗普的这一决定可谓是为韩国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实现跳跃式发展提供了历史性的机会。不仅如此,韩国还可在不损害韩美同盟的情况下,在重要性越来越大的环境安全保障(environmental security)领域,加强与中国的合作。 Read more of this post

“数学治国的韩国” (中央日报 2017年 6月 26日)

中央日报

“数学治国的韩国”

2017年 6月 26日

贝一明

 

每当我听到韩国学生说担忧未来、“对以后该做什么事感到茫然”时就感到无比痛心。让我感到焦虑的不只是他们对能否有一份好工作的不确定性,还包括学生们感到遮盖于日常表象下的某种无形力量在不断地冒出来牵绊着他们。韩国社会并不想认可他们作为人类本身所具有价值这一点。

韩国人所做的一切都被转化成数字。只有用数字进行排序后,某种事物的价值才会得到认可,这似乎成了一条不能违背的法则。但是,这种排序必须依据远离我们日常经验的某种客观标准。

生活在靠数字治理的韩国的我们,对人们做出判断时考虑的不是他们与周边的人有何种关系、他们的日常活动对我们的文化和组织有何贡献,而是用数字上的方程式来确定人的价值。比如,我们经常会问“卖了几台IT设备”、“发表了几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SSCI)论文?”、“检修了几辆汽车”等等。 Read more of this post

“韩美首脑会谈在即 议题应反复思量” (中央日报2017年 6月 5日)

中央日报

“韩美首脑会谈在即 议题应反复思量”

2017年 6月 5日

贝一明

 

最近,韩美关系被局限在了自由贸易协定和武器系统范围之内。即将于下月举行的文在寅总统与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首脑会谈理应为全面发展韩美关系带来转机。若不打算做出这种着眼于大局的尝试,韩美首脑会谈最好延后举行。

美国现处于严重的政治混乱之中,具有现实可行性的宏伟规划当由韩方提出,特朗普政府恐怕心有余而力不足。

文总统应做出划时代的尝试。比如,他应将大学校长和研究所所长等人纳入访美代表团中,以大力增强韩美科学技术合作。韩国已在国际合作领域严重滞后,但这一问题未曾受到重视。如果文总统宣布将把韩国打造成学术合作方面的先导性国家,他就可能获得远超出现有支持基础的认同和支持。

Read more of this post

金融博览

“人们需要科学性思维”

2017年 6月

贝一明

 

近特朗普一直在批评科学,旨在减少美国在科学领域的预算。中国反而继续强调科学的重要性。所以在科学方面中国的角色一定非常重要。但是,中国人还需要注意到科学与技术的微妙差异,尤其是需要强调科学以及科学性思维方式的重要性。科学性思维可以帮助人们在互联网时代获得健康、快乐的生活方式,那也是绿色环保的生活方式。

人们时常为国家开发出的最新技术感到自豪,并对其他国家掌握的先进技术感到羡慕,但这并没有促使人们去追求科学思维,更没有为此采取相应的行动。先进的科学技术的运用 无疑让人们在物质生活层面获得更多的便利、更多的自由,从而使人们的精神生活获得相应的拓展,更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培养科学性思维的良好习惯。我通过对中国社会多年来的观察发现,人们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缺乏技术而是科学性思维方式。

在微信和网络上,人们对新一代 智能手机、对汽车无人驾驶技术、对机器人技术等给予了很高的关注,视为某种奇迹般的成就,这一点充分体 现了人们对技术成果的敬畏。但人们只是将自身置于欣赏者、享用者的位 置,局限于既往的思维框架,丧失了批判性分析问题的能力。人们应设法理解它们的基本原理。

很多人喜欢在微信里要求别人点赞,要求别人为自己投票。他们喜欢说教,喜欢将自己的观点加到别人身上,而他们的所谓观点连他们自己也没有进行深入的思考。不少媒体也是如此。节目制作者一拍脑袋就弄出一个主题,这些主题常常将复杂问题简单化到可以用一句话概括的程度,并以此为前提来进行制作。当然,制作简短节目过程中使用的拍摄和编辑技术几乎是最顶端的。工程师们需要利用自己的前额皮层进行大量思考才能研究出这种技术,但在信息传输的终端,却只是以处理人们感性反应的杏仁体为代表的原始大脑。得益于卓越 的宽带服务,人们可以使用最先进的智能手机立刻观看到各种最新的节目内容。   Read more of this post

中央日报

“韩美首脑会谈在即 议题应反复思量”

2017年 6月 5日

贝一明

 

最近,韩美关系被局限在了自由贸易协定和武器系统范围之内。即将于下月举行的文在寅总统与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首脑会谈理应为全面发展韩美关系带来转机。若不打算做出这种着眼于大局的尝试,韩美首脑会谈最好延后举行。

美国现处于严重的政治混乱之中,具有现实可行性的宏伟规划当由韩方提出,特朗普政府恐怕心有余而力不足。

文总统应做出划时代的尝试。比如,他应将大学校长和研究所所长等人纳入访美代表团中,以大力增强韩美科学技术合作。韩国已在国际合作领域严重滞后,但这一问题未曾受到重视。如果文总统宣布将把韩国打造成学术合作方面的先导性国家,他就可能获得远超出现有支持基础的认同和支持。

文总统应在美国宣布韩国将通过发展科技和国际合作来为系统性地应对气候变化做出贡献。如果文总统针对许多美国人非常关心的气候变化问题建议“虽然美国没有参与,但应紧急召开旨在达成《首尔协定》的大会,以展开更加有力的合作”,必定大受欢迎。此举将从美国硅谷、哈佛大学以及美国国防部等赢得一些意外的友军。

文总统应尽可能地在美国停留得久一些,而且停留地不能只限于华盛顿特区。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权力正在向全美国分散。除了华盛顿的精英层以外,文总统要见的主要人物还很多。 Read more of this post

贝一明的演讲:图书里面的小说: 文学寓言在曹雪芹的“红楼梦” (6月 24日)

韩中红楼梦国际学术大会

“韩中 红学家的对话”

2017年 6月 24日 (星期六)

驻韩中国文化院

(首尔市 钟路区 祠稷路 8-23-1

9点 开始

10:50 AM

Emanuel Pastreich (贝一明)

“The Novel in the Painting An Allegory of Literature in Cao Xueqin’s Hongloumeng

图书里面的小说: 文学寓言在曹雪芹的“红楼梦”

2017홍루몽학술대회_포스터수정안-5.jpg

 

 

 

“韩军服役制度可圈可点” 中央日报

中央日报

“韩军服役制度可圈可点”

贝一明

2017年 5月 16日

 

 

很多韩国朋友对笔者说“真羡慕美国没有义务兵役制”。此话的意思是,在韩国,年轻人因为要服几年兵役,不得不推迟学业,会感到厌烦,甚至有时还要做危险的工作,而“美国人不用非得服兵役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笔者充分理解他们所说的话。笔者也通过过去数年向美国士兵们进行七次演讲的机会,亲眼目睹了美国士兵们所经历的痛苦。但笔者反而羡慕韩国的义务兵役制。

最近经历美国对外纠纷的人主要是穷人,因为美国不是义务兵役制。服兵役成了穷途末路的人们养家糊口的手段,而非所有国民应履行的义务。笔者个人认为,不能因为人穷就要响应“为国家献身”的呼吁。  Read more of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