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中文

“共生共享制:朝鲜国家发展的第三条路” 多维新闻

多维新闻

“共生共享制:朝鲜国家发展的第三条路”

2018年 11月 5日

贝一明

 

在国际舞台上初露锋芒的朝鲜能否开创先河,成为可持续性合作型经济与社会发展的新标杆?随着地缘政治变局的频频发生与新兴科技成果的不断问世,在国家范围内推行“共生共享制”似乎愈发可行。

朝韩两国的关系日异月殊,亟待我们解决的问题已经不再是下一步的和解措施,而是从政治、经济与文化发展的角度,朝鲜半岛何去何从?

随着新理念与新科技的流入,“隐士国家”(Hermit Nation)体制转型的大门正在徐徐开启。尝试采用全新的治国方略、兴建别样的基础设施或许可以使朝鲜成为典范,给其他国家以启迪。

然而,虽说朝鲜半岛的发展前景看好,但媒体报道有跨国企业意图在朝鲜建立掠夺性经济体系,通过开发丰富的矿产、剥削廉价的劳动力来迅速攫取财富。 Read more of this post

“在韩国,革命已经大行其道了?” 观察者

 

观察者网

“在韩国,革命已经大行其道了?“

2018年 10月 31日

贝一明

近来我在电视上看到了韩国某银行发布的广告,其中“革命”(hyeongmyeong,혁명)一词被反复提及。这个具有极左意味的词语在当代韩国大行其道,这实在令人诧异。

如今,尤其在社会、经济与科技飞速变革之时,“革命”一词的确切意义究竟为何?

那则银行广告中的“革命”一词暗含这样的意味:商业模式的迅速转型为相应领域注入了新的活力,重新唤起了人们对体制的信心。

近几年来,“第四次工业革命”是企业、政府出版物与研讨会中最具热度的话题之一,而“革命”这个词的广泛使用与之息息相关。这种语境下的“革命”,意指由史无前例的科技发展在经济领域所引发的深刻变革,暗示这种革新会给有准备的人带来巨大机遇,而对新科技一无所知的人却将与成功无缘。 Read more of this post

“对于朝鲜半岛和平构筑的中韩美观点与国会的角色” 国际政策研讨会 2018年 11月 6日

“对于朝鲜半岛和平构筑的中韩美观点与国会的角色”
国际政策研讨会

2018年 11月 6日 星期二

9:30-4:30
韩国国会议员会馆 第2会议室
主办:
설 훈 最高委员 (共同民主党)
나경원 国会议员 (自由韩国党)
최경환 最高委员 (民主和平党)
하태경 最高委员 (正未来党)

主管:

亚洲未来知识分子论坛

政策研讨会 10:00-12:00

“对于朝鲜半岛和平构筑的中韩美观点与国会的角色”

 

主持:
정세현 前统一部长官
韩方嘉宾:
南北韩可持续协作制度化方案
박명림 (延世大学 金大中图书馆馆长,延世大学 教授)
美方嘉宾:
韩半岛和平与美国的作用和方向
贝一明 [Emanuel Pastreich] (亚洲研究所 理事长; 地球经营研究院 院长)
中方嘉宾:
北京大学 教授
评论
설 훈 最高委员 (共同民主党)
나경원 国会议员 (自由韩国党)
최경환 最高委员 (民主和平党)
하태경 最高委员 (正未来党)

第二部 (圆桌会议):2:00-4:00
构建东亚和平与协作中韩知识分子联络网
主持人:
亚洲未来知识分子论坛 事务总管
韩方嘉宾:
이희옥 成均馆大学中国研究所 所长
윤경우 国民大学 副校长
배경임 亚洲知识分子论坛 代表
홍면기 前 东北家历史财团 室长
박장배 东北家历史财团 研究委员
우성민 东北家历史财团 研究委员
윤은주 和平与统一联合会 事务总管
나흥수 行动的良心 事务总管
배현주 韩信大学 外来教授
亚洲知识分子论坛
2018年4月27日的南北首脑会谈和6月12日朝美首脑会谈之后,虽然有进行了各种接触和会谈,韩国、美国、中国的立场却各不相同。中美贸易摩擦、国际政治环境的变化和南北韩的政治利害关系,致使构建朝鲜半岛和平的进程十分不稳定。

 

 

亚洲研究所的洪陵文化沙龙 “中美贸易争端与中韩关系走向”

洪陵文化沙龙 17届中文研讨会                                                                                               

“中美贸易争端与中韩关系走向”

洪陵文化沙龙中文研讨会热诚邀您参加第十七届中文研讨会。由庆熙大学孔子学院、亚洲研究所、庆熙网络大学中国学系联合主办的洪陵文化沙龙中文研讨会每年举办4次,此届也是2018年的最后一届。本届研讨主题是“中美贸易争端与中韩关系走向”。大家可以发表对中美的贸易争端的看法想法,也可以对中韩关系走向进行发言或讨论。洪陵文化沙龙期待与君聚首思学并共饮共餐!

主题:      “中美贸易争端与中韩关系走向

时间:      20181121(周三) 600 pm 530开始签到)

地点:       庆熙大学Neo-Renaissance馆 3楼303会议室

경희대학교 네오르네상스관 3층 303호 회의실: 地图与公共交通情况详见邀请函第2、3页)

具体流程:

主    持:李万烈(贝一明)(Director, The Asia Institute)

 

会议流程:

17:30 – 18:00  入场

18:00 – 20:30  研讨

20:40 – – –  共进晚餐

Read more of this post

贝一明 演讲 在 第八届亚洲食学论坛 (十月二十日)

贝一明 演讲

 

2018年 10月 20日 (星期六(下午两点)

“The Chinese concept of propriety (“li”) as the key to a sustainable agricultural future”

 

第八届亚洲食学论坛

 

“文化与文明:开拓餐桌新时代”

 

主办单位:世界中餐业联合会

亚洲食学论坛组委会

支持单位:北京市旅游发展委员会

北京市商务委员会

 

亚洲食学论坛(Asian Food Study Conference)是由中国食学家与国际同仁联袂发起,旨在研究环球视野下食生产、食生活重大问题与探索人类未来饮食文化发展趋势的高端学术论坛。其学术性强、影响范围大、主题层次丰富,已先后在中国杭州、泰国曼谷、中国绍兴、中国西安、中国曲阜、日本京都、韩国首尔成功举办七届。

第八届亚洲食学论坛由世界中餐业联合会主办,将深度挖掘餐饮行业资源,从产、学、研、管四个角度,凝聚来自全球食学领域专家齐聚北京,深度探讨紧密关乎现时代食生产、食生活要点,前瞻人类餐桌发展趋势重大问题。

地址:

 

北京西国贸大酒店

北京市丰台区丰管路16号8号楼

 

 

亚洲研究所与孔子学院,庆熙网络大学开洪陵沙龙: “东亚圈的老龄化与低生育问题”研讨会

亚洲研究所与孔子学院,庆熙网络大学,九月十九日开洪陵沙龙的研讨会。这次主题是“东亚圈的老龄化与低生育问题” 有中韩各专业的年轻人跟教授来参加及活泼的讨论。

WeChat Image_20180920215533

 

WeChat Image_20180920215417

“Can culture be used for consensus in NE Asia?” Global Times

 

Global Times

“Can culture be used for consensus in NE Asia?”

September 14, 2018

Emanuel Pastreich

 

Read more of this post

“中国能否借助其传统文化在东北亚地区建立深层共识?” 观察者网

“受消费文化助长的社会不公” 多维新闻

多维新闻

受消费文化助长的社会不公”

2018年 8月 20日

貝一明

Read more of this post

“在偏离正轨的时代 我们呼吁真正的安全” 演说 贝一明

多维新闻

“在偏离正轨的时代 我们呼吁真正的安全”

2018年8月14日

贝一明

 

 

 

 

我们总能听到最为颠倒黑白、荒诞不经的童话:一群亿万富翁及其拥趸意欲化解东北亚地区的安全危机。

总是有人提示我们,当前的安全危机与朝鲜的核武器问题脱不了干系,而美国仿佛可以置身事外——虽然它非但没有销毁库存核武,反而宣布计划斥资一万亿美元开发新一代核武器,公然违反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

2018年7月,在首尔或东京度过这段日子的人们都知道,该地区最难以应对的威胁既不是来自于朝鲜的袭击,也不是来自南中国海中人工岛的建造。

我们所面临的这一威胁,规模之大,破坏性之强,足以逼迫我们重新思量我们的经济与文化的基本面;我们所面临的这一威胁,我们无法为之命名,无法化解,无法予以应对。在它面前,战斗机与导弹防御系统根本没有用武之地。

即使它在东亚夺去数以百计乃数以至千计的生命,即使伤亡数字还会成倍上升,我们的报纸、我们的政客、我们所谓的“领导人”都对此选择视而不见。

今年七月,首尔与东京的气温或许创下了自二叠纪大灭绝以来的新高,在这股热浪中丧生的人中,穷困病苦者与工薪阶层的占比极大。此前不久,日本西部刚刚发生史无前例的严重洪灾,导致约两百人死亡。而同其他许多国家比起来,日本的情况还不是最糟糕的。

新闻一味地对如此反常天气大呼小叫,却未对其做任何分析。在首尔,人们见面打招呼时说的话都变成了:“这几天真热啊,到底是怎么了?”

对于这场危机,各家媒体既未解释其起因,又未阐明它与我们所崇尚的工业化社会之间的关系,几乎无一例外。

然而他们都知道那夺人生命的滚滚热浪从何而来,知道洪水与沙漠因何而生,知道我们的生存环境正每况愈下。

年轻人受到怂恿,只贪图当下享乐,而我们则把那份秘密隐藏起来。以煤炭和石油提供的能量来代替人与动物的劳力——我们基于此而发展的文化已遭遇全面溃败,做出彻底改变刻不容缓。

放眼四周,气候变化的凶兆随处可见:天气越来越热,海洋愈发失去生机,沙漠大肆蔓延,我们赖以为生的现代农业系统日渐土崩瓦解。

每次我们开灯、看短信、吹电风扇时,都是在为自己挖掘坟墓——这并不是我们乐于知道的消息。

科学研究结果表明,环境的恶化正是由大量碳排放以及由森林、土壤与水资源所遭受的破坏而引起的。

我们可以预见,环境状况还会愈加糟糕。因此我们必须彻底实现城市转型,全面重新制订能源政策,重新编制与贸易、经济增长等环节有关的一切设想。

将会有怎样的解决方案?

在如此大的人员伤亡与毁灭性困境面前,人们几乎尚未展开严肃的思考。我们只知道,“碳排放交易”与“以太阳能作为替代能源”之类的提议似乎可以成为救命稻草。

可是,在我们采取行动之前,将会有几万人丧生?在我们直视这场危机之前,食品价格会不会上涨三倍、四倍甚至十倍、二十倍?我们的孩子是否会无可避免地永远生活在对悲惨未来的恐惧中——即使我们尽力将他们蒙在鼓里?

特朗普政府已经不再威胁毁灭朝鲜,或许我们应该为此心怀感激。但在美国,“气候变化”这一表述,这一人类历史上最为严重的威胁,已经从媒体与政务讨论中消失,许多国家都在步美国的后尘。维护煤炭与石油大亨的利益才是华府的第一要务,这一病态对人类文明的破坏愈演愈烈。

我们必须在全球范围内展开密切合作,尽可能地鼓起勇气,拾起道义与责任感,即刻采取战时经济举措,全面动员公众。

所谓“采取战时经济举措”,并不意味着各国需要发动战争。恰恰相反,我认为我们应当关闭武器工厂,大力发掘气候变化的应对策略。这里的“战时”一词并不是耸人听闻,这的确是一场战争——我们的敌手,是凭靠加深我们对石油资源的依赖、宣扬浮夸的消费与浪费文化而暴富的既得利益阶层,其中的每一场战役,都需要我们鼓足秉持正义的勇气。

现在,让我们来回顾一下美国第三十二任总统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于1941年1月6日在国情咨文中提出的“四大自由”。那篇演讲是遵照1945年各国签署的《联合国宪章》向全球体系迈进的起点,而如今那份宪章几乎已经无人问津。

罗斯福呼吁保护全体地球公民的“四大自由”。即“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罗斯福对这四种自由的阐述极为明晰,他说:

“在未来的日子里寻求安宁时,我们渴望看到的是一个矗立在人类四项基本自由基石之上的世界。

首先是言论与表达的自由——不论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

其次是每一个人以自己的方式信仰神明的自由——不论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

再次是免于匮乏的自由,从全世界的视角来看,即保证每个国家的居民得以安居乐业的经济条件——不论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

最后是免于恐惧的自由,以全世界的角度来看,即全世界彻底地大幅削减军备,直至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对其邻国实施实质的侵犯——不论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

同20世纪90年代的反法西斯斗争相比,向气候变化开战这一任务更加艰巨,更具风险。今天我们所需要的清晰愿景、自我牺牲精神、对全社会的关爱、果决的斗争与痛苦的抉择毫不逊于往日。

我们需要再添上第五项自由:“免于污染的自由”,即无人有权污染空气、水,以及我们共同居住的宝贵星球。

东亚、美国以及这颗宝贵星球上的全体居民们:我呼吁大家当机立断,迎难而上。

2018年8月2日